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泸州抗暴”看“天下未乱蜀先乱”/古川
(博讯2012年10月22日发表)

     民主中国首发 作者: 古川
    “泸州抗暴”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对“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议论。网友“作家金满楼”说:“中国历史一向有这样的说法: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平蜀未平。一直如此。今年开春以来,从什邡事件到重庆政治地震,再到昨日之泸州事件,川蜀大地似乎就没有消停过。这似乎也是一种历史的征兆。”当中国民众已经从泸州“抗暴”事件联想到“天下未乱蜀先乱”,说明中国民众已经是人心思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大胆预期,中国民主变革的时期必将很快到来。
    
    2012年10月17日,四川泸州龙马潭区发生万人“抗暴”事件,起因于货车司机甘俊元被三名交警打死,引发民众不满,将7辆警车推翻,其中5辆警车被点燃,2辆警车被烧毁。
    
    “泸州抗暴”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对“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议论。网友“作家金满楼”说:“中国历史一向有这样的说法: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平蜀未平。一直如此。今年开春以来,从什邡事件到重庆政治地震,再到昨日之泸州事件,川蜀大地似乎就没有消停过。这似乎也是一种历史的征兆。”
    
    实际上,对于“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议论不是从“泸州抗暴”事件才开始的。早在2004年10月18日,重庆万州就发生了四五人民众参与的“抗暴”事件。十天之后的10月27日,四川汉源又发生了十万民众参与的“抗暴”事件。
    
    重庆万州事件与四川汉源事件发生之后,当时就有专家和网友以“天下未乱蜀先乱”来进行议论。著名评论人士凌峰在2004年11月3日发表了《四川发生中共建政以來最大暴动》的评论:“‘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十天内四川所发生的两次农民大暴动,每次人数都达数万之众,是中共建政以來新记录,预示中共的统治出现新危机。”
    
    2006年11月10日,四川广安发生数千民众冲击当地医院的群体事件,因为广安市第二人民医院延误治疗导致一位四岁小女孩死亡。2007年1月17日,因为少女杨代莉被强奸致死,引发了四川大竹上万民众参与的“抗暴”事件。对于大竹事件,香港《新纪元周刊》在《四川大竹暴动背后》一文中也以“天下未乱蜀先乱”进行评论。
    
    2012年1月5日,因为工资低,四川攀钢集团成都钢钒公司上万员工进行大罢工。此前的2011年12月30日,四川化工股份公司上千员工也进行了大罢工。2012年6月25日,在广东中山市沙溪镇因为一名重庆民工被殴打,引发近万四川民工聚集“抗暴”。
    
    2012年7月1日,为了反对铜钼化工项目,四川什邡数万民众进行游行,什邡中学生还打出:“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的标语。
    
    对于什邡事件,香港《太阳报》在《天下未亂蜀先亂 什邡衝突響警鐘》也说:“天下未亂蜀先亂,在眼下社會矛盾紛亂的背景下,什邡事件燃起星星之火,很可能形成燎原之勢。”“近年來,除了廣東,四川也是群體事件頻發的地區,大規模官民衝突接二連三。史書上有‘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未治’一說,辛亥革命前夕,四川等地掀起保路運動,撬動了滿清統治的基礎,如今什邡衝突事件會否引發連鎖反應呢?”
    
    那么,为什么有“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说法呢?这一说法来自于明末清初欧阳直公的《蜀警录》。
    
    然而,对于为什么会出现“天下未乱蜀先乱”,著名四川学者冉云飞在《古今“蜀乱”——给六十周年的警示》中分析说:“四川盆地周围为高原大山阻隔,唯一相对便利的出口又有凶险异常的长江三峡扼守,因而容易封闭,躲藏在帝国的边缘而自成一统。……但专制独裁的政权,其本性是掠夺与压榨,再多的物产也可以将其剥夺殆尽,搞得国在山河破;再温和怕事的民众,它也可以最终逼其不得不反。后蜀政权时期,成都市近处民众不知禾苗为何物,穀物多到非常烂贱的地步。但不到三十年,北宋初期,都江堰便发生了宋朝第一次较大规模的起义──王小波、李顺起义,再一次悲剧性地注释了‘天下未乱蜀先乱’。”
    
    与历史上的很多王朝一样,1949年中共独裁政权建立之后,也将全中国搞得民不聊生,连一向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的四川也不例外。不仅如此,在1960年-1962年大饥荒期间,四川还被饿死了近千万人。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说:“四川省在大饥荒期间,饿死人1000万到1200万之间。”这几乎是当时全国被饿死人口的三分之一。
    
    对于“天下未乱蜀先乱”,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之外,还与四川人的刚烈个性有关。《南方人物周刊》曾在《四川人是天下的盐》一文中说:”为了捍卫基本的生存权利,四川人一旦刚烈起来,不会输于任何人群。“而在中共所谓”十大元帅“中,就有朱德、刘伯承、贺龙、陈毅、聂荣臻五位是四川人。
    
    近三十年来,特别是在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之后和1998年组建中国民主党运动之后,虽然中共当局对四川的民主运动进行严酷的镇压,将许许多多的民主人士抓捕判刑。但为了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四川(包括重庆)还是涌现出一大批民主人士:张先痴、胡平、廖亦武、刘贤斌、陈卫、陈斌、黄琦、陈道军、谭作人、欧阳懿、佘万宝、胡明君、王森、李必丰、雷凤云、侯多蜀、蒲勇、肖雪慧、冉云飞、莫之许、陈云飞、余杰、刘正有、黄晓敏、许万平、丁矛、张明、左晓环、王怡、杨银波……
    
    对此,现在仍在狱中的著名民主人士刘贤斌曾在《蜀中多义士,如韭割复生——写在黄琦、谭作人被判刑之后》一文中说:“黄琦、谭作人先生进去了,但四川的民间力量并不会因此而屈服,他们会像韭菜一样在被割掉一茬之后又长出新的一茬,他们会以顽强的意志继续推动四川和中国社会朝着自由民主的方向前行。”
    
    无论如何,当中国民众已经从泸州“抗暴”事件联想到“天下未乱蜀先乱”,说明中国民众已经是人心思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大胆预期,中国民主变革的时期必将很快到来。我和每一个中国民主人士一样,期待着这一时刻早一头到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0/2012102211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