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俞正声的八个错误/王华源
(博讯2009年11月18日发表)

    
    第二个不适应的问题,就是依法治国的方略、宪法和法律至上的原则,这都是中央提的,我们恐怕有认识不足的问题。最明显是最近的所谓的"钓鱼事件"或者说"倒钩事件"。这种"钓鱼"式执法行为,不是一概都不能采取的,但是它是要在特定的范围和特定的授权下才能实施的。我们在某些打击犯罪的场合,也实施这一种办法。但是这种办法用在治理非法营运车辆的时候是错误的,这肯定是错误的。那么这个错误的原因是什么呢?不是某一个人突然想起来要采取这种办法,而是我们在这种执法中间实行的那个叫做有奖举报的制度。这种有奖举报的制度如果不加限制地使用,必然地会产生职业举报人,利用这种有奖举报的制度来挣钱。我们在实行这个有奖举报制度的时候,没有从法律的层面上,认真地加以审核,评估一下这种制度会导致什么样的局面。没有认真地加以审核,也没有加以很多约束性的条件,所以导致了这种事情的发生。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法治观念的不强。它是一种制度性的措施的错误,说明我和我们的同志们法治意识淡薄。
     (博讯 boxun.com)

    俞正声
    
    上海市的"钓鱼式"执法沸沸扬扬已经很久了,试问当今之域中,有不知"钓鱼"者乎?可是上海的行政和党的系统很能沉住气,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热事冷处理,繁事简处理,高!这叫一个高!高则高矣,却免不了官僚的嫌疑,免不了权谋的嫌疑,免不了包庇"钓鱼者"的嫌疑,免不了和人民群众对立的嫌疑,免不了对人民不负责任的嫌疑。如果这些因素能够"免了",最起码上海市长会第一时间出来表态讲话,给人民一个说法或者解释;或者,上海市委书记应该出面来个相同或者类似的东西。但是,没有!至今没有!仿佛"钓鱼式"执法的爆炸不是在上海,而是在湖北,或者中国的其他省份和地区;仿佛"钓鱼式"执法和他们无关,或者,他们对此毫无所知,甚或,他们也拥有受害者的委屈。
    
    这是俞正声的第一个错误.
    
    淡化事件,我们有太多的招数可供选择,这不,俞正声采取的是模糊焦点的做法,他在接受媒体专访上海党建的时候,顺便谈了下"钓鱼式"执法,不是专门,"钓鱼式"执法远远享受不了"专门"的待遇。洋洋洒洒的专访,只有一段谈及"钓鱼式"执法,而压根不是"谈及"--是举例!如果不是举例的需要,"钓鱼式"执法是不会被"谈及"的。"钓鱼式"执法,全国人民义愤情感所系,就这么"轻如鸿毛"吗?
    
    这是俞正声的第二个错误。
    
    "这种"钓鱼"式执法行为,不是一概都不能采取的,但是它是要在特定的范围和特定的授权下才能实施的。我们在某些打击犯罪的场合,也实施这一种办法。"这个说法让我大开眼界,开启了我大脑的无限思维空间,原来,"钓鱼"是法律允许的!虽然只在"特定的范围和特定的授权下才能实施的"。我是学法律的,可是没有学过"钓鱼"的法律,"鱼"应该怎么"钓"啊?在这里请教一下俞正声书记,在那些范围、谁的授权、打击那些犯罪可以"钓鱼"。再请问俞正声书记,此"钓鱼"乃彼"钓鱼"乎?俞正声说可以"钓鱼",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好奇,开辟了人民的视野,可是又不说是那些范围谁授权针对那些犯罪可以"钓鱼"。
    
    这是俞正声的第三个错误。
    
    "但是这种办法用在治理非法营运车辆的时候是错误的,这肯定是错误的"。"钓鱼"是允许的,可是用在治理非法营运时是错误的:是法律规定的吗?为什么在其他地方时允许的,在这里是错误的呢?因为"这肯定是错误的"。错误与正确的标准不是法律,而是不需要证明的"肯定",俞正声书记,"说明我和我们的同志们法治意识淡薄。"
    
    这是俞正声的第四个错误。
    
    "不是某一个人突然想起来要采取这种办法,而是我们在这种执法中间实行的那个叫做有奖举报的制度。这种有奖举报的制度如果不加限制地使用,必然地会产生职业举报人,利用这种有奖举报的制度来挣钱"。俞正声把"钓鱼式"执法的原因归为"有奖举报"制度和"职业举报人"。举报有奖和奖励举报是检举制度的根本内容,是不是俞正声以为一个"钓头"举报一辆车给"四百元"给多了?那应该给多少呢?不给是不对的,毫无疑问,看字面意思,不像是给少的样子啊?不扯那么多了,我们就问俞正声一个问题:你认为应该怎么样来限制有奖举报的制度?可是他没有说这个。
    
    这是俞正声的第五个错误。
    
    俞正声除了把责任归到有奖举报的制度上,还把责任推到职业举报人的身上。"利用这种有奖举报的制度来挣钱",职业举报人,太可恶了!首先,你设了有奖举报制度,让不让人举报?不但让,还十分鼓励;其次,有人举报的时候,你问不问他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挣几个奖励钱啊",不问,而且也不能问!只要举报属实就行;再次,即使是职业举报人,又有何不可?职业举报违了哪一门子法律?老子爱做就做职业举报人,职业举报人也是配合政府执法的良民啊,应该受到表彰啊;最后,有些恶意的职业举报人也即"钓头"是谁豢养的?他们从庞大的罚款利润中只分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啊!要找替罪羊,也找个肥点的!
    
    这是俞正声的第六个错误。
    
    总之一句话,俞正声以为,"钓鱼式"执法是个法律问题制度问题,是"我和我们的同志们法治意识淡薄"。我必须承认,俞正声说的是对的,任何问题上升到这样的"纲""线"这样的高度,怎么能说是错误的呢?我也必须指出的是,我们的D和ZF的某些人最善于说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废话。法律问题制度问题和法制意识淡薄的问题不是一天半日就能够改善的上去的,是不是上海的"钓鱼式"执法也将"路漫漫其修远兮"?是不是暗示了"钓鱼式"执法已经存在并且还将长期存在?
    
    这是俞正声的第七个错误。
    
    俞正声的第八个错误他没有说,也是最核心最严重的。他分析了"钓鱼式"执法的种种,前世今生,前因后果,唯独没有说上海的执法部门执法队伍,他的"子弟兵",在他的眼里和他的嘴里,上海的执法部门是没有责任的,最起码我们没有看到,而人民针对的是他的"子弟兵"的执法部门。请问俞正声,上海的执法部门有没有责任?有没有过错?甚至有没有犯罪?"王顾左右而言他","乾坤大挪移","鸡同鸭讲","驴头不对马嘴",这些词真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1/200911181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