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做个君子:就刘晓波获奖要说的几句话/赵红鹤
(博讯2010年10月13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作者:趙紅鶴
     (博讯 boxun.com)

    
    中國的也是亞洲的最偉大的辛亥革命九十九年之際,庚寅九月初一日、西曆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一個劃時代的重大事件——諾貝爾和平獎授給中國大陸和平抗爭及受難者群體的代表——終於名至實歸了!
    
    這個諾貝爾獎中最重要最有影響力的獎項,今年授給了中國大陸的劉曉波老師,他是一九八九年中國大陸六四民主運動的主要參與者之一,是最後關鍵時刻的“四君子”之一。北京的六四民主運動,是二十世紀發生的一場最偉大的民主運動,她宣告了中共政權是一個殘暴的非法政權,她啟動了共產主義國家崩潰的“多米諾骨牌”,她是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預言。總之,諾貝爾和平獎授給劉曉波是正確的,是正當的,是正義的!
    
    就在授獎公佈日的前後,筆者在網路和紙媒上看到了許多不同觀點和議論,除了中共黨媒及其文化特務的誣衊歪曲性“報導”“評論”之外,不少是來自海內外民主陣營或民間團體個人的反對聲和雜音,如在美國的作者三妹、民運元老魏京生、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熊炎等。這裏,筆者要告訴反對劉老師獲獎的各位,你們錯了!無論如何,把這個當今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獎項授給劉曉波,授給那場參與人數最多、歷史意義最大的民主運動的直接參加者的代表之一,那麼,這就對了。讓我們平心而論,授給劉曉波和授給另外幾位候選者,誰會讓中共更尷尬,更理屈詞窮,更無言以對,是劉曉波!因為,知道八九六四的人太多了,多到僅中國大陸至少就有十幾億人,而且,對這場運動持肯定態度的也至少在八成以上。這其中,有相當多的是在中共體制內的。所以,授給劉曉波,中共政權受到的壓力就最大。這幾天,中共僵屍胡傀政權急忙與北朝金氏幽靈王朝緊密擁抱,可知其內傷之深、受挫之重,只有中共知道要亡國了,它才顧不得要面子了,趕緊與它僅剩的一個鐵杆“盟邦”無賴流氓小王朝北韓聯手禦敵,中共危矣。
    
    回想,無論是達賴喇嘛獲獎,還是高行健獲獎,當授獎宣佈之時,中共都還能煞有其事的發表個正式聲明,有些說辭。然而,這一次,中共沒有了正式聲明,也沒有了“理直氣壯”的說辭(個別文化特務之外)。除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幾句“胡扯”(外交界一般把中共外交部視為“說謊部”)之外,各級黨報黨刊幾乎把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給“暫時性遺忘”了!如此不尋常,這是為什麼?顯然,中共毒蛇政權的三寸被擊中了。因為,八九六四是中共無法再使用各種陰謀手段加以篡改歪曲以愚弄欺騙百姓和世人的了。
    
    的確,劉曉波老師身上有著這樣或那樣的不完美,甚至,他也犯過錯誤。而在他的思想理念上,也仍然存在著魯迅之輩的毒素和胡適之輩的淺薄。雖然如此,劉曉波老師仍然是個當今少有的正人君子,是個有情有義的中華熱血男兒。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深夜至六月四日淩晨,北京天安門廣場,喪心病狂已經向人民開槍的中共黨軍,就要再用機槍和坦克,向最後堅守在廣場中心的數千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學生代表進行暴力清場時,是劉曉波和另外三君子,在暴力和衝動中間,用學識和理智,用鎮定和智慧,挽救了這數千名年輕大學生的生命,保存了這最可珍貴的中華民族的正氣。劉曉波立功也!
    
    在挪威宣佈把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給中國大陸獄中的劉曉波的次日,當劉霞到遼寧錦州監獄把這個消息親口告訴曉波時,劉老師說,這個獎不是授給他一個人的,首先是授給六四亡靈的,接著他哭了。如果讀者看過丁子霖、蔣培坤老師合寫的《我們與曉波的相知、相識和相交》一文,就會知道,劉老師已為六四哭過了多少次,灑下了多少淚。男兒有淚不輕彈,英雄灑淚見真情! 曉波,好男兒!他的獲獎是中華民族的光榮,是正義的伸張!海內外民主人士應拋卻個人恩怨,團結攜手,形成合力,共同推進中國大陸的民主事業,進而完成中國在民主和自由前提下的和平統一。 寫於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 旅次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1315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