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谷歌事件与大国崛起的代价/顾小鸣
(博讯2010年03月26日发表)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紧绷绷的,各种问题沸沸扬扬,双方彼此叫阵,摆出一副“一决雌雄”的架子。什么谷歌事件(顺便说一句,我当时就不看好“谷歌”这个名头,认为谷歌又俗气又晦气——既然都唱了谷歌,那还不是到了深秋时分了吗?我觉得叫做“古钩”更好,不仅音似,而且意切。)、人民币汇率事件、对台军售事件、达赖访美事件,有一件算一件。
    
     许多中华儿女叫嚷要对美摊牌、决战,认为中国的崛起就只欠东风了! (博讯 boxun.com)

    
    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
    
    谢选骏先生在与何频先生的对谈录《小国时代》里面曾经说过:说过:“‘大国崛起’的时代早在二战的德国废墟下、日本核爆中,画上了句号;而现代这个小国林立的国际无政府时代则孕育巨大的危险,尽管危险的挑战也包含着某种机会。因此有必要深入探讨与把握。”
    
    《小国时代》提出的问题是:1945年4月德国希特勒自杀的地下室及其户外焚尸的现场、1945年8月日本长崎和广岛两次原子弹爆炸的烤肉现场——就是“大国崛起”的终极结论。这可不是野餐,而是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报应。
    
    然而,在小国时代的压力下,克林姆林宫的红星堕地之后,下一个解体的大国究竟是谁?
    
    ……
    
    这个问题如此耐人寻味。它使我们想起“大国崛起的代价”。
    
    为了不忘“大国崛起的代价”、慎重走好中国脚下的路,我们实在有必要重温一下“大国崛起的最后镜头”。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将对德国纳粹发起最后的毁灭性的打击。此时的希特勒的军队,已经无法得到兵力和装备的补充,处于强弩之末,士气低落,无力招架。
    
    早在1944年,当希特勒看到西方盟军打进德国本土已处于迫在眉睫之时,便在9月25日下令正式组建国民军。由盖世 太保的头子希姆莱任总指挥,强令每个从16岁到60岁的德国男人都要应征并接受军事训练,并极其蛮横地将所有反对使用儿童作为炮灰的异议加以否决。不久,希特勒又丧心病狂地开始实施“狼人”计划。
    
    所谓“狼人”计划,借用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发布的“狼人公告”的话来说,就是鼓动全体德国人民组成游击队,拿起武器,全民皆兵。“让任何一个在德国领土上的英国人、美国人、或是布尔什维克主义者,都成为德国‘狼人’的‘野生猎物’。只要有机会,我们就将这些人置于死地。”
    
    由于德国兵员缺乏,在“狼人”计划的实施中,训练青少年成为间谍和破坏份子让他们携带砒霜和炸药前往盟军战线的背后进行活动,就成为主要内容。在德国历史学家,德国电视二台负责人古多·克诺普博士所写的《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这本书中,就真实地记录了这一段历史。
    
    1945年2月21日,弗兰茨与赫伯特这两个男孩,作为“狼人”被空投到艾弗尔山的敌军后方。由于党卫军将这两名男孩空投的地方距离目标太远,结果没等他们开展活动,就被美军巡逻兵捕获。
    
    经过审讯,美军第九军军事法庭以间谍罪判处他们死刑,枪毙。他们的辩护人,一位美国军官,向法庭递交了赦免申请书,说明他们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几个星期后,他们被告知,赦免申请遭到拒绝,并在第二天10点执行枪决。
    
    在写给父母的遗书中,弗兰茨写道:“我这样做是深切地希望为我亲爱的德意志祖国和我的人民服务。”或许,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清楚,他们为之献身的第三帝国已经离最终的覆灭只剩下最后的34天,还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帝国元首希特勒早已在一个月前就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逃避了历史的最终审判。
    
    1945年6月1日清晨,就在全世界少年儿童欢庆自己节日的日子里,德国布伦瑞克的采砂厂中,两名德国少年被紧紧地绑在了柱子上。随着凄厉的枪声,他们默默地死去了,鲜血顺着他们还未成年的躯体,慢慢地浸透了脚下这块祖国的土地。不会有人再为他们祈祷,也不会有人再把他们歌颂为英雄,因为,他们为之献身的第三帝国的历史即将改写。此时,弗兰茨只有16岁零5个月,他的朋友赫伯特也仅仅才17岁。不过他们可没有刘胡兰那样幸运,因为德国的毛主席已经先他们而去了。
    
    像这样悲惨的事件,绝非只发生在弗兰茨与赫伯特身上,在纳粹德国时期,何止成千上万。号称党卫军“精锐之师”的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师”,全部是由17岁左右的青年人而组建起来的。师长少将弗里特兹·维特只有34岁,在1933年前他也曾经是希特勒青年团的团员。“希特勒青年师”是党卫军仅有的三个被用于西线防御的装甲师之一。在诺曼底战役中,“希特勒青年师”那种骇人听闻的狂热和不计后果的勇猛,让英国和加拿大士兵大吃一惊。“这些勇敢的、残忍的、傲慢的‘小希特勒’们,在战场上岁数太小以至于完全藐视危险”,“他们像潮水般扑向敌人坦克,如果他们被包围或被优势兵力压倒,他们就一直战斗到无人幸存。年轻的孩子们,连第一次刮胡子的岁数还没到,就被老得有些都可以做他们爸爸的盟军士兵射倒”。
    
    40多天的战斗中,“希特勒青年师”伤亡超过60%,其中20%丧命,其他的受伤或是失踪。师长维特阵亡——他的指挥部被英国军舰的炮火直接击中。
    
    1945年5月8日只剩455人和一辆坦克的“希特勒青年师”终于还是向美国第七军投降了。就像“日本皇军”声称决不投降,最后还是乖乖投降了——如果日本人都死光了,我才佩服他们的精神,可惜没有,还是银样蜡枪头,还不如中国人一开始就投降了呢。从组建到毁灭,“希特勒青年师”在仅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有9000多人阵亡、失踪、受伤、或是被俘。
    
    就像古多·克诺普教授所说:“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是纳粹政权不可缺少的支持,假如没有希特勒青年团坚持不懈的全方位的投入,德国经济和社会早就崩溃了。青年们通过他们的投入对战争延长起了决定性作用。900万廉价劳动大军填补了在前线服役男子留下的空缺。”
    
    “1921年至1925年出生的人当中,三分之一还多的人惨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或者死在国内的战场上。”
    
    为什么这些充满朝气、善良的少男少女们,成为希特勒狂热的追随者?为什么这些人临死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是为“一个出卖了自己,欺骗了自己的政府”而送命?他们是甘心情愿,还是听天由命?他们是抱有爱国主义理想和献身捐躯的责任感,还是一名狂热的纳粹主义和反犹太主义分子?历史留下了一个巨大的“?”。
    
    其实答案很简单,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从小就被无情地“洗脑”了。
    
    希特勒的时代,不仅是一个独裁与暴力的时代,更且是一个谎言与诱骗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下生活的人民,不仅要接受威胁和恐惧的煎熬,而且还要接受由于自欺和怯懦而受到的内心良知的考问。
    
    希特勒通过宣扬纳粹主义学说,将它作为一种指导和团结人民行动的工具,来达到推行“褐色列宁主义”的目的。在《我的奋斗》中,希特勒设计了一个“理想的国度”:在德国孩子出生后,并不能马上成为公民,而只是“国家的臣民”。只有在接受了为他设计的学校教育和体能训练,并在统一的军事系统中参加军事训练之后,“这个年轻人,如果他健康而且档案中没有污点,才会被授予公民权”。多么蛮横,又多么霸道!任何一个德国人,只要不接受希特勒的洗脑,不接受纳粹的文化教育,即使是正常人,也不能算是公民,而只是“臣民”,是奴隶。这无疑被毛泽东的“阶级教育”、“清理阶级队伍”所仿效了。
    
    希特勒确实做到了毛泽东没有做到的事情。这一点。正如他自己所表述的:人们“常常是察觉不到坚决支持的是一种背弃人类社会价值的世界观。人性和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从我们的头脑中完全排除了。”通过戈培尔指挥下的纳粹宣传机器喋喋不休的灌输,德国人民完全接受了纳粹专政具有历史及存在的合理性和具有合乎社会发展规律的价值观念;完全接受了为了“德意志民族的振兴”,“为了日耳曼民族获取更大的生存空间”,有理由将“不适合生存的个体、低劣的民族、堕落的阶级,驱逐并消灭”;完全接受了纳粹文化对于各种词汇所赋予的新的注解,诸如“人民”、“民主”、“道德”、“正义”、“法律”、“善良”、“平等”等等所具有的普世原则的本意,全都给予颠覆的解释。
    
    在这样的教育和熏陶下,仇恨的种子就潜移默化地种下,并慢慢地开始发芽、开花、结果。当他们长大成人,参加冲锋队、或是党卫军屠杀敌人时,已经感觉不到有任何内疚,有的只是仇恨的发泄和崇高的历史责任感。
    
    一个吃“狼奶”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指望他具有人的善良品格。同样,在专制制度下,人格的堕落,信仰的背叛,诚信的缺失,精神的颓废,对现实的逃避和厌恶,对自己以及所有人的欺骗和虚伪,是必然的。
    
    中国人,我们要好好吸取德国的教训,不要向美国先开第一枪!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2604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