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从收容教育的废存到无望的改革
(博讯2014年06月12日发表)

     边界 媒体人
    
    
    6月初,来自法学界、律师界和媒体的数十人在北京召开研讨会,针对艺人黄海波因嫖娼被收容教育一案进行讨论,会后发布由著名法学家江平、应松年等领衔的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建议书,建议废止该项制度。事有凑巧,也就在近日,内地媒体发布消息称,国家相关部门目前对《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的存废或修订等问题正在进行调研论证。
    
    这可能是收容教育制度第一次得到如此密集的外界关注,尽管其存活年份已不短。或许是由于收容教育制度相较于其他恶劣影响更广泛的苛政,其涉及人群范围不大。与之近乎是罪恶同源的劳教制度,在延宕超过半个世纪后终被废除,收容教育(以及与之同类的收容教养、强制戒毒)等制度,却依然可以处之泰然,淡定应对外界的非议。这不能说不是内地现有制度体系缺乏最起码反省力、纠错力的表现。
    
    十几年前,大学生孙志刚死在流浪人员收容遣返制度下,经由媒体曝光,引来法律界、以及社会各界的激烈反应,最终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里得到国家层面的回应,或多或少被视为朝野互动的一次经典案例。但现在看来,收容遣返制度被废止后,国家肆意侵夺公民人身自由的状况并无根本改观,黑监狱依然遍布各地,包括最近被废止的劳教制度,此前屡屡遭受劳教侵害的人群,现在面临的则是范围被无限度放大的口袋罪侵害。寻衅滋事,成为中国内地警方又一个最称手的兵器,几乎所有为官方所不喜的行为,都可以套用寻衅滋事的罪名肆意关押,并由幕后黑手掌握「抓或者放」的节奏,令整个中国的肃杀气氛,到达又一个新的高度。北京、广州乃至全国各地,抓捕律师、学者、网民的步子在加快,口袋罪条款成为威吓公民的便利武器,屡试不爽。
    
    直到现在被热议的收容教育,是否还有必要重复该类制度的反法治实质?非经法院宣判,中国公民就可以被警方随意剥夺人身自由长达数年的时间,它的名义可以是收容教育、收容教养,过去还有劳动教养等等,这无疑是警察国家色彩依然明显的证据。而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对于这些明显有违国家法治原则的弊政、苛政,对其存废的讨论依然敏感,甚至真的还需要一次又一次重复,同样的bug需要反覆的呼吁。这只能说明,目前的国家机制对于制度对错的辨别,要么已经丧失起码的能力,要么则是靠着狂妄的自信在支撑——明明就是错的,他不改,民众又能奈他何?
    中共十八大至今,各项治理从思路到手段的表现,所展示给世人的形象究竟是向善的,还是趋于恶化?一边是人治色彩愈加浓烈的强力反腐,打扫干净桌子重上菜;一边则是国家各级机关肆意违反法治原则,扩张包括警察权在内的诸项国家暴力权限。宏观的诸项改革,明面上的、口号式的制度「改良」在进行,具象的、个案式的不公和侵害也在继续,且比以往更加肆无忌惮。
    
    无法评估任何一项具体的制度改良,是好是坏,比如目前正在进行的收容教育制度存废讨论,因为人们无法判断在该制度废止之后,这个并不受任何限制的国家权力,还会代之以什么样的强力手段。没有政治改革的实质性进展,任何以改革之名所进行的善政最终无一不被证明事与愿违。这是之所以不抱希望的原因所在,面对「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提问,越来越多的人心中开始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1208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