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房价屡次调控都难降的两大病根
(博讯2011年01月29日发表)

    
    来源:华声论坛  
     (博讯 boxun.com)

    1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会议提出楼市调控八条政策,包括二套住房首付款比例不低于60%、调整完善相关税收政策、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普遍实施“限购令”、要求地方政府承担楼市稳定发展责任等。
    
    楼市第三轮调控的“靴子”终于落地,相比此前两轮楼市调控的“国十条”和“国五条”,此轮“国八条”的调控力度更大,显示了中央政府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决心。当前,部分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存在诸多不健康因素,房价畸高,与居民的收入水平严重不相称;投机活跃,房屋的居住功能被严重扭曲。这不仅影响了广大民众的生计,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绑架了地方政府,甚至绑架了国民经济。因此,无论是从顺应民意的角度,还是从保持经济健康发展的角度,楼市调控都必须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和魄力,以严格而具体的措施促进楼市向理性回归。
    
    当然,鉴于此前“国十条”和“国五条”的实际调控效果,此轮“国八条”能否达到预期调控目标,尚有待观察。笔者认为,楼市调控不应该是单兵突进的,不应局限于楼市本身,楼市调控要取得预期成效,除了针对楼市本身下“猛药”外,更仰仗于楼市外部经济大环境的综合调控。
    
    部分城市的房价居高不下,原因固然很多,但最根本的原因有二:一是住房需求旺盛,供求失衡;二是楼市投机(投资)旺盛,炒房者众。楼市调控从抑制需求、打击炒房入手,当然是“对症下药”,但同时应该看到,这些“病症”的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病根”。
    
    “病根”之一:部分城市住房需求旺盛,原因在于这些城市吸纳了大量的常居人口,大量人口需要在这些城市买房居住。而大量人口之所以向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蜂拥转移,根本原因在于地区发展极度不平衡:这些一线城市拥有大量的优势资源,拥有更优厚的居民福利和更多的发展机会;相反,在中西部一些地区,比如笔者的老家河南信阳,这个地级市的房价至今仍在每平方米2000元左右,房子还经常卖不掉。如果地区发展失衡问题不解决,大量人口一直向一线城市和东部地区转移,这些地区的住房需求就不可能不旺盛,房屋的刚性需求以及房价就不可能得到根本性抑制。均衡地区发展当然并非易事,更非一时之功,但我们至少应该认识到这个“病根”,采取多种倾斜性政策逐步均衡地区发展。就像眼下的春运,在短短40天之内,全国竟有28亿多人次的人口流动,怎能不“一票难求”,而在这蔚为大观的人口流动的背后,仍然是地区发展失衡问题。
    
    “病根”之二:楼市投机(投资)旺盛,原因在于富裕起来的人们手里有点钱,但除了投资楼市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去处。股市不必说了,把钱存进银行是“负利率”,为了让手里的钱保值、升值,人们的首选似乎就是买房子。普通民众如此,民营企业也是如此,近年来,很多在业内赫赫有名的民营家电企业、服装企业纷纷进军房地产市场,这固然是因为房地产市场利润颇丰,但更是因为他们的“老本行”竞争惨烈,利润畸低,而那些利润丰厚的市场膏腴之地,几乎全部被垄断国企占领,他们犹如一棵棵参天大树霸占着阳光雨露,遮挡了其他植物的生存机会。当民间资本受到挤压,无处安身,蜂拥进入楼市便成为无奈而必然的选择。所以,打击炒房的“釜底抽薪”之策是给大量民间资本一个去处、一个赚钱机会,这显然有赖于市场进一步开放,打破行业垄断,降低准入门槛,促进公平竞争。
    
    此前的房价调控“越调越高”,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仅仅针对楼市本身进行调控是不够的。楼市调控既要向楼市本身下“猛药”,更要下药调理楼市的外部大环境,功夫既在楼市更在楼市之外,而如此标本兼治的意义,显然不只是抑制房价。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1/201101292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