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朝关系历史渊源与未来走向
(博讯2013年12月20日发表)

     据朝中社14号报道,处决张成泽后,金正恩首次公开露面,视察了朝鲜人民军设计研究所。陪同的有人民军总政治局长崔龙海、人民武力部部长张正男、劳动党中央副部长黄炳誓。就此,崔龙海替代被处决的张成泽,成为朝鲜二号人物。
      张成泽被处决后,国际舆论议论纷纷。从韩国媒体更是流出李雪主与张成泽“有染”,并且朝鲜九名副总理中,有两名逃亡北京可能获得中国政府庇护传言。为此今天遭到朝方强力反击。一时半会两国口水战还将继续。由于朝鲜舆论受到严格管制,韩国新闻便成为人们了解朝鲜政局动态的第一窗口。韩国媒体近日又分析,金正恩可能会着手铲除曾经与他争夺继承权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韩联社指出,金正恩成为金正日接班人之后,曾经两度派人暗杀移居海外的金正男都不成功,为此也受到张成泽出面阻挠。不过如今张成泽这面挡箭牌消失,金正男的人身安全可能会遭遇巨大威胁......
       对于上述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重复过去的老调:“我们注意到了相关报道。这是朝鲜内部事务。作为友好近邻,我们希望朝鲜国家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幸福。中方将继续致力于推动中朝传统友好合作关系向前发展。”“我们致力于与朝鲜在友好互利的基础上来开展经贸关系,促进互利合作,我们希望这种关系在健康持续的轨道上向前发展。”
      对于中国政府这种太极式忽悠,笔者整理出来的“关键词”有内部、正常、共同、互利、健康、持续等模棱两可词汇,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句话:中国政府是以不变应万变。
      “不变”当然好,稳定压倒一切;“万变”当然不好,反而会危机自身。中国有句老话,“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汉书·董仲舒传》)我们把它扩展到今天,就是“祖宗之法不可变”(司马光《资治通鉴》),也就是坚持意识形态路线不动摇。但是,坏就坏在这个客观世界往往不会以人的主观意志决定,也就是说,变化是无处不在、无所不成的。为此,笔者野渡人只好玩穿越,通过对历史上中朝关系演变分析比较,通过两国政治、两国政府间交往之恩怨情仇,剖析中朝关系未来走向。
      笔者将中朝关系划分为四个历史时段,通过不同时段国家关系、政府交往和民间交流来具体分析。它们分别是:隋唐至清代前期中朝关系;晚清至1949年代中朝关系;新中国到改革开放后中朝关系;新世纪中朝关系。
      隋唐至清代前期中朝关系
      由于历史原因,特别是地缘政治原因,朝鲜与中国关系都是以“藩属国”与“宗主国”定位存在的。华夏历史5000年,源远流长,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哲学等等各方面都是四方各“藩属国”所顶礼膜拜的。但是,当我们翻开朝鲜的历史,特别是打开历史上中朝交往画卷,却出现了一种诡异现象,甚至区区朝鲜小国,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此事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1、隋炀帝三征高丽失败,最后导致大隋灭亡
      高丽本是箕子所封之地,汉、晋时皆为所辖的郡县。对于朝鲜过往的历史,不是本文重点,笔者不再赘述。至六世纪,高句丽王国终于占领了东北的辽东、玄菟、乐浪、带方四郡土地,“东西二千里,南北千余里”,领土扩大了十倍,人口也大大增加了,隔辽河与中国相望。高句丽已成为东亚地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强国,已具备与中国争夺东亚霸权的潜力,直接威胁中国的复兴。
      为此,向来热衷集中力量办大事、好大喜功的隋炀帝,借口高丽不遵臣礼,三次御驾亲征,聚重兵讨伐高丽。
      炀帝三次对高丽的战争,隋朝损失巨大,具历史记载每次战争动用部队都在百万,前后动用了数百万军队,劳民伤财,最终因为不懂军事和不恤百姓而失败。隋朝在发动第三次征伐之前国内的起义就已经很普遍了,可惜当时的杨广已经失去了理智,最终导致了亡国的命运。
      唐朝屡次征战高丽,客观制造了盛唐历史转折
      高句丽虽然向新成立的唐朝朝贡,但实际上却对唐朝怀有敌视态度。为此,唐太宗自灭突厥后,便出兵侵略高丽。此战虽重创高句丽,最终却未能灭亡高句丽。但这战的意义还是重大的,这是自三国时期毋丘俭攻破高句丽屠王城以来上百年中国军队第一次真正战胜高句丽人,收复了今天辽宁一带很多南北朝时期被高句丽夺取的土地,为今后唐朝彻底征服高句丽打下了坚实基础。
      唐太宗父子六次征伐,历经隋、唐两朝,凡七十余年,征十次,到唐高宗时终于取得胜利。但好景不长,后来的“安史之乱”爆发据说也与征讨高丽有关,成为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节点。总结隋唐历史,征伐高丽,隋唐两朝,两代父子皇帝都不遗余力干过。先是隋朝隋文帝一征,接着是隋炀帝三征,再接着唐朝唐太宗三征,再到唐高宗三征,历经七十余年,前仆后继,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强大的隋朝与唐朝,可谓是中华盛世。两朝4个皇帝,为何对高丽征战乐此不疲,以至于导致祸患无穷耗费无数财富,牺牲无数将士也在所不惜?难道真的是中华王朝皇帝为追求个人功业,耀武扬威吗?真正原因是什么?其实,无论隋政府还是唐政府,或更早的北魏政府,最终目标都想以中原为根据地,实现全国统一。而作为中原王朝属国、处于半独立状态的高丽为不被中原王朝政府所重新收归、统一,总是千方百计地阻碍中原的统一全国大业。这就是中华王朝前仆后继、坚持不懈征伐高丽的根本原因:高丽竟然一直是阻碍、阻挠中华统一的反动力量。
      明、清(前期)两代朝中关系回归正常
      宋代中朝关系基本沿袭唐朝传统,未有什么战事。元朝时代高丽当然更不敢“乱说乱动”。明朝建立后,高丽国继续投靠蒙古,但其大臣和百姓都不愿意。于是高丽的大臣李成桂在大臣和百姓的拥护下推翻了高丽王朝,建立了新的国家。李成桂完全倒向明朝,抵制蒙古。他向明朝称臣进贡,并请皇帝给他的国家起名字。于是朱元璋正式为其定国名为朝鲜,任免李成桂为“权知朝鲜国事”。后来任命他的儿子为朝鲜王。相当于明朝的郡王。从法律上说,朝鲜国是明朝的一部分,明朝政府委派朝鲜王统治朝鲜。所以每个朝鲜王即位的时候都要经过明朝批准。朝鲜大臣其实也是明朝的大臣。当年还有过朝鲜国王不忠于明朝而被大臣废除的例子。
      在清兴起以前,朝鲜与明朝保持着传统的亲密关系。可是随着满清强大,l636年,皇太极率兵新征朝鲜,攻占朝鲜京都汉城,朝鲜李氏国王在国家存亡之际,迫于无奈,接受了清军的条件投降,停用明朝年号,断绝与明朝的一切交往,并奉清朝为宗主。
      晚清至1949年代中朝关系
      1、日本入侵朝鲜,甲午战争改写中朝历史
      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把侵略予头指向朝鲜,于1876年2月26日迫使朝鲜签订了朝日“江华条约”。“江华条约”明显暴露了日本排斥中国在朝鲜“宗主权”的野心。此后,日本加快了侵略朝鲜的步伐,先后酿造了1882年“壬午兵变”和 1884年的“甲申政变”。虽然由于清军的迅速行动平息了这两次事变,但日本还是趁此迫使朝鲜签订了1882年的《仁川条约》和1885年《汉城条约》,扩大了日本在朝鲜的侵略权益。
      对于甲午战争爆发,史学界基本公认与日本侵略朝鲜有关。正是当年清政府不堪朝鲜为日寇所霸占而奋起与日本一战。但是,甲午战争清军战败,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确认朝鲜“独立”。从此清朝与朝鲜的宗藩关系结束。
      袁世凯朝鲜练新军出道,一代枭雄最后葬送辛亥革命
      袁世凯崭露头角,是自朝鲜开始的。袁世凯最初的500新军,就是在朝鲜平壤炼成,并由此博得“知兵”好名声。为此后来,荣禄改派袁世凯到小站督练新建陆军。袁世凯从戎发迹,对军队的重要性有深刻的认识。他深知有兵就有权有势的道理,一生重视筹饷练兵,挟武力以自雄。从新建陆军到武卫右军,再到北洋新军,袁世凯共编练了7万多新军,占当时全国新军总数的一半以上,是中国第一支真正近代化的军队。
      然而袁世凯为人狡诈多变,善于投机钻营,加上他掌握军权,直接导致孙中山被迫禅让大总统职位,以至于最后其改称皇帝,复辟帝制,辛亥革命就此失败。
      朝鲜半岛冷战局面,奠定朝鲜东亚“火药桶”地位
      从“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中国人民经历15年浴血奋战,最后在同盟国美国、苏联帮助下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为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创造了条件。中国军民的抗日战争,与朝鲜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一脉相承的。金日成当年就是在中国和苏联接受训练,在东北与长白山一带组织抗日的,而且,后来朝鲜的所谓正规军,也同中国政府颇有渊源。
      日本宣布投降后,金日成在苏军保护下返回朝鲜北部,并于1948年建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1947年,中方抽调吉东警备一旅二团的两个营计1200人“送回朝鲜”,支援金日成建国、建军。1949年初,金日成谋划武力统一南北,但手中兵力明显不足。金日成派遣朝鲜人民军政治部主任金一秘密访华,请求军事支援。金一向中国方面提出,能否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编成中的朝鲜族师移交给朝鲜人民军。当时,林彪四野编制内共有3个朝鲜族师,这些朝鲜人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加入东北抗联和后来的四野的,是一支经历了长期战火考验的虎狼之师。毛泽东表示无条件的满足金日成的要求。7月20日,原“四野”的164师和166师携带全部装备,齐装满员,进入朝鲜,编为朝鲜人民军第5师和第6师。1950年1月,中国南方战事基本结束,而金日成的战争准备已经箭在弦上,他催促中方按毛答应的,把四野156师和其他部队中的朝鲜族士兵改编组成一个步兵师,辖两个步兵团、一个机械化旅和一个摩托车团,尽快移交给北朝鲜,并派遣人民军作战部长金光侠到中国接收部队。
      从此后,朝鲜政府才有了今天的军队。也可以说,金日成就是凭借这些本钱发展壮大,在后来美苏两个世界的冷战中,以“三八线”为基准,最后奠定了朝鲜半岛东亚“火药桶”地位。
      新中国时代到改革开放中朝关系
      1、朝鲜战争是错误时间错误地点一场“错误”的战争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斯大林迫于美苏两个阵营的国际军事政治斗争压力,不变亲自出马挑战美国,便把祸水引向中国。毛泽东接过历朝历代“宗主国”与“藩属国”之烫手山芋,拼全国之力发动了朝鲜战争。现在历史终于真相大白了,那场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战争,并不是什么“正义”战争。这场源自于“三八线”,终止于“三八线”的战争,三千里山河涂炭,数百万生灵丧命,原本就是金日成发动的幻想意识形态专制统一朝鲜半岛的内战。
      不管当局今天如何忽悠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意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政府当年完全被斯大林所操纵,成为两个世界争斗中的傀儡。战争造成我们整个民族无法弥补的创伤:第一是当局错误估计美国占领朝鲜后必然入侵中国形势,犯了战略性错误;第二是毛所谓帝王“宗主国”思想左右,为“藩属国”争名分不遗余力,混淆战争道义原则;第三是执政当局漠视经济建设,视国家财产为儿戏(“打烂了,大不了就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毛的意思,彭德怀语);第四是上百万热血男儿血洒疆场,造成一个民族永恒的伤痛(蛋炒饭故事也算例外);第五是中国政府从此奠定向苏联“一边倒”意识形态政治,这个错误导致60年后直到今天改革开放还在忽悠“摸石头”;第六执政当局自决于自由世界国际社会,几十年遭到联合国制裁排斥,给中国经济、政治、文化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
      金家世袭帝王制度,造就白眼狼政府
      朝鲜战争不管在进行当中还是结束以后,金日成为了巩固统治政权,先后迫不及待对中国的“延安派”和苏联的“莫斯科派”已及部分元老“游击队派”进行了清洗,很多与朝鲜军民并肩作战的异国兄弟甚至成为刀下之鬼。比如对待“延安派”的朴一禹、金雄、方虎山等人的整肃,对主管经济工作的“莫斯科派”朴昌玉和金一(“游击队派”)的疯狂打压。还有所谓“八月事件”造成朝鲜内阁尹公钦、徐辉、金刚、李弼奎等“延安派”潜逃中国。毛泽东当时对金日成的做法极为不满,直接指责金日成还是搞斯大林那一套,一句反对的话都听不得,谁反对就杀。
      之后的金家有奶便是娘,当年投靠苏联经互会,就贬低中国,苏联解体投靠中国就大骂俄罗斯;中国援助多了就眉开眼笑,援助少了或者搞有偿援助就侮辱中国——一个典型的白眼狼政府。
      中国政府无偿援助,金家王朝得以苟延残喘
      朝鲜战争期间和战争之后,中国政府人力、物力、财力无偿对朝鲜援助,很多志愿军战士甚至脱下军装或者说穿着军装就直接参加了朝鲜经济建设。几十年来,到底援助了多少,肯怕是天文数字。官方一笔糊涂账,民间更是云里雾里。笔者这里只是略举例几个数据:
      中国现在可以说是朝鲜金氏家族政权的主要输血者——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主要以粮食、化肥、石油为主,朝中年贸易额约在20亿美元左右,相当于朝鲜年度GDP的10%。毫无疑问,中国是朝鲜最为重要的贸易伙伴。根据中朝《1971年—1976年相互供应重要货物协议》,中国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石油。1976年至1979年间,中国每年以优惠价格向朝鲜提供100—150吨石油,占朝鲜石油需求量的30%。从1991年开始,中国就取代苏联,成为对朝原油供应的唯一支柱。中国每年要对朝输送石油50万吨左右,占朝鲜进口石油总量的80%。
      至于粮食援助,1994年7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去世后,中国就一次性向其提供了10万吨粮食的无偿援助,被朝中社称赞为“兄弟情深”。中新网《解密中朝边境往来者》的报道指出:“从1995年到1999年10月,中国向朝鲜提供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又无偿支援了52万吨粮食。”对朝鲜的粮食援助,使中国从2005年起一直位居世界三大粮食赞助国之列,排名仅次于美国和欧盟。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2005年,中国援朝粮食达53.1万吨,占当年国际对朝援粮的92%。
      另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结论是:从1990年到2005年的15年间,中国对朝鲜援助就可能高达15亿——37.5亿美元之间。这约合当前西藏半年的GDP。而美国国会研究所引用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国际粮食援助信息系统数据也给出了一个统计:从1996年至2009年间,中国对朝鲜粮食援助总计约为345万吨左右。占到世界援助总额的26.9%,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略超过韩国的26.5%。
      新世纪的中朝关系
      1、中韩建交导致两国关系恶化
      中国政府迫于改革开放国际压力与韩国正式建交,此事激怒了金家王朝。在金日成主导下,朝鲜国内掀起了反华排华浪潮,最直接的后果是许多志愿军坟墓被毁甚至连毛岸英墓都受到殃及。为此震怒了中国政府。后来好说歹说,加上利益诱惑,朝鲜政府才放弃错误回归正轨。
      苏东波解体后,朝鲜政府也许自身感到危机重重,不得不再经济上依附中国政府,特别是粮食和能源问题,长期靠中国政府豢养。但是也许是所谓“白头山血统”,或者是历史上的所谓挑战中国本钱,金家王朝向来不服输,也咽不下眼前这口恶气。于是乎,在国际社会给中国添乱,“六方会谈”为中国设障碍并最终退出会谈,造成中国政府颜面扫地,特别是三次明目张胆的“核爆炸”,更是炸得中国政府灰头土脸无颜见人。
      金三胖整肃张成泽是在向中国挑战
      按照中国政府的既有思维,卖血不如造血,屡屡无偿援助金家政权,主要也就是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如果朝鲜能够改革开放,发展经济,走特色道路,自然是再好不过。为此中国政府不遗余力拉拢朝鲜“亲华派”,幻想通过他们影响朝鲜政治走向。张成泽就是典型的“亲华派”代表人物,老大金正男也是中国政府的可靠人选。
      然而,中国政府内心“小九九”完全没有逃过金正日的法眼。他当机立断授权三儿子金正恩接班,打乱了中国政府的美梦,接着今天金正恩痛下杀手,亲姑父张成泽魂归异乡。就此中国政府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令人玩味的是,金三胖不但在张成泽判词中模仿中共遣词造句戏弄本朝,而且在文字中明目张胆指出张成泽就是千古罪人、十恶不赦的卖国贼,而他所出卖的对象就是中国政府。如此来说,本朝政府在国际社会脸皮卖尽,当局那个悔啊——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历史是一面镜子,当我们一页页翻阅中朝关系画卷时,无不发现其中带血的和肮脏的部分。作为普遍的“宗主国”与“藩属国”关系,古代历史上,朝鲜政府很多时候都是不把中国政府放在眼里的,为此还演绎出跌宕起伏的战争故事。即使是在“藩属国”时代,朝鲜政府也多是面和心不合,时刻为自己家族私利着想。那么在现代社会,朝鲜政府的桀骜不驯,朝鲜民族(包括韩国人)的狂妄自大我们就很好理解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朝鲜政治与中国现代政治的恩怨情仇,这里也不得不提及一下。历史上中国政治多受到朝鲜政治影响,比如甲午战争,比如辛亥革命,比如朝鲜战争,这些上文都有谈及。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政治大局,同样也可以说受到朝鲜政治的逆向影响的,比如当年华G锋被夺权,比如后来赵Z阳的下台,都与他们最后出访朝鲜息息相关。前车之鉴,以至于后来的当权者访问朝鲜都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中朝关系未来如何定局
      朝鲜问题,不管在历史上还是现实中,对中国政府都是如鲠在喉,就连无比英明的唐太宗都吐不出这块刺头。今天金三胖的倒行逆施,肯定又会拿出其杀手锏——核爆炸来要挟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他是必然会这样做的。难道中国政府就只有含冤受屈、忍辱负重的份吗?
      笔者野渡人认为,新世纪中朝关系发展必然有“极左”、“偏左”、“极右”三种结局供列位参考。
      其一,朝鲜“极左”路线发展结局
      以“主体思想”、“先军政治”、“白头山血统”为代表的金家王朝统治模式,是其三代世袭所总结出来的愚民纲领,万万丢不得。今天金三胖之所以敢于在国内搞大清洗,就是源自于其思想体系长期愚民的效果。无论是过去的帝国,比如德国帝国和苏俄帝国,还是今天的金家王朝,都是用恐怖政治实现其统治的。朝鲜恐怖政治,在国内搞愚民恐怖统治,在国际搞核讹诈恐怖政治,与其他恐怖帝国是异曲同工的。现在问题是,没有希特勒日耳曼帝国威风,没有斯大林红色帝国雄风,他金三胖区区小人如此闹腾,其底气从何而来?
      当今社会是强权政治说了算,这点大家都赞成。但是朝鲜弹丸小国,却敢于屡屡玩弄中、美两个大国,挑衅国际社会,问题却不是那么简单。作为意识形态桥头堡和地缘政治分水岭,朝鲜过去、现在、将来都是本朝政府的“护身符”加“救命符”。所谓“护身符”者,维护意识形态领域政治需要也;所谓“救命符”者,保护地缘政治国土安全需要也。历史上如此,现在同样如此。这就是金三胖敢于叫板中国政府,并通过中国政府抗拒国际社会的本钱。
      朝鲜金家政权极左政治发展结局,和平的话,大家相安无事,日子继续混下去,就像“摸石头”一样。三胖子也就是在自家园子里闹腾闹腾。另一种结局,弄得不好的话,按照朝鲜金家政府向来白眼狼个性,一个原子弹扔到北京,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一个完全无视国际规则,没有法治约束的恐怖政治独裁者,谁知道明天他还会干什么?而与中国、日本、韩国干仗是朝鲜政府历来选择。
      其二,朝鲜“极右”路线发展结局
      金正恩曾经留学瑞士,对西方物质精神文明理解比起乃父之辈来说,肯定会高一个层次。我们从三胖迷恋美国体育文化,崇尚西方物质生活,就可以略见一斑。因此来说,三胖子反水,投向韩国、美国怀抱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其骨子里来说,笔者更相信其具有这个可能。
      现在的问题是金三胖受到各方面制约,眼下尚不敢搞颜色革命。这些制约中,首先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制约因素。这是最要命的因素。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政治都是主要制约力量。其次当然是来自朝鲜意识形态遗老遗少的制约。这个力量也不可小觑。其三是来自封建世袭政治的需要。因为一旦颜色革命,民主宪政首先就是要革掉专制独裁的命,这当然是最致命的打击。
      但是,当我们把问题从反面来看,朝鲜政府向“极右”路线发展,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三胖子对张成泽的清洗,实质上就已经摆脱了朝鲜遗老遗少的控制,并且也摆脱了中国政府的控制。就此来说,一个毫无约束的专制独裁者,只要美国政府与之达成某种保护王朝人权、经济利益不受损失契约,作为意识形态体制交换的条件,朝鲜颜色革命立马完全有可能变现。
      其二,朝鲜“偏左”路线发展结局
      所谓偏左路线,就是走今天中国的改革开放特色之路。既然地缘政治原因,决定中朝关系是一对欢喜冤家,那么我们必须正确面对。过去有一种论调,就是中国政府有意阻扰朝鲜经济发展,因为根据历史上的“管仲陷阱”理论,只有一个政治、经济各方面资源都短缺的政府,才能听命于本朝,这样一张一弛施舍与掠夺,才能培养一个完全听话的奴才。
      今天中国政府显然已经从过去那种愚梦中惊醒了,过往那套鬼把戏已经完全被朝鲜当局识破,已经再没有贩卖之处了。为今之计,必须把朝鲜政治引向特色道路,才能达到所谓“环球同此凉热”。
      从金正日、金正恩骨子里的傲气来看,搞策反工作难度太大,三胖子今天的举动,更是宣告了这种思想的破产。于是乎,培养接班人,另寻替代者,成为当务之急。这就是坊间流传金正男替代金正恩的版本原始出处。但是,今天三胖子已经识破了中共这个套路,并且将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安在张成泽头上全民全党共诛之,而且已经接二连三对金正男进行暗杀实施。为此对于中共来说,时日恐怕不多了。
      其实中国历史上玩“狸猫换太子”游戏比比皆是,对于“藩属国”来说,就更是小菜一碟了。历史上就有过朝鲜国王不忠于大明王朝而被大臣废除的例子。所以说只要中共政府强力施压,或者搞宫廷政变,没有办不成的事。
      结论:
      朝鲜的问题,其实说透了就是中国的问题。野渡人认为:短期内朝鲜在经济,政治方面还得依靠中国,中国在朝制定外交策略时还会有影响力。但是长期看,金三胖将会利用中国,或者说将我国强行捆绑在其外交战略上,直至其外交环境(核保护伞)发生根本改善。所以为今之计,中国政府要密切注意朝鲜政局的一系列变化,不可轻易被他拖下水!历史上高丽一直是阻碍、阻挠中华统一的反动力量,那么在今天中华民族统一大业面前,朝鲜会不会变成新的阻碍力量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在目下特色道路游戏规则之中,也许朝鲜金家政权对当今权力政府更好。因为中国政府的国际地位,过去和现在几乎都要依靠朝鲜闹腾来提高。试想一下,过去的韬光养晦无所作为政治,中国政府在国际上从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加上所谓不结盟政策,国际社会从来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去招惹人家,别人也不会来讨好你。现在好就好在,金家班子国际上一折腾,“六方会谈”的召集终于使我大中华扬眉吐气,可以与美国苏俄平起平坐,享受到了做世界大国的威风了,其脸面何其光彩?于是乎,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三胖子的。
     来源:天涯论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2008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