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活动棺材“和谐号”——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高铁能不能卖到国外?/谢选骏
(博讯2011年07月25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1年6月10日,我发表了《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指出“我一再发现:中国的产品质量不行,经常在关键部位出错,最不应该坏的地方偏偏最先崩溃。例如拖鞋和拖把的纽带部分、螺丝刀的刀口部分、电扇的马达部分、电脑的硬盘部分。更不用说食品有毒、玩具有毒了。”
     (博讯 boxun.com)

    从那时到现在一个半月还不到,“温州高铁追撞,近250死伤”的特大惨剧,就再次应证了我的结论:“中国的产品质量不行,经常在关键部位出错,最不应该坏的地方偏偏最先崩溃。”
    
    7月23日晚间,温州至福州的高铁车辆在温州段发生追撞车祸,数节车厢翻覆坠落在高架桥下,造成重大死伤。
    
    这一列由杭州开往温州的列车名叫“和谐号”,充满讽刺意味:列车在温州双屿下岙路段,追撞前面另一列“和谐号”列车,造成两车“和谐在一起”,共六节车厢脱轨,其中两节车厢从高逾六层楼的高架桥掉落,笔直插向桥下,与地面呈90度。到24日上午为止,已知死亡35人,送医急救210人。车祸发生时现场一片哀号,车厢损毁严重,大批乘客被座椅及杂物压住,一度救援极为困难。这是中国高速铁路通车三年来,发生最严重的事故。
    
    目前当局对出事原因,连一个公开说明都没有能力作出,上海铁路局只是派人到达现场。据初步了解,肇事追撞原因是前一列车在遭到雷击后,失去动力,停在轨上,结果在15分钟后,被后面的列车追尾撞上。
    
    高铁列车竟然会缺乏设备而遭到雷击失去动力?
    
    高铁列车竟然会在瘫痪以后也不发出紧急通知?
    
    这是什么高铁,明明是“活动棺材和谐号”。
    
    新华社称,出事的是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追撞前方杭州至福州南的D3115次列车,导致前方的第15、16节车厢脱轨。D301次列车第一至四节车厢也脱轨。
    
    D301次(京福)列车满载,有1300人,每节车厢有100人上下,掉落桥下的是第三、四节车厢。第四节车厢是全部坠落,第三节车厢接近垂直悬挂,也就是至少有200人掉落桥下。伤员陆续被救出,但被救出的伤患许多已没有生命迹象。
    
    “当时突然车厢猛烈震动,灯顿时熄灭,漆黑一片,我利用手机光线爬出车窗。”事发时,海峡之声电台记者刘洪涛正在京福列车D301次列车的第四节车厢,当时车厢脱轨后倾斜,幸好没有掉到桥下。刘说,现场惨不忍睹,车厢内哭喊声、呼救声四起。
    
    24日天亮后,有19名罹难者身分得到确认,遇难者中有10名女性,还有二名外国人。现场一片泥泞。前后两列车的车体因为巨大冲撞已嵌合在一起,目前正全力切割车体,尽快救出可能还陷在车内的乘客。大型吊车也正在赶往现场。
    
    据浙江交通台引述旅客胡先生的话说,当时D3115次列车因为躲避雷击,停在铁道上,突然遭到后方D301列车从后追撞。网友“东方扬”表示,前后两趟车的间隔时间有15分钟,不知为何会追撞。现场目击者称,从高架桥坠落到地面的两节车厢已经严重变形,死伤严重。
    
    躺在温州第一人民医院病床上的一位30多岁妇女说,她是从被撞列车的最后一节16号车厢里爬出来,事发后,车厢内一片漆黑,一片混乱。这时她旁边有名男子用东西砸开车窗,他大喊,大家赶紧跑,出事了。
    
    温州日报报导,这位妇女拉起身边的一位年轻女子两人一起爬出窗外逃命。她发现已经爬出窗外的几位乘客又进入车厢去救人。她说,她看到几个男子抬出一名老人,但老人已不会说话,接着又拉出几名乘客。虽然场面有点混乱,但大家都在互相帮忙逃命。
    
    35岁的胡亮,几乎目睹事发的瞬间。他说,当时他开车经过,在雷电交加中,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他看到,不远处高架桥上的两列动车相撞,一节车厢从桥上掉落,火花四溅。另一节车厢脱出高架,瞬间斜挂下来。他说,他立刻停车救人。当地周边闻声赶来的民众迅速聚集过来。他说,现场极为惨烈,地上横躺着两截十余公尺长的车厢,旁边一节车厢从近20公尺高的高架上斜挂下来,摇摇欲坠。看到从车厢内有伤者满身带血走出、爬出。还有些人被夹着无法动弹。胡亮立即和大家一起将伤者抬向路边,再沿路拦下路过的车辆,合力把伤者送往医院抢救。
    
    到9时半左右,陆续赶到现场的温州消防支队280多名官兵参与救援。一名救援人员说,高架桥上,特别是两列车追尾地方,一个车头已完全钻进另外一辆车的尾部,这让救援变得十分困难。救援人员打开探照灯,先从地面到高架桥架起云梯,再将千斤顶、液压扩张器等破拆工具运上高架。因为车头已经被压得很扁,救援人员只能从另外一节车厢进入,然后搜寻车头内被压的乘员,再利用接力救援,把车厢内乘客逐一救出。当时又是倾盆大雨,救援人员在大雨中紧急抢救伤员17名,护送、移转乘客500余人。
    
    整个救援现场,看起来人头攒动,混乱不堪,但每当一个伤员抬出,就听到有大吼“快让一让!”人群立即让出一条生命通道。在一个多小时时间里,陆续有近百伤员抬上救护车。到10时20分,救援现场安静下来,在随后的十几分钟里,没有伤员继续抬出。
    
    目击者指,事发时听到轰然巨响,看到多名满头流血的伤者撬开车窗爬出逃命。由于地形因素及黑夜视线不佳,导致救援困难。重伤者被送到温州市区多间医院,其余轻伤者则就地包扎后,转送周边市县医院。伤者多数骨折,部分内伤严重,部分伤者救出后已无知觉。有车上旅客称,当时大概是晚上8时35分左右,车厢一下快速向前冲,大致滑行五、六分钟后整个车厢一片漆黑。车厢往左倾斜。约过十几分钟才有人让旅客从车门缓缓走出。
    
    温福高铁全长298公里,时速为250公里,从宁波到福州只要三小时。中国第一条高铁是北京至天津的城际高铁,在2008年7月通车。
    
    这次出事的两列列车,车次均为“D”字头,意指第一代的高速子弹火车,最高时速250公里。按内地分类,“D”字头为动车,“G”字头为高铁列车,2009年底通车的武广高铁线,及之后的京沪、沪杭等高铁线专用铁路,主要行驶“G”字头列车。不过,运行时速高于200公里的铁路运输一般也泛称高速列车。
    
    京沪高铁的灾难其实具有高度的象征性:这是为“中共党庆90献礼”的,开通后的喝彩声还未散去,五天内就发生了六次故障。23日的温福高铁上死伤逾百的追撞,不过是其中之一。
    
    这不得不让人对中国高铁的安全性产生质疑,也必然打击中国高铁输出的美梦。
    
    中国在上世纪末确立要发展高铁,并将在2020年建成“四横四纵”的高铁网路。北京宣称,已掌握世界第一技术,“超过日本新干线”和欧洲子弹列车,不但自己“大干快上”,而且要输出到美国、欧洲、俄罗斯和东南亚。
    
    但号称80%为自主技术京沪高铁,通车不满十天就在山东因雷雨突发故障,虽在数小时内抢修完毕,但已造成京沪线下行线19趟列车晚点,其中最长晚点时间接近三个小时。
    
    这次温福高铁追撞事故,也因为雷击,难道中国高铁的设计无法抵御雷击?这是设计上的疏失,还是人为问题?
    
    中国高铁技术的设计或品质缺陷必须重新检讨。既然接触网对高铁运营如此关键,而该网一旦进雨、遇雷击就会造成断电停运,该网外层保护设计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再者是,中国高铁动辄速度达250公里、300公里,为避免追撞前车,中国铁道部先前也宣称列车行驶时速度、减速情况,以及所在的位置,都会通过网路传到后面的列车上,如果前面列车在非正常情况下煞车或减速,后面紧跟的列车都会第一时间知道,但有这样防追撞的设计,为何还是发生憾事?
    
    许多中国网友在看到23日晚的追撞大事故后表示,高铁不安全,再也不敢坐了。铁道部之前对京沪高铁近日事故多,解释是“还在调适磨合期”,但温福线在2009就通车,又做何解释?中国要进入高铁时代,先给出行民众一个安全稳妥的搭车环境,才能去谈技术输出。
    
    否则,那就会贻害世界:中国产品像黄祸一样淹没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给全球世界带来“全面的和谐”。
    
    2011年7月25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7/2011072501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