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一封公开信遭遇到的政治迫害——惠真法师被失踪10多年的记忆/牟传珩
(博讯2012年09月28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观察》)
    
    世界进入二十一世纪那年,一个忧国忧民的虔诚佛教徒,出于“普渡众生”的信念,仅仅因给中共政府寄发公开信,反对对台用武,便被逐出寺院,四处漂泊,处境艰难,无法安身立命。他因而申请出境,又遭政府拒绝。其命运之坎坷,可鉴当今“红色中国”人权之现状。
    
    慧真法师法名亲原,1938年出生于河北邯郸地区永年县。该地自古都是兵家必争的交通要塞。慧真法师少年时代就饱受战祸之苦。1944年以来,国、共两党军队内战不止,在该地区形成拉锯战。无数百姓惨死于此,碎尸遍野,流血染河。慧真亲眼目睹了永年城被围困两年、百姓战死、饿死过半的悲惨景象,因而便形成了他毕生反对暴力战争、厌恶阶级斗争的价值观。青年时代,他就因此而身陷囹圄,惨遭中共极左路线政治迫害。文革后,冤案虽得昭雪,但青春已竭,白发上头。其时,他心灰意冷,故顿入佛门。1985年,他正式出家,1986年在南京市栖霞寺受俱足戒。1987年,迁居该寺常住。但时至1989年,中国大地竟发生了震惊中外的“6.4”血案。法师因同情学生运动,被逐出寺院,从此流离失所,多经磨难。
    
    “6.4”后的慧真法师,因又一次亲眼目睹了中共镇压学生所酿成的血案,和重提阶级斗争的不幸,再次唤醒了他要用有限之年批驳谬误、反对暴力的良知。慧真法师认为,出家人应当首先是一个爱国的好公民──不弘扬真理、批驳谬误,又谈何“普渡众生”?为此,慧真法师又以出家人的真诚,在当时万马齐喑的背景下,开始撰写一封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及政协的《万言上书》。该书坦陈己见,直言不讳地从理论上批驳了马克思主义及毛泽东思想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及无产阶级专政的荒谬性和有害性,特别是对中共用坦克镇压学运的强烈谴责。慧真法师写道:“执政者对千万爱国学生的请愿无动于衷,竟调集军队、大炮、坦克堵塞言路。言路被堵塞,即是追求真理的路被堵塞。”最后,慧真法师希望国家能“教育人民认识真理;要认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些美化阶级斗争、提倡阶级斗争、挑动阶级斗争、以阶级斗争为钢、以阶级斗争为荣、以阶级斗争为乐的谬论邪说的危害,认识阶级斗争的种种实质危害,进而共同探寻一条解决阶级矛盾的正确途径。”此后,法师云游四方,遍交天下义士。
    
    这年,慧真法师辗转来到山东省青岛市湛山寺暂时挂单,便将其反复修改、完成的《万言书》,虔诚地呈交青岛市政府,希望其转呈中央。然而没过几天,市宗教局干部就牵头,由市佛教协会秘书长、湛山寺方仗、监院共同开会,批判慧真法师,会后又将他逐出该寺。从此,慧真法师又开始浪迹天涯,所到寺院竟都不顾佛门道义,不予收留。例如,山东省烟台市竹林寺妙光法师,就对前往要求挂单的慧真说:“你是在党中央都挂了号的法师,我们可不敢留单”。
    
    
    1998年,慧真法师又几经周折,经山东省佛教协会朋友协调,来到青岛市郊区的一处尚未开放的法海寺主事。1999年下半年,中共因台湾总统李登辉发表“特殊两国论”,发起新一轮“文攻武胁”浪潮。海峡两岸大有战争一触即发之势。为此,对战争深恶痛绝的慧真法师,再次不顾个人难境,撰写了一封《为和平统一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公开信》,直接发到了党中央。该信抨击战争罪恶,反对中共恃强凌弱,认为中共武力攻台是“无道罚有道”。他在该文结尾时写道:“中国古代圣人说:‘恃德者昌,恃力者亡’。这是千真万确的普遍真理。为什么力不可恃?力量对比是在不断变化的。它必然受到人心向背的制约和规定。所以,只有恃德、顺应人心所向,才能取得最后胜利。反对战争、拥护和平、厌弃阶级斗争、欢迎和平协商、统一分歧、化解矛盾、实行互利的阶级合作,这就是人心所向,也是人民群众的真实利益所在。” 但该信发出后,没有任何回音。于是,慧真法师便通过朋友与我沟通,要向外转发这封公开信。我鉴于慧真的敏感身份,便与青岛“不结社”朋友,根据他为我们留下的地址,亲自找到法海寺,想动愿他先立稳脚跟,暂勿向外公开此信。
    
    记得当时青岛法海寺正在内部修整,尚未对外开放。寺内肃穆、沉寂,大殿、宽院加高高的银杏树,给人以佛家净土的神圣之感。
    
    我们很快找到慧真法师的禅房,只见他慈眉善目,一身僧老风范,令人颇感亲切。当时大家虽早有神往,但毕竟初次相见,我们说明身份,法师即合十施礼,说等我们好久了,有缘总能相见。于是我们彼此交谈起来。
    
    自古有言:道家言无,佛家言空。出家人本应超脱凡俗,但慧真法师不然。他崇尚大慈大悲当入俗普渡的观念,故颇关心时政,反对暴力与对抗。我们的价值观如出一辙。但从他的安全角度出发,我仍劝他暂勿公开发表那封足以触怒中共的公开信,导致其无法在青岛立身。但法师表示宁甘再遭迫害,发信之意决绝,其高人风骨令人敬佩。我们只好答应遵嘱。临走时,我将以《新文明圆和宣言》为主干的多篇新文明理论文章交给法师。法师看完了我的《新》文,大为赞赏,立即认认真真地写来一封信,通过当时我在律师界的一位好友转交给我,令我十分感动。
    
    
    不久,慧真法师又远道来到市区,打听到当时在青岛银河律师楼工作的那位律师朋友,送他来寒舍与我促膝长谈。后来我们的交往,堪称佛俗间价值观交融的典范。当时,慧真法师以一个出家人的特殊身份与视角,反对“文攻武胁”台湾的公开信,由青岛朋友寄发在海外洪哲胜先生主办的《民主论坛》上,发表后立即引发中共高层震怒。果然,法师不久便又被逐出青岛。临行前,慧真法师来我处道别,我恋恋不舍地为他送行。从此,法师又开始居无定所,浪迹天涯的生活,再次拖着老迈之身,南北流亡,途经江苏省无锡广福寺,得以勉强栖息。但是,他不堪该寺知客严密监控,又辗转至浙江湖州道场山万寿寺,仍倍受监视与凌辱而无法安身。为此,他第3次致书中共,批驳政府容不得异己,要求申领护照,出国考察(已被当局拒绝)。慧真法师在该信中写道:“为什么一而再地把我逐出寺院?我没犯国法,没违反寺规,就因为我写了两篇文章──自我经历,亲身感受,使我不得不相信,当今的统治阶层,确乎容不得异己,听不得不同的声音。我忽然记起‘6.4’请愿学生游行队伍中很多人用胶布贴嘴巴的情景。真要以他们为榜样吗?”
    
    由此可见,在这个共产国度里,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敢提出不同意见,结局是同样凄惨的。在中共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统治中,慧真法师不仅无法做一个有良知、有权利的正直中国公民,而且不能做一个弘扬真理、诚心向佛的当代比丘。
    
    慧真法师被驱逐出青岛后,于2001年春天又特意不远千里迢迢来过我家一次。正恰那时浙江民运人士范子良老先生蒙难,被关进看守所。我特托法师四方云游,有机会去浙江湖州,代我慰问一下这位不可多得的赤诚老战士的家属。结果法师果然不避风险,亲自探访了范宅,了了我的心愿。可以说,是共同的价值观架起了我与慧真法师交往的桥梁。也正是这年8月13日,我又蒙难入狱,从此便与法师失去了联系。2004年我出狱后,一直在朋友圈内寻找慧真法师多年,但至今不知这位僧老的下落。不知他是否遭遇到中国特色的“被失踪”了。
    
    当此中秋佳节,又一轮明月快要升起的时候,“惠真法师你在哪里?”的悬念又缠绕心头,不觉牵肠挂肚,满目怆然。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9/2012092807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