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时代
(博讯2014年06月14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不少舆论因认为习近平反腐剑指周永康,会改变中国高压维稳模式。然而,事与愿违,中共新设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体制,一手“反恐”(暴恐分子),一手“打异”(异见人士),两手都狠,正在把中国暴力维稳推向极致。
    
    维稳政策做出重大调整
    
    自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起,习近平就以国家安全为名,通过党国的高度集权垄断体制,将党、政、军、法等权力集中到自任主席的国安会权力机构,开创了习近平“一把手工程”的维稳新模式。眼下,习近平主导的国安委,已对胡温时代主调和谐,安抚加打压的维稳政策,做出重大调整,开始了大肆震慑、大张旗鼓地宣传“亮剑”、“刀把子”的专政维稳。如此维稳模式转变,将成为中共第五代暴力治国的日常化手段。
    
    4月15日上午,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时强调,要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保证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同日,北京警方首次进行防止涉恐涉暴群体事件大演练,舆论高调渲染。特别是近期中国大陆多地爆发针对习近平高压“反恐”政策的暴恐袭击,导致当局如惊弓之鸟,不断升级反暴演习,公安正副三部长出动夜查,在各地突击巡夜。
    
    中共首脑所在地北京在密集反暴恐演习后,150辆巡警武装巡逻车,共配置1950名持枪警察长期驻守,每辆车里都配备了防爆长枪、防爆盾等装备,执勤时每人带7斤装备。按照单车巡段不超过3公里,接警到场时间不超过3分钟的原则,实现武装巡控的全时空、全方位、全覆盖。日前,新华网“新华聚焦”特别转载2014年6月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文章《中国亮出反恐“铁拳”》,声称“从中央到地方雷霆行动”,以求进一步加强舆论造势。
    
    警察佩枪携犬,“反恐”全国化
    
    与此同时,大陆警方以“反恐暴”为名,使“反恐”全国化,在多个城市实行警察佩枪巡逻,并允许警察在所谓“紧急情况”下可以跳过“亮明身份、鸣枪示警”等一系列警告程序,直接开枪,导致各地警察开枪“射杀民众”的事件频发。如云南访民方九书被警察12枪击毙;贵州三穗县农民乐德宏被连开三枪打死;云南曲靖罗平县环城乡白龙潭村村民陈学理遭枪击致死。此系列事件,引发了极大民怨。民众担心,在当前大陆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下,一旦警察滥用开枪权,将会严重威胁百姓生命安全。有评论认为,中共当局蓄意把“反暴恐”扩大化,以“震慑维稳”来恐吓民众,标志着暴力治国时代正在降临。日前,就连体制内评论员白岩松在主持《新闻1+1》“今日关注:云南罗平,枪声过后!”时,都发出要把警察开枪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呼声。
    
    此外,北京警方动员从6月1号开始,85万人上街巡逻,10万人搜集情报,650余只警犬随警察在街头、高速检查站、公共交通场站等地方巡逻。其中,80多只警犬每天负责在天安门及公交车站、火车站等人员密集的繁华地段巡逻。北京市内各长途客运站要求进京的乘客不准中途下车,到站后须出示身份证。今后的北京,官方为“反恐”、“打异”,将遍地持枪携犬,维稳武装到每一颗牙齿。
    
    政府封网抓人,“打异”扩大化
    
    网络自由现已成中南海心头之患。习近平亲自抓网络“一把手工程”以来,网络严打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许多活跃于网络的意见领袖和网络大v,均遭不同程度的警告和惩罚,有的甚至被捕入狱。有着五千多万粉丝被大学生称之为“开复老师”的创新工场CEO,遭央视“去头”曝光,而之前另一微博大v薛蛮子,因一次偶然嫖娼事件被央视新闻在黄金时间段反复爆料。不少网上活跃人士被封名封号,无法发出声音。眼下,正在对QQ、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整肃管制。今年5月18日,在中共权威媒体同时发表《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向南夫”戳穿了谁的罪恶?》两篇向网络自由亮剑文章,显示了一场为网络管制的升级造势。
    
    胡温时代一直容忍的公民运动活动人士许志永及打标语要求推动官员公示财产的民众,纷纷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事罪判刑。在胡温时代,每年民间“六四”纪念座谈会也从未间断,但今年“六四”25周年前夕,各地警方却疯狂抓人。5月3日,自由派人士在学者郝建家中举行十几人的“六四”25周年研讨会,有“五君子”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此外,据人权捍卫者(CHRD)网站推特网公布,经统计核实,在“六四”25周年前夕,被刑拘、失踪、抄家、传唤、软禁和强迫“旅游”的人数已经达到82人,其规模超过近20年来历次的打压程度。由此可见,今日中共当家人党同伐异,镇压异见不断变本加厉,显示出“打异”扩大化趋势。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却在6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掩耳盗铃地声称,“中国没有异议人士”。
    
    触碰了文明社会的底线
    
    从今年初,北京就在习近平发起“新舆论斗争”、要“敢于亮剑”等多次内部讲话之后,开始了政法系统向“敌对势力”大亮剑总动员。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郭声琨,2014年1月3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多次引用习近平讲话,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坚决抵制西方反华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接着,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在1月3日下午中央政法委机关理论学习中心组强调,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面对政治挑衅决不做骑墙派。他称“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要真正敢于担当,必须做到:一是在涉及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等原则性问题的政治挑衅面前,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敢于亮剑,决不做骑墙派。”
    
    在当今中共当局眼中,恐怖分子已经不只是新疆的“三股势力”,而扩大为所有被其视为异己的维稳对象。从刀具火柴购买成为实名制,到在餐厅聚餐、在家讨论成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便抓人的严峻时局来看,大学教授、维权律师、异见人士、普通上访者都将成为“颠覆分子”,随时有可能被“紧急情况”下处置。如此公权力毫无底线的施暴对象、手段泛滥,展示出的正是一种典型的暴力治国时代特征,已突破了维稳的临界点,改变了社会治理行为的性质,触碰了文明社会的底线。然而,当局即使大肆抓人,即使封锁消息,即使严密监控,即使遍地持枪携犬,即使将维稳武装到每一颗牙齿,致使中国走向暴力治国时代又能怎样?时代进步的脚步会被挡住吗?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3期 2014年6月13日—6月26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1411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