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晴: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1)
(博讯2012年11月10日发表)

    
    
     文/潘晴
    
    一、如何看待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看待连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这是在海内外华人中有较大争议的一个“焦点话题”。范围涉及到:宗教、历史、文化、信仰、民族关系、社会制度以及聚焦度最大的一些问题——如西藏是否“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现代西藏是否在“党的领导下”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西藏民族争取自由的呐喊是否就是要求“西藏独立”?自2009年开始,至今已增加到70多名的西藏僧侣和民众的自焚事件发生,是否是由于中共对西藏的殖民统治,和对藏民族超过半个多世纪来的专制压迫所造成的?藏人自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否属于自我“暴力伤害”行为?信仰佛教的藏民族是如何看待这一古今中外历史上罕见的惨烈牺牲事件?如何从宗教教义以及其信仰内涵的角度来看待这一事件?等各个方面。
    
    对上述问题涉及到的许多方面,海内外各界已经有一些人士出面解读,各种文章陆续见诸媒体,其中也包括中共官方的一些机构和喉舌。中共发言人的基本论调是,对境外的西藏流亡政府和尊者达赖喇嘛进行污蔑攻击和利用媒体歪曲误导社会公众,以及刻意地对自焚藏人的污名化。但在海外华人中(包括异议人士、民运人士),对藏人自焚事件的看法也存在着很大争议。笔者在对这些不同的看法了解之后,愿意就自身的思考和实际感受,来谈谈个人的一些真实想法。由于话题广泛,需要慢慢展开。于是就从藏人连续自焚事件发生后,笔者与友人之间的几次通信开始谈起吧。这些私人通信,本未打算见诸媒体。不过,为了让人们真正的了解、关注和作出评判。笔者认为,只有敞开心扉,如实道来,才能有信!
    
    3月10日是西藏人的抗暴纪念日,笔者在活动现场接受了《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记者的采访,于是写下了一篇记录自己内心真实感受的文章:《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破黑暗的殉道者》公开在媒体发表,第二天,收到了友人的电子邮件来函。内容摘要如下:
    
    老潘:
    
    在网上已经看了你的文章,你已久未写文了,但是一出手就感到并非一般文章泛泛而谈,乃是厚积薄发之作。民运旧人旧事,不死不活,总是走不出一条路来。唯独西藏的抗暴斗争震撼着我们,与之相比我们的民族的精神显得是多么地萎靡。藏民族生生死死都是气壮山河,而我们民族生也好,死也好,没气,没屁,没有一点精神人格,一个悠久历史的民族,被老共弄得如同行尸走肉。和藏人在一起,内心会有一种感受,精神上会有一种升华,所以这些年来,更愿意为他们作一点事。
    
    最近工作生活可好,一切都念兹在兹。
    
    ------
    
    维健
    2012/3/12
    
    下面是我的回信
    
    维健:
    
    看到你的留言很欣慰,停笔已久,这次是真想说些什么了。不为了什么,只是赤裸地来面对自己内在的“我”。我不敢说是什么良知,与这些殉道者相比,我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一个生命的意义存在,真是卑微的很。在真正直面生死的问题上,我知道,我,也许还有许多人,离上帝,或曰那无限的终极存在,不知道有多远。
    
    近两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淡淡地在看着人世的变迁。我知道,我的心已很累,已经厌倦了那些没气、没屁、且没格、没品的人与事。你说的对,与藏民族气壮山河的生生死死相比,许多事情不提也罢。你只要想一下,连所谓追求真理与普世价值的民运,其中又有多少藏污纳垢?甚至某些热衷地作秀也早已沦为中共的“维稳项目”了。其实,我这个人并不适合参与政治,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无非是基于良知使然。当然,也可以解释成命运使然,特别是站在佛教命理轮回的角度而言。我内心很清楚,等待我的归宿是“空门”。对于“红尘”,我已内心无求,余下的只是消业还债了。
    
    雪域燃烧着的火焰,拷问着我们所有人的良知。与我们已习惯的旧人旧事相对应,才会真正懂得信仰的内涵是什么。信仰绝不是矫揉造作的政治人物们用来作秀的装饰物。藏民族的苦难也绝不应该是投机者们用来营造所谓政治资本的功利取舍。信仰是一种负重、一种承担,一种需要用生命来完成的终极之旅。
    
    ------
    
    别不多谈,望保重!
    
    潘晴
    2012/3/12
    
    第二封来函是笔者在中共十八大之前,一周内有五名藏人自焚的消息传来后,悲愤伤痛之中写下了一首诗《送别》——祭雪域英灵。而后,一名远在中国大陆的朋友给我留了一句话,画龙点睛的提到了一个佛门弟子的悲悯情怀!引出了笔者内心这一段时间来,发自个人精神内省的一份自白,现摘录如下:
    
    野火致意
    
    潘兄
    ------到底是佛教徒,诗中愤慨之余还充满了悉伽牟尼佛的悲悯情怀!
    
    野火
    自由的价值高于一切!
    2012-11-9
    
    我的回复如下
    
    野火兄:
    
    澳洲一别已有多日,谢谢你的留言(包括上一次)。而且,我发现你的观察,敏锐、到位。在此谢过!
    
    连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对我内心的震撼是难以言表的。为此,我不久前写了《生与死的震撼》一文,袒露了我对生命意义与价值的理解。在哲学意义上,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是无法真正理解和描述死亡的。藏人自焚事件,不光是展现了一种对信仰和自由的追求。更是在“生与死”这个生命本源的终极意义上,考问了我们所有人的良知和对生命的态度。我觉得,对于缺乏生命终极关怀的国人来说,如能在这一千古未有的惨案中,透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死观”。才能真正的理解,为什么藏人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庄子曾说过两句很玄的话:「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见独,而后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对于信仰佛教的藏人来说,透过直面死亡的考验,产生了普度慈航的宗教愿力。透过慈悲利他的精神觉醒,揭示了一种博大、深邃的宇宙生命观,展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及创造生命的价值。因而给了我们一种启示:在哲学意义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死亡,体会与接纳死亡,进而体验生命,才能承担起生命的责任来。
    
    藏人的悲壮献身,使我开始理解,对于一个真正追求自由价值的人来说(无论是在宗教、信仰、文化、哲学、人格、尊严等方面),失去自我比死亡本身更为可怕,正视死亡的存在,真实的面对死亡,跳脱死亡的枷锁,才能让个体的生命赋予意义,并思考生命的价值。如果我们能坦然无惧的面对自己的“生与死”两大问题,生命中才能展现个人的生死自觉及生死智慧。
    
    一个民族,如无真正的心灵拯救,是无任何希望可言的(当然,我指的是精神层面)。在这一点上,我为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国人汗颜。下面唯色写下的话语已表达了一个民族的决心: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句話最近老在我的腦海裏回轉。現在越來越多英勇的藏人在對中共說”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樣的勇氣,這樣的決然,中共你不怕嗎?
    
    藏民族悲壮的救赎之路,震撼了我的灵魂!也拯救了我的良知!让我懂得了如何去面对“生与死”。也因此,我认同野火兄的看法:在如何理解生命的意义上,自由的价值高于一切!雪域燃烧的金色火焰,让我重新理解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著名诗句:
    
    不自由、毋宁死!
    
    潘晴
    2012/11/10
    于澳洲悉尼
    
    笔者公开这两份通信往来,是希望真实的表达一个愿望,既苦难深重的藏民族,需要这个世界上有更多的人来了解、关注、声援和帮助。我们每一个人也许只能做一些很小、很微弱的事情,但只要我们用心去做,涓涓溪水终能汇成江河。
    
    笔者还有一些更重要,也更深入的思考,包括目前在海内外一些颇有争议的话题,今后还会和读者进行交流。原因无他,因为无论是汉人还是藏人,我们都同属人类的一员。从更深的意义上来说,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无论是从道德良知、生存需要、环境资源、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民族、文化、地缘、生态、水源、物种、环球气候影响等多个方面,西藏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未来的“诺亚方舟”。因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人们终将发现:保护西藏的文化、宗教、信仰、和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是整个人类的共同需要!
    
    请关注第二部分:
    
    如何从宗教教义与精神内涵上来看待“藏人自焚事件”
    
    (第一部分完)
    
    
    潘晴
    2012/11/10
    于澳洲悉尼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1022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