[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博讯2009年08月27日发表)

----也议《往事微痕》遭查禁

     作者: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最近因为云南西双版纳自治州的“扫黄打非办公室”(以下简称“西办”)发文查禁北京铁流(即黄泽荣)先生主办的《往事微痕》。在“西办”的该文件中,称将对该刊“追根溯源,彻底查办,对“违者依法从严惩处”。同时又称黄先生为“北京原右派人员黄泽荣”。此言一出,在我们当年的“右派”朋友中立即招来强烈反响。和我一样也是57年受难的罗先生,立即来与我闲聊此事,对“西办”的此一提法表示强烈愤慨。我的朋友罗先生是一位“下笔如神,倚马可待”的才子。所以不多久便以“一民”的笔名草成一文。并嘱我代其发与海外自由媒体。这便是大家后来已看到了的《由一份“通知”引发的思考》一文。兹不再赘述。
    
    稍后又看到了铁流先生发在网上的文章。我向来对《往事微痕》持肯定和支持的态度,也是它的“资深”作者与读者。在其创办之初,铁流先生便向我约稿,在其第1期、3期、4期、四川特刊中均有本人的拙文。所以我对“西办”的作法也殊感不能接受。愚意以为《往事微痕》只是文友之间回忆历史,以文会友的一个言论平台,是文友间自行思想交流的一本小册子而已。什么“政治性刊物”、“非法传播”实在是大帽压人,言不及义。
    
    但从“西办”文件,开宗明义便宣称的“据有关部门通报,北京原右派人员黄泽荣……”和接着又是“一些原右派人员正积极编著《往事微痕----五七之声诗词专辑》….”,的用语来看,人家的“原右派人员”一词,绝非“西办”随便标新立异的自创“新词”,也不是给黄泽荣先生一人的特殊“礼遇”。而是既秉承有“上面”的“精神”和指示,又是针对着某一个群体而来的称谓。这个群体自然就是上世纪57年代我们这些被官方称作“一小撮”遭受政治迫害的所谓“右派份子”。
    所以有朋友指斥其为“公然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唱对台戏”、“反对改革开放”云云。话当然可以这么说,文章也可如此“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写。但我读起来总觉得有点滑稽,颇有点像文革中都说对方是“阶级敌人”的那个味道。
    
    只要稍对中国政治生态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像这样事涉中央决议、中央文件精神的问题,如果没有“高层”的“精神”或指示,如西双版纳州这么个充其量地、市级的机关,绝对不敢擅作主张,自创“新”的“提法”。也绝对不会有人当真是“吃饱了没事干”去自找政治上的大麻烦。谓予不信,请看那个衙门敢发文称某某系“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人家就敢说你、说我们是“原右派人员”。所以我甚至觉得“西办”此举虽让人愤慨,却不失为给我们“原右派人员”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用现在商场上时髦的“流行语”就是给我们“原右派人员”一个“温馨提示”。
    
    “提示”之一:就是尔等“原右派人员”别以为尔等当真又“回到了党的怀抱”,又是党的革命干部,党妈妈的好孩子了。用老毛的话来说,“否”!因为你的名字还在“另册”上。给您“改正”不等于承认你是我们“党的人”。所以为什么走资派叫“平反”,你们就只能叫“改正”,这绝对不是“笔误”。当年为了要斗垮“凡是派”,扳倒华国锋,让走资派顺利复出、彻底平反的政治斗争的需要,小平同志走出了一着既是高棋,也是险棋的、围棋术语称作的“胜负手”。又精心策划了个好称谓叫“改正”。因而让你这些“原右派人员”捡了个便宜,搭了个“顺风车”。小平同志,何等聪明的人,他能把他自己担任二把手的“反右”斗争,像文革那样彻底否定吗?所以你们只能叫“改正”,并没有“平反”。-----这既是冷酷的客观现实也是“西办”(现在据说四川阿坝州和湖北荆州也有类似文件)揣摩和吃透了的“上面的精神”。所以无论你对着“西办”如何大喊大叫,人家都有恃无恐,一笑置之。
    
    “提示”之二:基于上面这些历史事实,“西办”秉承“有关部门通报”(原文如此)点出尔等“原右派”的“身份”,就是叫你明白“帽子”还“拿在我们手里”(毛暴政年代的流行语),你既没有“官还原职”,过去的事也未彻底否定-----这是人家的潜台词,给尔等”“点到为止”就行了。也许有人要不服,说我们“原右派人员”中还有人当了部长或总理的呢?不假。但正如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的“这是若干个别的情况”,不能与整个几百万人的“右派”群体相提并论。中国历来就是个“三六九赶集----看人回话”的社会,当年“地主阶级”中还有当政协委员的呢,这能体现“地主阶级”的处境吗?
    
    “提示”之三:似乎也给我们“原右派人员”中的某些朋友送来一副“清醒剂”,请你别把那什么“我,根红苗正,一家几代穷人,苦大仇深,翻身的奴隶”、“生在红旗下,是党培养我成为了什么什么”老挂在口头上,以为党妈妈就会回心转意,就会对你另眼看待,把你这个乖孩子抱入怀里,“扶”入“正册”了。这是不可能的事,说也白说。恕我直言,老说这种话的人,实则是一种可怜的“弃妇”情结。正如一个女人,那男人早就另结新欢不理她了,她还一个劲地向那男人喊:I Love You!不是太可怜了吗?这也是对所谓“第二种忠诚”(刘宾雁语)人士最无情的嘲讽。话说到这里,我对旅德作家王蓉芬女士说的,你打我成“反革命”都是非法行为,你还有什么资格给我平反?感到由衷钦佩。常言“巾幗不让须眉”,蓉芬大姐的这个见地岂止“不让须眉”,更应让多少须眉汗颜,更让“弃妇”情结者无地自容!
    
    鉴于在中国,“真话”在官员口中、官媒体、官方文件上是个比大熊猫还珍贵的稀有资源,所以我才会对“西办”文件中的某些话有了一点感谢之情。正如去年林嘉祥大官人骂我们老百姓是“你等屁民”,不少人气得“吐血”一样,鄙人却写了一篇《我们应该感谢林嘉祥》发在网上,感谢他敢于说出实情真话,不然有的“屁民”还当真以为你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了呢!而最近逯军大人问记者“你要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和戴秉国高官在美国坦言,中国的核心利益首先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才是“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都是坦白得非常可爱的真情和实话。他三位都是提高民众认识最好的反面教员。否则有些人一辈子都还不明白这个“理”,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在兴高采烈地帮着别人数钱!-----在中国,这样的人“少乎哉”?不少也!
    
    最后,言归正传,我仍然一如继往支持铁流先生办好《往事微痕》。不过“打铁先得身子硬”。在办刊之初,承铁流先生不弃,不但多次向我约稿,也向我坦言你办刊不“踩”的政治与经济两条“红线”。对你的“政治红线”这不谈、那不谈,我以为不太切合实际。世间万事万物俱有联系,哪能那么截然分开?这些姑且不议。但对你的“经济红线”我是欣赏的。无可讳言,铁流先生是千万级富翁,每月纵然花上两、三千元办此事,亦九牛一毛耳。故绝对应与“售”字绝缘。至于接受捐赠,也得严格掌握个“度”。不然次数多,金额大了,就会在所得税上步入“灰色线”内,公盟就是最好的例子。同时为表明自已的大公无私,铁流先生应把究竟接受了多少捐赠的账目公布在《往事微痕》的附页上,以尊重损赠者与大家的知情权。这些都希望铁流先生倍加小心。稍不注意就会授人以柄,成为下一个公盟事件。------出于至诚,仅以此与铁流先生及《往事微痕》全体编、读者共勉!
    
     2009年8月21日完稿。
     (2009年8月26日首发《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272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