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政府食堂不是地沟油的终点
(博讯2011年11月17日发表)

    稿源:南方都市报
    
     正与朋友聊天,他说晚上请我去外面吃饭,我答,自从地沟油一出,这一年多来我都不大敢进饭馆的门,一抬眼,便看见《深圳商报》的新闻,说在深圳市,地沟油甚至已经流入某些政府机关的饭堂 (博讯 boxun.com)

    
     有人批评记者使用“甚至”一词:地沟油不应流入官员的食堂,难道只应流入民工的食堂吗?我倒觉得这并无不恭,反而是一种残忍的写实。依我们一贯的思维,地沟油的食用对象乃是普罗百姓,怎能流入官老爷高贵的肠胃,他们应该吃特供油才对呢!这就像信访办主任只会敷衍、打压上访者,而不该去上访。
    
     然而恰恰有退休的信访办主任因住房被强拆而频频上访。如此,有官员吃上地沟油,也再正常不过。
    
     不管你是位高权重,还是微不足道,不管你是家财万贯,还是不名一文。在肆行的地沟油面前,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富人的肠胃,未必好过我这样的穷鬼;官员的肠胃和对食品的安全感,未必好过在秋风之中瑟瑟发抖的乞丐。
    
     在地沟油的油污之上,作为个体的官员照见了自身的脆弱和恐慌。政府机关的食堂大多廉价外包给领导的亲友,与许多饭馆一样,赚钱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官员的健康,只是挂在牙缝的那根肉丝,瞬间便被贪婪的口水吞没。为了赚钱,他们使用地沟油,正如使用注水猪肉,使用烂掉的菜叶,无所不用其极。
    
     地沟油流入政府食堂的新闻一出,少许忧思,被叫好之声全面压倒。有人说,终于可以让官老爷尝尝地沟油的鲜味;有人说,在地沟油面前,中国真正实现了人人平等……欢愉与怨气交织,布满了我眼前的屏幕。还有人乐观预测,这么一来,深圳市的地沟油问题有望尽快解决。对此,我却想起了一个故事:
    
     我老家的县城中心,有一块方圆数丈的空地,被一名地痞征作停车站,不挂牌子,不打标识,只要你把车停在那里,他就过去收五毛钱。有一回,从市里来旅游的官员因不知吾乡风俗,停车于此,地痞收费,官员不给,二人互殴,后由县领导出面化解,责令地痞赔钱了事。县人心说:这一闹,停车场怕是开不下去了。不成想,翌日,地痞照样坐镇停车场,而且提高了收费标准:一元!
    
     所以我担心,政府食堂绝不是地沟油的终点,反而可能是其逞凶肆虐的新起点。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1/2011111718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