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安保难防群体事件
(博讯2012年11月03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时代变革需要公民主导
    
    早在今年6月举行的全国公安厅局长座谈会上,公安部长孟建柱就提出“举全警之力确保十八大安保万无一失”。他强调,“做好党的十八大安全保卫工作,是摆在全国公安机关面前第一位的政治任务。”之后,“保卫十八大!”口号便在中国大陆响起,多地悬挂“坚决打赢党的十八大保卫战”横幅。然而,继四川什邡万民怒砸市委牌子事件和江苏启东数万民众占领市政府群体事件以来,近日随着“十八大”的来临,民众群体抗争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令中共十八大安保防不胜防。
    
    三亚、宁波市群体维权连环出击
    
    从10月18日开始,海南三亚市莺歌海镇,又发生上万民众为阻止兴建火力发电厂持续抗议事件,民众与武警多次对峙,警方施放催泪弹、打人、抓人,并封锁莺歌海镇。紧接着另一起抗议刚刚发生在宁波镇海区,总投资500多亿的PX扩建工程,也引发当地大批村民上访并围堵交通路口。10月25日,宁波市镇海区居民上街示威堵路抗议,他们打着各种标语。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封锁通往镇海城区的主要道路,并派警车在村口拦截,民众与警方发生冲突,多人受伤,有的被抓。10月26日晚上,有越来越多民众加入街头抗议,要求放人并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愤怒的民众掀翻了警车,宁波镇海警方称部分人员冲击国家机关。公安施放催泪瓦斯驱赶民众。几天来,已有上万民众抗议PX项目。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发生如此频繁的民众抗争浪潮,如此群体维权连环出击,再次惊动国内外舆论,国内官方媒体也无法再压制、封锁消息。
    
    10月25日,人民网-环球时报为此发表社评《反对群体事件频发 用综合改革突破重化工立项困境》,该文称:中国民间的“环境恐慌”远未得到缓解,一个传言就能把它点着。10月27日,国内许多网站发布了镇压宁波群体事件的《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公告》。
    
    类似情形最近两年在中国多地频繁发生。大连、厦门曾发生因居民激烈反对PX项目而迁址事件。2007年6月1日,数千名激愤的厦门市民以“散步”的名义,上街游行,反对PX化工项目。2011年8月,辽宁大连市福佳大化PX项目曾因出现剧毒化工产品泄漏危险,导致数万市民到市政府示威游行。此外有关城市管理、疯狂圈地、非法拆迁、移民安置、资源开发、粗暴执法、截访阻访等各种原因引发的群体事件不绝于耳。由此可见,当今中国,民众群体性抗争时代已经到来。
    
    十八大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制机制
    
    今年7月17日,周永康在全国维护社会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高调要求为确保十八大安全全力维稳。会后,各地各部门都层层开会,相继建立十八大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制机制。最近,各地各部门都要求严防群体性事件发生,对“四重点”即重点地区、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人员不稳定因素全面排查,不留死角,不留盲区。尤其强调掌握进京赴省上访人员的动态,对排查出的不稳定因素和隐患建立类似黑名单的“台帐”明细簿。各地各部门都要求专人专岗严防死守,实行24小时监控机制。各地各部门都要签订责任书,十八大期间决不允许发生任何重大群体性事件、重大安全事故和赴省进京非正常上访事件。
    
    日前,一位副市长在2012年全市“十八大”维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稿曝光,透露了对该市建立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制机制的要求。该讲话还杀气腾腾地称:这段时期,都要对各自负责的“进京赴省非正常上访人员、到党政机关集体访、缠访、闹访等异常访人员、以上访为由制造事端,煽动、组织闹事、引发群体性事件,损害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其他公民合法权益的人员,要硬化应对举措,不能无原则让步,有关部门在第一时间积极做好劝阻和劝返工作的同时,公安、维稳等政法部门要依法打击,决不姑息,切实做到敢抓、敢管、敢处置、敢负责任,确保稳控有力,万无一失。”
    
    眼下,中国经济滑坡,股市暴跌,正义沦陷,人权缺失,民怨四起,恶性公共安全事件与民众抗争事件齐头并发,遍地开花。在此严峻形势下,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只能借助于全国部署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机制来“击鼓传炸弹”。
    
    前苏联政权倒台前出现的征兆
    
    面对如此形势,中共执政当局不能审时度势地担当时代变革主角,导致社会现存整合机制不能对社会结构的失衡、各种诉求做出及时反应,于是各群体、个人只能以非常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在这种情势下,由于各执法职能部门被政府推于污染项目、疯狂圈地、非法拆迁、资源开发、截访阻访等等涉及老百姓基本生存权利的第一线,且不择手段地对为平民百姓维权和批判政府腐败的异见人士进行抓捕,致使维护公共安全的执法部门沦为暴力侵害平民百姓的工具。因此公安、城管等部门已经成为民众冲击的焦点,成为社会群体暴力、街头抗争面对的对象,昭示着“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而被统治者也不能照旧被统治下去”的社会管制危机总爆发的前夜。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政治学教授贝辛格曾出版了一本分析前苏联如何解体的书,书名叫《民族主义动员和苏联的解体》。在1987年,前苏联各地发生的群体事件也表现为个别性,并且各地政府都能使用各种方法加以控制,但随着时间推移,蔓延到苏联的各个共和国,推起了巨大的民主运动冲击波。正是在此情势下,一旦苏联高层出现权力斗争,这个冲击波很快就令苏联解体。由此可见,“十八大”安保难防大规模群体事件冲击犹如前苏联政权倒台前出现的征兆。
    
    党的“先进性领导”是个伪命题
    
    今天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一个需要政治大变革的时候了,任何局部性的改良都将事与愿违。如果当今中南海的“改革”,仍困守于维稳的危机管理固化思路,那么只会在推迟矛盾总爆发时间的同时,积累更多的社会矛盾,导致更多的群体抗争事件烽火连天。
    
    眼下,海内外舆论都在聚焦,中国官方媒体在加大维稳力度情势下,又在炒作“改革”议题,导致不少舆论认为,中共十八大后会开启“非毛时代”的政治改革。其实,近些年来中共维稳的一大铁律就是:每当党代会召开之前,都要释放一些“改革”声调与加大严控社会力度同时并举,让民众在被捆绑的绳索之下望梅止渴。因此,不要奢望中共十八大会自掘祖坟,推进普世化改革进程。在维持党的“先进性”与“纯洁性”幌子下,确保中共永世特权与利益不变,才是这次大会毫无悬念的主题。这也就是中国公民正当性抗争浪潮注定要走向社会前台,承担社会变革主角的原因所在。
    
    当今中国的现代化演进从不需要自我授权能够代表全体国民共同利益的中南海“顶层设计”,而是社会各阶层、全体民众顺应世界现代化潮流,在各种利益关系中博弈、对治、平衡中的共同参与。时代变革需要的是公民主导,所谓党的“先进性”领导一向是个伪命题。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1期 2012年11月2日—11月1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0310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