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博讯2010年09月25日发表)

    
    一家叫“安元鼎”的保安公司在北京保安业正悄然做大,该公司以关押、押送到京上访者为主业,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与地方政府签协议并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在依法治国的今天,“黑监狱”的畸形存在就像毒瘤,是谁给安元鼎们以“司法”的权力?(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的这篇文章是南都记者历时半年,对这一极端隐蔽的“公司业务”,做了缜密的调查后写出的语气较为平缓的文章。令人震惊的黑幕,摧毁司法体系的肮脏勾当,为何南都报却是这般平静地叙述呢?我想,这是一个责问,可以撕毁那遍布全国各地以公平公正做幌子的共和国败类的嘴脸,因为过于庞大、过于复杂、触及了权贵者的根本利益,所以只好如此轻声细语吧。 (博讯 boxun.com)

    在首都北京,安元鼎押送访民的车辆,车身印着赫然大字:“安元鼎护送”,工作人员穿着制式、颜色与特警制服完全相同的黑色服装,肩章上写着:“特勤”。 他们采取暴力手段,将印有“安元鼎护送”字样的车辆作为“囚车”,把访民运到了作为他们作为“监狱”之一的“凯安达储备仓库”等场所。“凯安达储备仓库”是安元鼎在北京市区以及周边地区设立的众多“关押点”之一,访民们称之为“黑监狱”。 “黑监狱”的墙上挂着旧空调,由于太旧,不顶暖,被子又臭又脏,但还是被访民争抢。漫长而难熬的冬夜,被关押的访民只有相互取暖。这里男女同住,毫无尊严可言。
    驻京办官员们与安元鼎是雇主关系,以政府的名义与安元鼎签订押送上访人员的服务合同。这是安元鼎公司诸多业务中,最赚钱也最见不得光的一项。被安元鼎收押的访民与触犯了法律,被法院裁定有罪投入监狱,所遭遇的情景大致相同,送进“黑监狱”后,铁门“咣当”一声巨响之后,便宣告房民的尊严荡然无存。接着便是搜身,缴获房民的身份证、手机,以及任何物品。之后,访民们无法跟外面联系,也消解了任何反抗的可能。
    安元鼎的“特勤”经常殴打不听话的访民,打得面目全非,鲜血直流是极其平常的事。在安元鼎的“黑监狱”,高墙大院,封闭的空间,主管们身上穿着与警服相差无几的制服,只不过袖肩上面写着“治安”,胸前还有编号。大门唯一开启时,是“囚车”押送着访民们进进出出的时候,全副武装的特勤们,冷漠地注视并随时训斥着畏畏缩缩的访民们。
    以上是摘取南都报文章的关于安元鼎的大致情况,我相信,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看完后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都会反复追问,这到底是不是在中国发生的事,那些电视、报纸、杂志在不厌其烦地歌颂功德是怎么个回事。我久久无语,如果说我们的法律主要是用来对付平民,当法律无法压制平民的对不公遭遇的申述时,就用黑社会的手段让平民彻底绝望,那么,这就是我所唾弃的社会,任何文明都是虚伪和丑恶。如果我所说的过于片面,我希望有人站出来处理安元鼎,以及与安元鼎互相勾结的驻京办官员和各级政府的涉案人员。
    任何谎言都将会被戳破,越是穿着世上最华丽的衣裳,越是显示谎言的罪恶与说谎者的无知。因此,在面对如此铁的事实面前,对于夸夸其谈的解释已经作呕了。共和国需要法律的绝对尊严,唯有如此,人民才会得到尊重,执政者才会得到肯定。企图穿越法律,把人民拉扯到法律的背面蹂躏,都是践踏社会主义的伪社会主义者。
    安元鼎是有组织的黑社会活动,严重挑衅人民群众的尊严,破坏着社会主义法制,是中国人民所鄙视与不容,有正义在,有法律在,就不容许安元鼎在。我呼吁,用为人民服务理念与公平正义的法律踏平安元鼎,坚决铲除潜伏在社会主义血管中的毒瘤,让正义的阳光照耀中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要人民群众相信法律,那法律的一言一行就必须是坦荡光明,直就是直,曲就是曲,靠法律来面对直与曲,而不是靠嘴巴和手段来改变直与曲。安元鼎的存在给了我们所信赖的法治社会一记最响亮的耳光,以及让社会各阶层的人看到了法制下某些人对人民令人发指的迫害。建国以来,有哪个黑社会组织敢如此猖狂地关押人民,用对人民的欺压与侮辱来牟取暴利呢?这样的荣耀非安元鼎莫属!这是利益的媾合,是丧心病狂者的良心的泯灭。
    我与饱受安元鼎欺辱的人一同哭泣,并一起高举拳头向安元鼎这个罪恶的黑社会组织呐喊。那些给予安元鼎“司法”权力的人,请跪在人民面前请罪吧!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9/2010092507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