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驰平:央视多事之夏 官媒亟待改革
(博讯2014年06月18日发表)

     驰平 北京政情观察员
    
    
    
    
    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案持续发酵。继郭振玺和该频道制片人田立武因涉嫌受贿被检方采取强制措施后,日前还有财经频道的三名工作人员被相继带走调查。郭振玺曾被誉为央视「财神爷」,每年给央视带来几十亿的广告受益。但内地媒体曝光,郭振玺个人腐败受贿,曾8年捞20亿,利用央视财经栏目「3•15晚会」和「年度经济人物」拉黑企业或者捧红企业,非法牟取暴利。除了郭振玺,央视还有多位知名主持人近日被曝陷入一些官员腐败丑闻。令这个夏天成为了央视的多事之「夏」。
    
    实际上,央视这几年一直丑闻不断。两任台长赵化勇、焦利先后黯然下台,前者因央视新楼「大裤衩」的火灾事故而被免职、降级;焦利被外调到新闻出版总署后悄然失踪,至今无声无息。而曾与赵化勇在央视共事同时担任过副台长的李东生,更是因为深陷「周老虎」窝案,被中纪委斩落马下。
    
    央视拥有官方赋予的垄断地位,嫁接在权力之上而成为媒体界的巨无霸。由于这种独一无二的权力背景,央视的好恶优劣的评价,对于许多事件会产生堪称生杀予夺的影响。这犹如一把利斧,正义之人执掌可以揭丑批黑,为民请命;腐败分子执掌,则就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
    
    郭振玺等人正是游刃有余地充分利用央视的先天条件,扩张商业利益圈子。就以「3•15晚会」为例,这原本是行使媒体的监督权、发挥社会责任的重要平台,但不良企业通过交「保护费」、「封口费」可以消灾免祸。而「不听话」的企业则会被连篇累牍地轮番轰炸,成为被摆上祭台的牺牲品。有大棒,也有胡萝卜。除了这种近似于敲诈勒索的做法,有些电视节目还会通过设立各种表彰、评选来为特定企业造势、捧场,对方感恩戴德之余同样会奉上「感谢费」、「好处费」。特别是中国官场,官媒的宣传报导,往往还是官员们标榜政绩、为自己贴金加分的重要手段,这也刺激了官媒与官员的深度媾合。
    
    从这一点来说,郭振玺的案子不是孤例,而是折射不良媒体生态的一个典型代表。近些年来落马的媒体高官还有中国国土资源报总编辑刘允洲、湖北日报集团总经理张勤耘、沈阳日报集团总裁兼总编辑傅贵余、湘潭日报总编辑王荃、南阳日报总编辑葛宏等等。他们既是一个媒体人,但又是厅局级、县处级官员,同时还是执掌经营大权、经手亿万资金的商人。这种集权力和财富于一身的模式,令原本的社会公器,很容易变质为权力寻租的私人管道。
    
    内地虽然近些年力推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将大量新闻机构由官办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这原本是市场化改革的正确方向。无奈在实际操作中,改制后的企业,其管理层仍然是旧有的一批官员,且仍然承担着官方喉舌的职责。从而令这些报业集团、出版集团不仅没有失去权力,反而又拥有了合法牟利的资格。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孳生腐败。
    
    去年10月至今年初,中央第二巡视组对新华社进行了巡视。新华社近日通报了整改情况。其中也指明,有的单位利用发稿权搞「有偿新闻」或「有偿不闻」现象,今后要严禁「关系稿」「人情稿」。新华社上海分社终止了与交通银行合作协议,并退回尚未执行合同金额350万元。并严禁营销活动与新闻报道挂钩,着力解决分社社长既当「首席记者」又当「首席营销员」。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中央领导层对官媒治理现在似乎有比较清晰的思路,一方面是通过打虎拍蝇,净化环境;另一方面也试图通过改革,来厘清官媒定位,逐步剥离这种「亦官亦商亦媒体」的畸形格局。如果继续让媒体同时承担官方发言人、市场经营商、公共服务提供者多重角色,结果往往是顾此失彼。比较理想的路径是,将官方主导的公共服务机构,与充分放活的的市场化媒体,真正有序分开,保证各自按照不同的定位来发展,避免换汤不换药的「伪市场改革」 。而这需要真正放下大包大揽的管制思维。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1809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