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商务部否认曾做贪官外逃及携走资金调查
(博讯2010年05月05日发表)

    来源:美国之音
    
     早在六年前的2004年,有媒体说是援引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逃贪官有4000人,携走资金约合500亿美元,平均每个外逃贪官卷走一亿元人民币。六年后的2010年4月25号,商务部新闻办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否认中国商务部做过此类调查,公布过此类报告。目前旅居美国、早在1998年就在自己所著《中国的现代化陷阱》一书中首次将中国贪官携款外逃问题展现在公众视野之中的何清涟女士认为, 商务部的否认不可信,选择六年后才出面否认是有目的的。记者为此邀请何清涟女士和办有《中国反腐周刊》的北京原资深媒体人士徐祥进行相关讨论。 (博讯 boxun.com)

    
    记者:“现在商务部的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从来没有出具过这种的调查也没有出具过这样的数据’,那对这件事情呢何老师你怎么看?”
    
    何清涟:“这个报告从出来以后我就看了,而且其中详细地看到了《法制晚报》2004年8月16号登载的“商务部分析资金外逃,四千贪官卷走五百亿美元”,那么现在我为什么认为这次商务部这个否定不能成立呢?我是有道理的。第一个是这个文章发表了六年,它从来没有否认过商务部的官员,处级以上官员少说也有近百人,为什么这么多年看到了这个报告,而且它被反复地引证,去年还被《瞭望新闻周刊》再引证一遍,为什么当时没有否认?我自己在媒体工作过,媒体发生错误的事确实常有,但是像这样的事关重大的问题,而且又牵涉到政府部门以及一个最敏感的资金外逃问题,如果真的是记者根据自己的兴致随意乱编乱造,他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可信的这种否定。”
    
    记者:“北京的徐先生,何老师的分析认为现在商务部的新闻发言人出面否定在六年以前有这么一个数据出来,有这么一个报告出来,他们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徐先生,就你的分析,你认为为什么现在商务部六年之后出来否定这件事情?”
    
    徐祥:“从中共执政以来,尤其是八九之后你发现每次政府或者是官方出面辟谣的事情十之八九是真的。就像前一段时间发改委出面说油价不会涨,信誓旦旦,到最后涨了,所以说我看到他们这些像儿戏,像小孩过家家似的一些东西,朝三暮四,出尔反尔的东西我是不以为信的。我在媒体工作也十几年,后来离开媒体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媒体不让说真话。”
    
    记者:“何老师,你怎么看?原因在哪里?”
    
    何清涟:“商务部在这个时候否定自己曾经做过中国资本外逃的报告的原因,必须考虑到最近的一系列新闻,把这些放到一起才能理出脉络。第一,有关中国太子党利用权力敛财的黑幕最近频频见光,就是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等人如何成为私募基金行业的新宠。中国红色家族的活动在中国是属于平民根本就无从得知其详的国家机密。喂料者应该是有很强的政治背景,而且有强的政治动机,就是要人家记住是温云松、就是温家宝。现在正好是十八大权力布局前夕,江系政治巨头的子弟为了捞钱这个黑幕渐渐展露。但是上述新闻缺了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是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还有一个就是多年来备受指责的李鹏之子李小鹏。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是中共高层围绕十八大的权力布局在过招。为什么要说没有资本外逃?这里又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以保密安全与谨慎作为商业品牌的瑞士银行,最近它的保密大门已经被美国攻破,迫使瑞银分批交出部分美国客户名单。大家都知道瑞银的核心原则号称‘保密、安全和谨慎’,与司法机构分享银行客户数据完全违背了瑞银沿用长达七十年的保密制度。因为这是破坏富裕客户对瑞银的信任,进而就是对瑞士金融业的信任。而且对瑞银的压力还不止于此,美国敲开这个大门以后现在跟进的就是德国。把上面所有新闻线路进行梳理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商务部否定曾做过资本外逃的研究是因为瑞银的保密制度被攻破,那么中国那些能够利用瑞士银行存款的人应该是那些具有长期在海外生活经验而且拥有巨资的人,其中曾经留过学或者是定居海外的红色家族子弟最符合这项条件。那么,最近《人民论坛》就是《人民日报》下面的一本杂志刚刚发表了一篇《中国新富家族》,其中政府承认了红色家族是中国新富豪当中的一支主力,而且他们有财产存放在海外的消息这几年也不断地有外国财务公司的报告揭露了这些事。所以中国贪官携带资本外逃的现象早就成为民怨纠结之点。既然美国和欧洲都向瑞士银行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公布客户名单,那么中国也有可能会出现这类要求,要求中国政府到瑞士银行追查贪官财产。那么怎么办?太子党嘛,一二三四代领导人都有。所以政府干脆未雨绸缪,先把这个口子堵住,证明六年前被视为权威的商务部研究报告的是虚假的,这样就不用面对追查所有红色家族海外财产的压力了。那么为什么报道揭露的都是江系人马?那么这就等于是给他们一个压力,就是你们子弟的情况我们几乎全都掌握,就看你们怎么做了。”
    
    记者:“好,那我问一下北京的徐先生,徐先生,刚刚何老师分析商务部六年之后出面否定曾经有出过贪官数量,贪官资金外逃的有关的调查报道背景是这样的。徐先生你人在北京,你怎么看?你认同吗?”
    
    徐祥:“何老师的基点我还是认同的,我还想补充一点。前一段时间曾经中国大陆的四家媒体很罕见地发出了一篇道歉更正启事,就是它们刊登一篇假新闻,这个假新闻的大意就是中国的很多亿万富豪95% 是高干子弟。这个本来是中国正规媒体登出来的,有四家,后来因为高层的压力,他们然后道歉了。但是,我看到这个新闻之后我也办了几个网站,我把它正话反说给它转载了,我加了一句‘这是中国最真实的新闻’。中共取得天下靠的是广大劳苦人民,等它取得天下之后,它已经高高在上,就像何老师说的产生了很多贪官污吏,实际是那些太子党,已经贵族化了,它已经背离了自己的宗旨。这些贪官为什么能把这些钱带出去?首先是为了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另外也是一种政治交易。你官场失意了,那我让你商场得意。中共这次否定这些说法,尤其商务部否定这说法,它也是有自己苦衷的。是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这个之前的一种博弈。”
    
    记者:“何老师,就你的研究和观察,中共贪官的外逃和携走资金的真实情况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何清涟:“现在你要说拿出一个准确的数据是没有,但是曾经有一个叫做王明高的做过一个反腐败的研究报告,这也是国家资助的一个课题。其中有很长的一个名单,现在逃在哪里都有,但是并没有四千位,也就是说政府能够掌握到的情况可能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它可能也不愿意公布。我觉得中国是不想追查,所以它就干脆说那个报告是不真实的,就等于是堵住大家的嘴巴。” (博讯记者:韩洁)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5/2010050523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