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官员/西风独自凉
(博讯2010年10月13日发表)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10月12日,财新网刊登一位署名“慧昌”的宜黄县政府官员的来函,对强拆自焚事件进行分析和梳理。编者认为,他的文章反映了基层政府和官员的一些看法,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慧昌先生的大作《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认为自焚事件遭到“如此严厉的问责,可以说在我国是史无前例”,担心“宜黄的发展可能后退五年”,抱怨“媒体推波助澜”,始终未对史无前例的强拆自焚的3名死伤者表示最起码的哀痛、怜惜之情,几句有点人性的场面话都那么吝啬,什么样的特殊材料才能打造出这样的冷酷?

慧昌强调强拆是“无奈的选择”,并提醒拆迁户:你们“也是城市化建设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如果政府不开发,你地皮、房子有那么值钱么?”

就算拆迁户的地皮、房子分文不值,人家邀请你来强拆了吗?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自愿、平等、协商、公平,是市场经济的起码定义,能在无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进行强拆,为什么不允许以拆迁户提出的价格对开发商的房子进行强买?天理、公道何在?

城市化只是让人们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的一个手段,若舍本逐末,在拆迁户的血泪和白骨上发展经济,即便建设出东方纽约、东方巴黎,也只能是耻辱。

口口声声为了宜黄的发展和公共利益,公共利益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由一个个活生生、可以被火烧死的人组成!拆迁户的利益是公共利益的一部分,宜黄发展的目的,难道能把拆迁户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活幸福排除在外?

谈及“事件的深层原因”,慧昌引用毛泽东“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暗示农民的文化素质有待提高,因为“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低素质的人民造成了低素质的强拆民居的政府。依我看,自焚事件表明民众素质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充分利用现代通讯和网络传播惨烈无比的现场画面,引起全社会和上级部门的高度关注,令事件获得初步解决,避免了更大悲剧的发生。

而宜黄县政府的执政能力显然还不适应信息化和以人为本的时代,否则,也不会被免去县委书记县长的职务。严重是的问题是教育官员,纳税人供养你,是让你为人民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进而形成选举、制约官员的机制。

慧昌认为印度落后于中国,“不能像中国这样最大限度地调控经济和社会资源(包括像征地这种事)是重要原因之一。在类似印度这样的国家,要搞公共建设通常很不容易,如要修一条路往往好几年都解决不了征地问题。”

慧昌所鄙视的印度,1950年施行宪政,历史上从未饿死过几千万人,幼儿圆到高中的教育全部免费,全民享受免费医疗(治疗期间由医院提供免费食物);印度共有96种文字的报刊3万多种,总发行量9千多万份,没有一家官办新闻媒体-----

21世纪,对印度的认识如此浅薄,让人怀疑慧昌是网友假造身份,恶搞宜黄县政府官员!

“搞公共建设通常很不容易”并非印度等国落后的理由和标志,而是它们的骄傲和文明的象征。快刀斩乱麻看似降低了成本,但累积的不满,可能引发的暴力和非理性行为的现实与潜在的危险,大大增加了政治和行政的成本。

据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的研究成果,2009年全国内保费用达到5140亿,已经接近军费的5321亿元。并且,公共安全支出成为政府财政支出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2009年中央公共安全支出增幅达47.5%(《“天价维稳”不是长久之计》,《社会科学报》5月27日)。

发展经济和公共建设,不能用看得见的手取代看不见的手。阿房宫“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何等辉煌,到头来,“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为什么要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托夫勒说:“如果我们不向历史学习,我们将被迫重演历史。”历史上,“最大限度地调控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的人间奇迹和引发的灾难性后果还少吗?

快与慢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味求快,想刹车都来不及,栽个大跟头,成绩全部归零,倒不如慢一些稳当,脚踏实地,将以人为本贯彻到底。也许看上去没有那么赏心悦目,但至少人不会变成火炬,刺痛我们越来越淡定和坚硬的神经,更不会变成更多的火炬,让“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成为传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10/13)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1313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