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博讯2014年05月21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来源:《公民议报》
    
     5月8日,高瑜通过央视悔罪的镜头将这位失踪了半个月的资深媒体人再次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一次跟以往不一样,高瑜不再仅仅是名声在“外”,而 是举国皆知,在国内是舆论焦点,在境外更是舆论焦点,只是,内外媒体对其评价冰火两重天,一边视其为“汉奸”、“卖国贼”,一边视其为“民主斗士”、“巾 帼英雄”。
    
     高瑜虽然在“六四”之后便成为了与体制内咫尺天涯的遗野贤珠,但因为其先前积累的人脉,仍然可以在了解高层动向方面做到“春江水暖鸭先知”。她因为 身份敏感,无法在国内媒体上发稿,但互联网时代为她大开方便之门,足不出户便可以饱览天下大事,也可以通过境外媒体臧否人物。境外多家媒体都成为了高瑜展 示知识分子良知和勇气,以及披露高层秘闻的一个舞台。
    
     高瑜秉笔直书、知无不言,既有知识分子良知的驱使,也同样少不了“为稻粱谋”之无奈。纵观其作品,不论是报道还是政论,于法于理都无可厚非。新华社 和央视报道指其泄露了国家机密,只能是欲加之罪的借口。当今中国官场,最为流行的学问其实是《厚黑学》,要打击高瑜,似乎可以证明其有罪的唯有“泄密”一 项,而这一罪名量刑比较高,十年起步,足以让高瑜这位古稀老人结束写作生涯,不再对中南海评头论足。
    
     官方喉舌所言的“机密”当是 “9号文件”无疑,即使“9号文件”真为高瑜所披露,也与泄密无关,因为该文件在被海外媒体全文报道之前大致内容就广为人知。即使真的算是机密,高瑜之泄 也用不着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她不是中共党员,无保守党内机密的义务。可见,指控高瑜泄密荒唐至极,让她在央视示众,不仅无法证明她有罪,反而证明中国法制 形象之惨不忍睹。
    
     当局深知高瑜在民间之威望,仅仅进行秘密抓捕和审判,并不能堵天下人悠悠之口。于是,祭出污名化的杀手锏,那就是想方设法地让其在央视上露脸,向官 方和观众低头认“罪”。电视上被遮住脸颊的高瑜,只要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那不是替身,而那悔“罪”的言辞也的确是出于她本人之口。只是,熟悉高瑜品性的人 都不相信高瑜是真心诚意地认“罪”,她的屈服一定是另出有因,要么是被严刑拷打所致,要么就是为了保护爆料人和家属。
    
     警方指控高瑜泄密,经官媒报道,国内不知情者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但从那新闻跟帖中对高瑜千遍一律的“卖国贼”、“汉奸”谩骂来看,高瑜对于执政当局 而言是多么的重要,拿下她仿佛去了一块心病。于是,将其作为一个再好不过的杀鸡儆猴棋子,并发动各地的“五毛”群起而攻之,过滤掉一切正义和理性的声音, 让谩骂和诋毁之声占绝对主流。在意识形态领域,拿下谁或许都没有比拿下高瑜更有震慑力的了。
    
     常言道:“天机不可泄露”,李淳风为李世民推演后事,开始时以此为由拒之,直到李世民保证只入他一人之耳,并带李淳风到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高楼之 上,李淳风才敢娓娓道来。高瑜所写所言,不是未历之后事,而是已经之实事,原本只有极少数人知晓,等她大笔一挥后便不再是秘密。对于遭其披露的高官而言, 高瑜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从这种意义上讲,高瑜锒铛入狱只是早晚的事情。
    
     回眸高瑜最近这一年的作品,很多都是不同凡响,其中,《竟无一人是男儿》、《习近平怒拔尚方剑》等文章一问世,便在海内外掀起了轩然大波,习近平的 开明形象开始在很多人心目中崩塌,而习近平将要实施的“打虎”计划则广为人知。以泄密为由打击高瑜显然只是一种策略,打击她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泄露了 一系列“天机”。“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要将一介平民高瑜下狱,岂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曾几何时,习近平给人带来了期望,除了初登大位时的豪言壮语之外,更因为其父习仲勋那敢于杀出一条血路的改革派形象。然而,虽然中国有“虎父无犬 子”、“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观人传统,但很多时候,父子秉性却可能相去天渊。习近平登基之初,的确不乏一代雄主之气象。只是,待到其党政军三权独揽之后, 与知识分子的蜜月期便宣告结束。净网行动将一个个大胆敢言的高级知识分子送入了牢笼,而原本已经热火朝天的互联网则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顿时奄奄一息。直 到高瑜的几篇有关习近平的文章问世,很多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出于圣意。
    
     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虽然在《讨武瞾檄文》当中将武则天说得一无是处,但武则天在看到该檄文时却毫无愠色,当看到“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 谗,狐媚偏能惑主”两句时更是开怀大笑。之后不仅没有下令诛杀骆宾王,反而责备臣下不重贤才。可见,即使是武则天这样的一代女皇,也不乏宽广的胸襟和求贤 若渴的情怀。只可惜,从古至今,在数不胜数的君王群体里,有几人能跟武则天同日而语?
    
     高瑜锒铛入狱,多半是北京警方受意而为,至少也是揣摩上意而为。当今圣上习近平曾经放言“执政党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高瑜之境遇,不知道让那些原本对习近平寄予厚望的人们情何以堪?高瑜年届七旬,身体状况堪忧,倘若被判十年或以上重刑,无异于杀人灭口。
    
     历史上,汉武帝曾轮台罪己、宋太祖曾定下士人不可杀的铁律,习近平或许没有汉武帝罪己的那般勇气,但并不缺少不对知识分子以言治罪的权力。抓捕高瑜 可谓人神共愤,此时此刻,习近平若能下令无条件释放高瑜才是明智之举。否则,天下人心将进一步流失。不尊重民意和顺应世界潮流,即使党卫军再强大,维稳措 施再周全,也终将无法避免王朝更迭的历时轮回。
    
     2014年5月13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5/2014052115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