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稀释的美日同盟与中国的民主化/赵京
(博讯2010年01月14日发表)

(美国)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所长 赵京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 2010-01-06
    2009年3月27-29日,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和美国Pacific Forum CSIS在旧金山召开由50名美日“专家和政策执行者”参加的第15次美日旧金山安全保障会议,之后作为Issues & Insights, Vol. 9, No. 14发表了题为“美日安全保障关系:对同盟的试金石”论集。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虽然注册为民间非赢利机构,但实际上是由25个国家组成的“产业、官方、学术界”三者联合的国际组织“太平洋经济互助理事会”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Council的日本委员会的事务局,隶属日本外务省,其成员多来自退休的外务省官僚。Pacific Forum CSIS 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华盛顿)在檀香山的亚太独立部门。此论集的开首“谢辞”中首先对日本外务省北美局日美安全保障条约课表示感谢,可见这次会议是日本政府在全球经济危机、奥巴马新政权之下借用美国的“智库”机构对美国政府的试探气球。不用讳言,会议的中心围绕着美日同盟的目标和对手-中国展开。其基本要点可以归结为:
    
     一、 全球经济危机对美日两国的实体经济带来了严重损失,与会人员抱怨美日政府没能利用同盟关系处理这次危机。二、 奥巴马虽然让国务卿克林顿夫人最先访问日本,也最先邀请麻生总理作为国家领袖访美,但实际上不如共和党政权理解、重视日本。奥巴马的裁军、废核和缩小同盟军事力量的政策也让日本不安。三、 中国的崛起正在改变亚洲的势力平衡,特别在台湾海峡,美国的优势正在丢失。日本方面特别担心,美国对中国的重视,是以牺牲日本为代价的。四、日本要改变政策,不受宪法约束,克服美日同盟中的“非对称性”,变成更重要的伙伴。 (博讯 boxun.com)
    
    会议的参加者中,来自日本的御用发言者主要代表日本政府的意见放风,没有什么主见或新意,倒是有几名影响美国的对日政策的重要人物的意见值得一听。Joseph Nye奈伊是Pacific Forum CSIS主席,在美国政府和学界被评为“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第一人”。他在1995年提出的所谓“奈伊报告”建议美国在东亚维持10万前线战斗人员,奠定了克林顿政府的基本策略,布什当局也基本延续之。但奥巴马最终没有任命奈伊,而由完全没有政治资历和日本知识的加州律师John V. Roos出任驻日大使,可以看出奥巴马不喜欢十几年来“操盘”美日同盟关系的、以出席这次会议的奈伊、Richard Armitage为首的小圈子,也没有余力顾及已经不太紧要的美日关系。奈伊这一次会议没有提出什么引人注目的高招,只是劝日本人不要过于紧张中国的崛起。他知道美国已经没有实力在东亚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扩张了,借用了一句俾斯麦的名言:“只要一具士兵的尸体就可以了”。意思是说,只要有美军士兵在朝鲜半岛或台湾海峡被杀掉了,就可以刺激美国投入战争。关于奥巴马的裁军、废核政策,他特别提到从“冷战武士”变为今天的“和平骑士”的基辛格(原国务卿)、舒尔茨(原国务卿)、佩里(原国防部长)和Nunn(原联邦参议院武装事务委员会主席),显示出较为明智的远见。他进而提醒日本可以在环保、气候、能源等强项发挥领导作用,实际上把美日同盟的“空气”(军事)功能进一步稀释了。
    
    与出身哈佛大学的奈伊相比,海军出身的Armitage是布什当局切尼、拉姆斯菲尔德、赖斯等新保守主义集团的悍将。他最著名的美日同盟“政策”就是:“你们不是想与美国对等吗?我只想看到战场上日本士兵的军靴!”这样的武夫被布什任命为副国务卿掌管东亚事务,与自民党的极右翼首相小泉、安倍等人狼狈为奸、图谋修改日本和平宪法,把日本推向军国主义方向。这样的美日同盟,与中国的民族主义+非民主体制、台湾的独立倾向、朝鲜北方的个人独裁,推波助澜,成为东亚和平与繁荣的威胁。
    
    苏联于1991年瓦解后,1996年克林顿与桥本在东京签署题为“迈向二十一世纪的同盟”的《美日安全保障共同宣言》时,确认了决定两国政策方向的、体现共同价值观的三项基本原则﹕维护自由﹑追求民主与尊重人权。这实际上在不解消美日安保条约的情况下为把军事同盟转换为政治关系提供了可能。但在天安门事件的背景下,在1997年的防卫指南修订中,实际“操盘”美日同盟的小集团“自然地”把美日同盟的目标转向了践踏自由、民主、人权的中国。就在这次会议的一周之前,麻生首相在日本的防卫大学发表演说时,再次提到“作为世界第一、第二位经济大国”、“捍卫自由与民主”的美日同盟。其实,前一个因素正在变为历史,麻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能这样讲的日本首相,因为中国的经济总值马上会超过日本。后一个因素只是一个幌子。20年前,当我们在日本的中国学生奋起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时,美日同盟空前强大,为超级经济大国日本提供了千载良机。但卑鄙的日本政府连自己在巴黎G7西方首脑会议上签署的“保护中国留学生宣言”的基本国际义务都践踏掉,谁会相信基于军事条约的美日同盟会捍卫自由与民主?自民党依仗日本经济大国的地位,试图一举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会成员,达到政治大国的地位,但遭到亚洲民众的强烈反对而失败。自民党没有反省自身的政策,利用“九一一”事件后布什当局的“反恐战争”,推行军国主义政策,直到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和日本的经济超级大国地位的凋零。
    2009年8月30日,半个多世纪来几乎从未中断执政的自民党从众议院300席位剧减为119席位。而日本反对党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获得480个席位中的308个席位。这在是日本战后和平宪法下,一个反对党第一次在国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自民党下野后,日本政府对宪法第9条和平条款“再解释”或修改的危险暂时过去。日本民主党在“外交、防卫”政策中,表明“确立新时代的美日同盟”,包括建立对等伙伴关系、与美国分担全球责任、推进自由贸易协定、修订在日美军地位协定、改善在日美军基地等。成为首相的民主党领袖鸠山强调要更替利益交换的旧政治运作和由官僚支配的日本主权,并承诺在政府政策上作出全盘的改革。例如,要让日本摆脱美国式资本主义的某些弊端,将对邻近的中国寻求更密切的经济合作,等等。鸠山也阐明出任首相后不会参拜靖国神社,并且有意建设一个非宗教的国立陵园。当然,鸠山本人是日本政治弊端“世袭政治”的典型,正逐渐掌握该党运作主导权的年青议员多数出身于新自由主义激进派的政治家育成组织“松下政经塾”,与自民党没有多大区别。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以民主党为绝对优势的联合政权中,社民党坚持修订在日美军地位协定、减少甚至取消在日美军基地(75%集中在冲绳岛)。在多少摆脱了官僚支配的鸠山政权下,不会再出现议员在国会宣读由官僚起草的议案的情况,更不会出现(村山)首相因为不忍心在继续强占冲绳村民土地的文件上签字而被官僚(防卫设施厅长官)训斥的场面吧!
    
    从天安门事件到民主党执政,日本用了20年时间完成了冷战结束后日本政治结构的转换。在这二十年间,美国的单独超级强权地位已经终结。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在奥巴马当局下,美国被迫大幅度调整外交政策,其中最紧要的是调整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奥巴马2009年6月4日在埃及开罗大学发表讲演,阐明美国致力于寻求与穆斯林国家关系的新开端。奥巴马讲“民主”、“宗教自由”、“妇女的权利”、“经济发展和经济机会”,原来是从罗斯福1941年6月6日面临世界战争所发布的“四大自由”宣教而来。美国从世界大战的废墟中担负起领导“自由世界”文明的使命,通过“冷战”战胜苏联帝国,多少也与罗斯福的价值宣教有关。在终结冷战的天安门事件20周年之际,奥巴马宣告了对布什当局的“十字军征讨”型中东政策的死刑,代表美国、西方、基督教、资本主义等开始与伊斯兰世界展开“文明间的对话”。但是,伊拉克、阿富汗、伊朗、以巴冲突,没有一个问题能短期解决。2009年9月23日,在第64届联合国大会开始一般性辩论之际,奥巴马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这可以认为是他的综合外交政策的宣言,包括停止核武器的扩散,寻求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追求和平、应对气候变化、经济危机、人权等要素。奥巴马引用65年前罗斯福的最后一次就职演说,概括到:“我们学会了做世界公民,做人类社会的成员。” 这基本上把我们带回到苏联1991年瓦解后,作为唯一超级强权美国应该采取的方向。对付中国的由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结成的军事同盟在2009年被稀释、淡化,并进一步趋于解消的方向。
    解除了近代以来一直压迫中国的军事上隐患,中国的国际地位的崛起(以G20甚至美中“G2”取代G8重新确立世界经济秩序)更显出国内政治社会矛盾的严重性,中国的民主化更具有世界性的意义。如果说“六四”事件后,江泽民当局作为邓小平路线的遗嘱执行人,其合法性没有受到严峻挑战的话,胡锦涛当局(以年终重判刘晓波为典型)已经无法回避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危机。美国的奥巴马政权、日本的民主党政权、以及较低层次的台湾的马英九政权的出现,都是各国民众奋勇抗争的成果,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自由、民主、人权价值在中国还没有得到实现,更赋予了中国民众前所未有的掌握自身命运的使命。今年早期克林顿国务卿访中、晚期奥巴马总统访华,都务实地没有提及人权问题;另一方面,向冯正虎那样的普通中国公民为了维权抗争,反而引起国际媒体和民众的注目,显示由美国政府或任何外国权力“主导”中国人权事务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实际上,自从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民众的奋斗已经结出不可逆转的果实,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主体当然是从民主中得益最多﹑在专制体制中受害最深的中国民众。只有中国的民主化才是最终扬弃、自然地解消美日同盟的唯一光明前途。
    
    (注:此文不少内容修改自笔者最近出版的《美日同盟及其与中国的互动关系》。)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0635
(Modified on 2010/1/1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1/2010011404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