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博讯2014年06月29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6月25日,多个消息来源显示,原《成都商报》记者、曾报道“我爸是李刚”而引爆舆论界,后被迫离职成为独立调查记者,揭露报道山东平度强拆及财新记者陈宝成被抓事件的殷玉生,于6月21日在辽宁大连出差时被警方带走。
    
    殷玉生遭抓捕虽然事发大连,但种种迹象显示,主导此事的不是大连警方,而是河南郑州警方。殷玉生最终被羁押于郑州的看守所中,可见,他被抓捕涉及到他在郑州的活动。维权网信息员通过他的律师打听得知,警方拘押殷玉生的理由是他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为何殷玉生被抓捕这么多天才为外界所知晓?原来,警方在抓捕他以后,并未依照法律规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的律师和家人,直到现在,律师和家人还未收到相关的法律文书。在临带走前的那一刻,殷玉生成功通过微博向外发出一张被铐的照片,因为看不到脸,当时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出事,如今方知是他的自拍,让人不禁心酸。
    
    正因为殷玉生是被秘密抓捕,所以,外界对于他出事的原因只能是猜测。在出事之前,也就是今年2月,殷玉生曾在河南郑州参与“六四”公祭,祭奠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胡耀邦及“六四”死难者。此次活动的发起人是八九学生陈卫、于世文夫妇,参与者还包括律师常伯阳、姬来松和记者石玉,这些人在“六四”25周年前先后被刑事拘留。
    
    殷玉生作为上述活动的参与者,在其他人均被刑事拘留的情况下,要想独善其身简直是难于上青天。他最终也被拘捕,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殷玉生在大连活动,或许是因为对此已经有预感。不过,天网恢恢,只要警方认定你违法犯罪了,即使你遵纪守法、冰清玉洁也在劫难逃。郑州警方直到6月21日才将殷玉生从大连带走,显然做了很多工作,毕竟跨省抓捕不如在辖区内抓捕那么便利。倘若殷玉生一直在郑州,估计早就进了看守所。
    
    殷玉生在担任《成都商报》记者时,就非常大胆,因为报道河北大学校园内的“我爸是李刚”飙车事件而轰动海内外。然而,如此有正义感和勇气的记者,却为报社所不容,最终,他不得不离开报社。写作是记者的生命,殷玉生虽然失去了《成都商报》这一平台,但是,却依然热衷于挖掘事实真相,他于是进行独立调查报道。
    
    去年9月,一篇《网络众筹记者独立调查,请大家支持》的文章在微博上引起热议,文中说:“……我是网友聘请的调查员,独立、第三方、不偏不倚,只为真相而来,只对真相负责……现在,我要当一名独立的调查记者,不依附于任何媒体。无论是突发事件、还是曲折案件,网友们需要了解的,就是我到第一线为你们调查的。”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为“雨声”,这其实就是殷玉生。当看到他那诚挚的文字之后,网友们纷纷表示赞赏。
    
    在当今中国,进行独立调查不仅需要良知和勇气,还需要经费。殷玉生经费不足,于是通过淘宝向网友募集资金,为了调查关于财新记者陈宝成在家乡山东平度抗强拆案,他募集到5000元人民币,并写出了离职后的第一篇调查报道,该报道一经问世便引起舆论轰动。让山东官方如坐针毡,不得不改变之前的狂傲状态,谨慎面对舆论。
    
    殷玉生走出了一条新路,只是,这条路比起老路来更不平坦,不仅要自筹经费,而且还要自己推广。在独立调查的过程中,面对的威胁也更多。根据官方对假记者的定义,他时刻都有可能被以假记者的名义拿下。另外,因为挖掘真相往往意味着官方对舆论失控,甚至可能导致官员下课,所以,他在调查时,必须做好挨打甚至遭到杀害的打算。
    
    偌大一个中国,新闻媒体不计其数,而记者就更是多如牛毛,但是,调查记者的数量非常有限,而敢于进行独立调查报道的记者就更是寥寥无几。王克勤、陈永洲、李建军、殷玉生等人都是调查记者中的佼佼者。只是,王克勤已经是举步维艰,鲜有作品问世,而陈永洲则已经锒铛入狱,李建军等人因为揭黑面临危险而不得不去国怀乡。如今,殷玉生也遭拘捕,可以说再次说明做一名有良知和勇气的记者在中国是何其不易。
    
    结合北京独立记者高瑜在“六四”25周年前夕被警方拘捕的情况看,在中国,不管你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记者,只要你大胆敢言,就没有安全感可言,泄密、造谣、诽谤、寻衅滋事、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等一大堆罪名都可以强加给你。即使你实际上并无违法犯罪的劣行,只要当局想惩罚你,就可以振振有词地对你进行拘捕和审判。
    
    殷玉生原本是学理工科的,因为对新闻事业的热爱,开始只是在网络上写点文章,之后结识了一些媒体朋友,才得以从事记者行业,并且一干就是十年。2010年,供职于《成都商报》的殷玉生因报道李刚案而被迫离职,他报道的校方要求封口一事被认为“失实”。不过,后来殷玉生谈及当时的情况时透露,因为李刚案去职只是表面原因,主要是因为他参与了刘晓波获诺奖的庆祝活动。
    
    体制内的记者庆祝刘晓波获诺奖,在当局看来,殷玉生比那些原本就在敏感人士名单上的人更为无法接受。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殷玉生也被打入了另册,只是,要想整他,还得找其它的理由才行。正好,今年2月份他又参与了与“六四”相关的活动,虽然当时警方并未处理此事,但是,到了“六四”25周年之际却旧事重提,将参与者悉数抓捕。
    
    部分在“六四”25周年前被抓捕的人士已经在敏感期过后获释,然而,郑州警方抓捕的陈卫、于世文夫妇以及律师常伯阳等人却依然被关押,足以见得郑州警方的顽固。如今,与之有牵涉的殷玉生也被跨省抓捕,可见,这些人的获释已经是遥遥无期了,等待他们的应该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审判,而殷玉生也难逃被定“罪”的命运。
    
    常言道:不能正己焉能正人?郑州警方因为充当色情场所“皇宫一号”的保护伞已经是臭名昭著,如今为了邀功求赏,竟然对殷玉生等良心人士进行构陷,让人进一步看到了郑州警方的不堪形象。不管是从维护中共的统治还是从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立场出发,都应该将这些良心人士无条件释放,否则,有朝一日,遭到审判的就是现在这些实施迫害者,而杀鸡儆猴的威慑力也终究敌不过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公民社会。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8/201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2903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