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还自由选择权于民 缓解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
(博讯2011年10月07日发表)

    稿源:南方都市报
    
     欧美债务危机越严重,针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也就越大。 (博讯 boxun.com)

    
     10月3日,美国参议院程序性通过“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这并不是以往相关提案的游戏式延续,而是美国在债务危机与政治压力的逼迫下,合作推进美国国内制造业的结果,是美国经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白宫可能再次否决相关法案,但中国所面对的压力依然巨大。
    
     关起门来苦口婆心说服欧美等国人民币汇率升值无助于当地制造业发展,无济于事。更严重的是,不仅美国,包括欧洲、日本,甚至发展中的印度、巴西等国都在要求人民币汇率升值。如果中国不提高人民币汇率,在连续16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最多的国家后,中国将面对更多的反倾销调查与更高的关税,代价同样沉重。
    
     虽然中国民营企业以极高的效率、极大的勇气应对针对人民币汇率升值的挑战,但在人民币汇率、国内融资困境、产业成本提高等多重压力下,已经渐显疲态,实体经济停滞,沿海中小企业大规模倒闭。
    
     解决人民币汇率不应从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角度出发,而应以市场化的釜底抽薪之术,彻底改变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要求人民币升值的人,眼睛大多盯着中国拥有的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中国国内如火如荼的投资,认为中国有足够的承受力,面对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压力。3.2万亿美元的外储如同孩童抱璧过市,孩童无罪,怀璧其罪。
    
     这是非市场化产生的幻象。
    
     人民币没有真正的市场化,没有人能够确切知道人民币应该升到多高,能够升到多高。人民币不升值是非市场化的,升值同样是非市场化的。9月30日,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破位创新高报6.3549元,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美元对人民币即期早盘锁定在6.3867元的跌停位置;9月29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价跌停收报6.3983;这是近年来连续两天人民币即期汇率跌停。事实上,从9月22日开始,境外人民币不交收远期合约(N D F)就宣告两年期以内出现了人民币贬值预期,但央行却刻意维持人民币的高汇率。很可惜,中国央行的一番苦心对方没有领情,美国参议院此后宣布对人民币施压。
    
     任何一个经济体实施汇率市场化改革,必须建立在两大基础之上:第一,藏汇于民,民众或者企业拥有外币与本币之间的自由选择权,才能拥有市场化的货币定价基础;第二,内部利率市场化,以市场化的利率机制,抵御汇率市场化之后的巨大冲击。
    
     毫无疑问,目前的人民币,两大前提均不具备。正是利率的双轨制,基础货币发行体制的混乱,才造成了目前民间金融的高利贷乱象。而我国外汇储备藏于外管局等部门之手,民众手中拥有每年换汇比例仅5万美元,造成了中国外汇储备过多的假象。
    
     中国内地居民和企业的外汇储蓄加在一起区区1000多亿美元,仅仅相当于日本一家基金公司的规模,日本官方储备只占全部储备的17%左右。一旦藏汇于民,外汇储备涓滴入海,孩童所抱之璧分散在民间,自动消失,中国就不可能面对如此巨大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在温州等地试行的扩大兑汇金额的试点,取得了预期之外的效果,民众纷纷换取美元到境外投资。笔者敢说,从温州的试验结果看,人民币不仅没有升值压力,还可能面临贬值风险。
    
     对藏汇于民最坚定的反对意见来自外汇掌管、审批相关部门,通用理由是,如果藏汇于民,就不可能集中财力办大事,中国需要引进的资源、技术等,将缺乏强有力的外汇后盾,这对于未来中国经济安全不利。
    
     这一理由十分可笑。由企业直接进口,效率要比通过外管部门审批后进口高得多。不止一家民间炼油企业表示,当国际油价下行时,他们对市场有准确的判断却无法进口,只能坐视垄断巨头贻误进口时机,国际油价再次上涨。没有证据表明,国有垄断企业的对外投资、中投等公司的对外投资效率高于民企,相反,由于这些公司目标太大,不是买价过高,就是出高价购买资源遭拒,甚至成为债务缠身的国外政府游说的对象。
    
     即便外汇不能直接由十几亿民众持有,向企业开放外汇额度是应对全球市场变化的必然之举,让企业为自己的投资负责,而无需由政府相关部门越俎代庖。这样一来,中国的汇率压力,包括基础货币发行难题,都可以一并解决。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信任市场,而后监管市场,藏汇于企业,问题将迎刃而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0/2011100718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