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博讯2011年01月11日发表)

    
    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近一星期,香港政界、传媒,不分左中右,掀起铺天盖地对司徒华的赞颂之声,几乎把他评为「完人」了。近似造神运动的谈话、文章,与笔者认识了近 40年的司徒华不一样,甚至也违反了他生前的民主追求。倪匡在司徒华逝后一天的一个「对谈」专栏上说:「民主运动的成功,靠的是千千万万参与者的努力,逃不出对『领袖』的迷思,就进不了民主的殿堂!」笔者对这句话深感认同,而且相信司徒华也会认同。
    在这一阵赞誉声中,最奇怪的,是过去骂他「反中乱港」的、反对他这 20年坚持「平反六四」的,包括特首在内的亲共政治人物,也包括不知刊过多少骂他骂支联会文章的左报,竟对他交相赞誉起来。曾特首称赞他「一生热爱中华及香港,致力推动民主发展」,曾钰成说他是「无私无畏、不屈不挠的斗士」,范徐丽泰和谭耀宗都称道他「热爱祖国」。《大公报》有评论称他为「资深民主人士」、「是港人社会中一位值得肯定的人物」,有「鲜明的爱国立场、强烈的民族观念」。就像陶杰所形容,这是一群饥饿的秃鹰向司徒华进行的「政治天葬」。
    在秃鹰的谈话、文章中,都没有提到他们讲的是甚么民主?如特首所说的「文革」式民主,还是左报所遵奉的民主专政的民主?司徒华一生坚持的是甚么原则?司徒华爱的是怎样的国?如此「热爱祖国」的人,何以拿不到回乡证去亲炙祖国大地?
    
    在这些秃鹰的谈话、文章中,更是重点谈他在生命最后阶段支持 2012年政改方案,「功不可没」,彷佛司徒华一生最大功业就只在最后阶段支持政改,以前所做过的、所坚持的都在秃鹰的视野之外了。
    在一片赞颂中持不同声音的,反而来自泛民阵营,主要针对他去年反对五区公投和支持政改,对民主党「垂帘听政」,甚至指为「出卖民主」,更有批评他在支联会的「大佬」领导作风……。
    这是香港出现的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景象:过去骂他的,今天对他交相称赞;而部份曾深受他影响的同路人,对他反而有微言。
    一个人刚逝去,人们在怀念中自然会对他说好话。但对司徒华来说,过誉以至神化并不符合他终生追求千万人共同努力参与民主的目标。
    
    司徒华虽不凡,但他终究也是一个人。人有七情六欲,人也会犯错误。其次,他是个政治人,是参政而不是仅仅议政的人物。德国政治哲学家韦伯( Max Weber, 1864~1920)认为,从政者应遵从两种伦理:意图伦理和责任伦理,意图伦理指从政的理想与信念,责任伦理指从政者必须对自己政治行为可预见的后果负责。由于现实世界的政治往往非理性,一味推行善的理念,不一定带来善的结果,有时后果甚而是相反的。因此,从政者必须顾及政治现实,考虑到后果而作出阶段性妥协,以逐渐推进自己的意图。
    过去数十年,司徒华是很懂得贯彻这两种伦理的从政者。 04年他告别立法会时说:「妥协是政治的艺术。我以为,出卖背弃原则的妥协,是『伪术』,『退一步,进两步』的妥协,则是策略运用。」原则,是意图伦理;策略,就是责任伦理。过去,他深明这个进退之道。
    至于最后一年的反公投、撑政改,则是他具争议性的政治行为。笔者在此愿提供一点背景资料。
    
    09年 11月 25日及 28日,笔者写过两篇「苹论」,呼吁泛民以钢铁团队参与总辞公投,特别提请包括司徒华在内的元老参选。 12月 12日,早前朋友约定的一次在西贡的小聚会中,笔者与华叔碰头。笔者问他有没有看过这两篇文章,他说看过,沉吟好久之后,他说,参选会很累,而且选后还有更多事要做。笔者不能说甚么了,因为他毕竟岁数大了。从他当天颇为沉默的表现来看,他当时相信已知道自己患癌,只是可能未知已届第四期。
    他没有对笔者的建议有任何批评或异议。反公投与撑政改是在他生命最后阶段、而且相信已知恶耗时所作的政治行为。我们对他这一生,真是不能有再多的要求了。
    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但他仍是人,不是神,也不会是「完人」。他是政治人,是会妥协也会犯错的政治人。神化他有违他人生的宗旨,拿他生命最后阶段的一件事做文章,无论褒贬,对他这一生都是不公平的。
    
    (李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1/2011011102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