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博讯2012年10月16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零八宪章》月刊
    
    中国文坛终于在2012年10月11日打破百年孤独,因为在这一天,瑞典文学院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了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时间大约在北京时间19点多钟,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便及时播发了简短报道,向观众通报这一消息。
    
    距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中国作家
    
    莫言曾被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认为是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亚洲人,当凤凰卫视记者许戈辉在以往的节目中向莫言谈及大江健三郎的这一说法时,莫言表现得不以为然,只是将这戏称为“开玩笑”。莫言公开表示,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奖项,但从他对大江健三郎赞许的反应看,他对于自己能否获此殊荣并没有信心。
    
    诺贝尔文学奖曾在2000年授予中国流亡作家高行健,那之后,中国官方一直都在抹黑该奖项,加上从来没有中国本土作家获奖,导致中国作家群体的酸葡萄心态日益高涨,不管是中国官方媒体还是体制内作家,对该奖似乎表现得越来越不屑一顾。不过,每到每年十月份的“诺贝尔季”,中国人的目光依然会聚集瑞典,期待能有奇迹出现。
    
    央视空前受邀让莫言获奖成为可能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开奖之前,多个博彩网站的赌盘上莫言都位列前茅,在几天前赔率甚至高居首位。不过,因为尚无中国本土作家获得该奖的先例,所以,一般人只能是把这种情况看作是博彩网站敛财的策略和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是,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一天晚上,央视新闻值班室的微博却发布消息称央视首度获邀采访,而全球获准采访的只有3家电视台,这一消息让人顿时眼前一亮。
    
    央视受邀的这一迹象显示,莫言获奖的可能性的确非常大。众所周知,在一些颁奖典礼上,举办方都会提前邀请获奖者入场,虽然不一定会透露准确的获奖消息给他们,但为了届时能让他们亲自在现场领奖,所以才会提前做准备工作。诺贝尔文学奖的揭晓与颁奖是分开的,揭晓时邀请莫言的可能性不太大,只是,突然邀请央视前往则可能是一种暗示,那就是暗示中国作家可能获奖。
    
    当然,在今年被提名的210名作家当中,中国作家肯定不止莫言一人,现今暂住德国的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实际上也在被提名之列。提名他的个人和组织至少包括200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穆勒和独立中文笔会。不过,从央视空前受邀这一情况分析,廖亦武获奖的可能性不大,虽然其著作《证词》在很多人看来完全有资格角逐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获奖令中国文坛和网民沸腾
    
    据有关资料显示,历史上,中国作家鲁迅、老舍都曾因各种原因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从华人获得诺奖的情况看,民国时期的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性的确要比中共建政之后的中国作家要大得多,因为当时的创造环境毕竟要相对自由很多,而在中共建政之后,文学创作则倍感压抑,这大概是中国作家此前一直无缘该奖的最大原因。
    
    因为本土中国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尚无先例,在一次次希望变为失望过后,不少中国人已经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那就是认为中国作家不太可能获奖。此次莫言获奖之前,海内外的舆论对其关注度不断高涨,其著作在中国的很多书店都已经售罄。由此可见,很多人都不再相信这一回是空穴来风。
    
    果不其然,莫言最终蟾宫折桂,这令中国民众一片沸腾,获奖的消息一经公布,微博上便炸开了锅,从《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上的跟帖看,网民都在一边倒地欢呼雀跃,祝贺莫言获奖。不过,在中国的异议阵营,却有人认为这是对诺贝尔文学奖的亵渎,因为莫言除了是作家之外,还是中共党员。莫言的代表作包括《红高粱》、《檀香刑》、《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等,其中,长篇小说《蛙》于2011年8月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另外,他还获得过一些国际文学奖项。
    
    不可否认在莫言身上,有两大抹不去的污点,一是在2009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莫言曾跟其他中国官方作家一道以退场的方式来抵制异议作家贝岭和戴晴的入场;二是在莫言曾积极参加2012年5月作家出版社发起的抄写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据悉,每个作家没头没脑地抄写一段,酬金是一千元。可见,莫言在政治上依然不能走出毛泽东的阴影,或者是为了迎合官方而故意曲学阿世。
    
    在当今中国文坛,莫言毫无疑问是最顶尖的作家之一。瑞典文学院授予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社会”。这种评价应该说是比较客观的,莫言虽然身为中共党员,但其作品还是能对底层民众表示同情,不乏悲天悯人的情怀。莫言不像其他异议作家那样让作品直接抨击政治,在大胆敢言方面,莫言显然远不如刘晓波、廖亦武,但其小说方面的写作水平应该是有其长处的。
    
    莫言获奖是注入中国社会的强心剂
    
    两年前,异议作家、《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挪威方面将该奖授予刘晓波得到了国际舆论的广泛赞许,但在中国却引发了官方的强烈反弹。因为中国官方舆论的误导,部分中国民众越来越表现得对诺奖不屑一顾,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奖者也迅速被打入“西方敌对势力”的另册。
    
    此次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被部分中国异议人士解读为是讨好中共之举,虽然缺乏证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莫言获奖必定能让中国官方和部分民众重拾起对诺奖的好感。莫言在获奖次日的记者会上,公开呼吁当局释放刘晓波,显示了这位作家内心的未泯的良知,几乎被遗忘的中国诺奖获得者刘晓波必然会重新被广大民众记起。莫言获奖可谓是给中国社会注入的强心剂,尤其是萧条的中国文坛,更会因此而如沐春风。当然,莫言获奖并不意味着中国文学的崛起,事实上,在一个压制言论的制度下,作家的创造灵感和水平也会被压制,不难预料,在莫言之后,中国作家要再度获此殊荣仍然是难于上青天。
    
    2012年10月13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0/2012101617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