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谁要嫁给一位中国百万富豪?
(博讯2012年06月03日发表)

    来源:法广
    
     作者 珍妮特 (博讯 boxun.com)

    
    今天法国各主要报纸头条关注的焦点有:美国经济、叙利亚及东非苏丹 情势。右翼的费加罗报头条标题为:美国经济颓势导致股市下跌。报道由于美国失业率上升,导致欧美股市跌入黑色星期五。立场左翼的解放报头条标题:叙利亚, 爬着进行。报道说,在胡拉镇大屠杀之后,叙利亚内战似乎完全爆发。虽然国际社会加剧对叙利亚施压,但面对紧急需求,速度仍显得牛步。十字架报头条标题:在苏丹,遗忘中的遗忘。大众性报纸巴黎人报的头条标题:独家民调,萨科奇之后,谁是右派领袖。中间偏左的世界报头条标题:烟草利益集团如何资助法国实验室。
    
    今天有关中国的报道,在世界报的世界版亚洲来函专栏中有一篇记者布鲁斯•佩德罗雷蒂发回的文章,标题是“谁要嫁给一位中国百万富翁?”
    
    文章叙述,有2800名女子回应了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简称CECS)举办的新娘甄选活动。五月二十日在广东一家豪华旅馆举行的初赛甄选中,有320名女子在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的这项活动雀屏中选。
    
    这个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的会员每年得缴纳二十万人民币会费(约二万五千欧元),而且必须具备的条件是:单身、希望有一个美满幸福婚姻生活等等、其企业资本必须达到一亿人民币(约一千三百万欧元),而且必须具备坚定的社会责任感及一个好的公众形象。
    
    这些等着找新娘的百万富豪单身汉有十一人,我们不知他们的姓名,也不知他们在那个领域工作;只知道他们当中最富有者拥有财富一百亿人民币、年龄不到五十岁、离过婚、喜爱打高尔夫球。这名百亿富豪答应,若有人能替他找到合适的婚姻对象,他将付给此人五万元酬劳,他还答应给那名幸运中选的女子一栋价值三百万人民币的公寓房。
    
    报道指出,至于这位将拥有万贯家财女子必须符合下列条件:年龄介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之间,身高一米六O到一米七五之间,并已通过中国高考后在校学习了三年。
    
    以上尽是一堆数字,但要求还没完呢!首先是,上选女子的智商必须经过脑力评审员巨细靡遗地检测;一名美容外科专家负责分辨这些女子的美丽是否真材实料,而非经过美容手术造假出来的;一名心理医生负责确认这些年轻女孩的道德健康;然后,请一名命理师拿女孩的生辰八字对算是否相配,以及检验双方血型配对的可能性。
    
    还有,这些雀屏中选的女子对经营对方的万贯家财有责任制造出“富二代”,因为这些精英光棍是“中国富一代”, 这是组织方向候选女子宣布的。
    
    下一次富豪光棍俱乐部的找新娘妻子预选活动将于六月三日在四川首都成都举行,接下来还要到其他八个城市巡回举行。
    
    预选活动结束后,总共二十八名中选女子将在广东举行的一场盛大派对上与这些企业富豪单身汉见面。
    
    这个企业富豪单身汉俱乐部的网站上在一个香烟盒上列出他们的相片,一个红色脚杯,一名欧洲美女在一座城堡的门廊上,一艘高速豪华游艇行驶在一片绿海上。
    
    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不是中国的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组织这种新娘甄选竞赛活动的婚姻介绍所。
    
    文章质疑,,谁会是新加入俱乐部的富豪?谁是中选新娘?谁将是被钓到的金龟婿?,这些女子的作用是否为了能够替该俱乐部吸引招来更多的新富豪会员?而希望拥有一美好的婚姻 是否将只是一个美丽的陷阱呢?
    
    文章指出,这闹剧的傻瓜是否就是“观众”,组织方只是借着媒体宣传造势吗?毕竟这不能只是电视游戏,因中国共产党非常小心监督社会和谐,不会允许媒体演出如美国福克斯电视台2000年二月晚上的“谁要嫁给一位数百万富豪”节目的电视真实秀。
    
    这种节目之所以会产生,如同一名广州大学教授接受当地媒体访谈时所指出,首先,这些富豪迫切需要展示他们的财富;其次,他们在自己的生活圈中,最终仍是没法找到合适的对象;第三,这种活动替组织者赚得不少钱。
    
    文章说,钱,继续让中国人团团转,尤其是让那些认为自己财富不够的男男女女气疯了。看那些有钱人,他们有特殊通行证、有快速奔驰的跑车。唰的一下就把那些计程车及自行车抛到脑后,不见人影了。
    
    这些新兴崛起中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很快就引起质疑!那些首次上市的中国富豪们,令人咬牙切齿,他们被比喻成帝王的挑选,如同帝王拥有一群侍候打理者,忙着替那些妻妾宫女们装饰后宫。
    
    就连婚姻网站“佳缘” ―――现今中国第一大线上红娘网站,也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是一个不甘贫穷的乡下女孩所创造出来的产品,该网站的贵宾服务受到各方谴责、控诉,这是五月十四日出版的纽约客周刊所报道的。该周刊长篇报道了那名精力充沛、天才洋溢的“佳缘”婚姻网站创办人―――龚海燕。她让那些钻石单身汉花费五万美元来学习如何找到婚姻对象。
    
    中国光棍为找配偶的焦虑不安促成各式各样教导如何吸引女性的书籍及培训课程出笼。
    
    文章指出,在中国,全家人胼手胝足为的是让家中的儿子有文凭、有房子、有车子。这样才不会被城里的女孩看成蠢货。婚姻的诱惑导致百分之九十八点中国女子一生中至少结婚一次。不过,中国女孩人口不多,由于选择性堕胎,导致中国人口性别比率,118个男孩对比100个女孩,而世界其他地方平均对比数是106个男孩。
    
    当然,这种倾向开始倒转过来,中国五年计划把目标定在2016年之前,将对比数调整到112或113个男孩对100个女孩。
    
    根据统计,中国有三千五百万男子仍然有取不到老婆的烦恼。这是一场总体大战;如今,那些最有钱的中国男人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最好的女子取进家门。
    
    今天法国世界报还有一篇有关中国,也是由佩德罗雷蒂执笔的报道,在文化版的一篇大版页文章,标题是:西藏找到新的声音。
    
    文章介绍,自从2008年西藏爆发导致血腥的骚乱后,中国当局的镇压反而促使现代主义的西藏知识分子冒出来,在与北京角力的同时,他们也走出了社群范围及宗教范围。
    
    报道指出,根据一个西藏人权非政府组织消息,自2008年以来将近有70为作家记者歌星被中国当局逮捕。中国在西藏强调团结大中国,但结果却反而让西藏团结绽放出花朵。文章介绍了藏人作家唯色,及著名藏族女作曲家及歌手加羊吉(JAMYANG KYI)等人。
    
    另外,世界报周末版附带杂志中还有一篇弗朗索瓦布宫的报道,文章标题为“江河底下的记忆”,报道中国摄影家木格的长江三峡系列摄影。木格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回家”,表达了对剧变中的长江三峡环境的往事回忆及思考。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6/2012060301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