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章文:压在中共身上的那根“毛”
(博讯2014年07月05日发表)

     章文 资深媒体人
    
    
    
    
    章文:压在中共身上的那根“毛”


    内地仍有一批人视毛泽东为「精神教父」。
    
    李鹏出书了,7月4日《人民日报》的书评题目很打眼:李鹏对子女要求严格,要求他们不替人传信。在「老老虎」被舆论讥讽的当下出书,且只讲到1983年的事,这本身就够令人联想翩翩的。
    
    更让人「想入非非」的是,在这本书中,李鹏还讲了一段与毛泽东见面并被夸赞的往事:1942年在延安,李鹏随陈云去中央机关食堂吃饭时遇到了毛主席。毛主席得知李鹏正在看《三国演义》,就问他:你对《三国演义》的哪一个人最佩服?李鹏脱口而出:曹操。主席追问李鹏 :为什么呢?李鹏说:曹操能团结干部。毛主席让李鹏举例。李鹏说:官渡大战后,曹操取得了胜利,缴获了许多他的属下私通袁绍的高官和谋士的书信,但他并没有采取什么处置措施,而是当着这些人的面把这些书信都烧了,因此团结了这一部分人。听完了以后,毛主席点头 称是。他对陈云说:这个娃娃了不起,要好好培养,将来一定是个人才。
    
    何谓「外表忠厚、内心狡黠」,由这段自述可窥一斑。从中还可窥见的是,李鹏把获得毛泽东的肯定视为他的「正资产」,视为某种至今依然有效的「护身符」。
    
    持此看法的不止李鹏一人,在中共高官中比比皆是。他们不但视毛泽东为「精神教父」,而且企图在实际生活中「复辟毛时代」。曾经的政治红星薄熙来便在他主政重庆期间,大力推广「唱红歌」,从山城一路唱到北京。此人虽然已经落马,但民间支持率并未滑落。特别是乌有之乡聚集的那帮毛左,其领军人物司马南、张宏良等继续挺薄。这帮人将薄视为毛泽东在新时代的接班人,挺薄其实就是在怀念毛时代。
    
    在2012年9.18反日游行中,一些地方群众还打出了毛泽东的画像。在北京,北航副教授韩德强因为一位老者对他们打出毛像表达异议,竟然两次上前扇打老人耳光,被人摄像公布到网络上后,韩居然发声明称,不后悔,下次遇到这样的汉奸还要出手!
    
    其同道张宏良、郭松民、司马南、孔庆东等,随后以各种方式声援韩德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反毛即汉奸,汉奸就该打该杀!
    
    文革血腥之风穿越40多年时空扑面而来,令人惊悚,令人警醒。我随后在新浪微博上连续发文探讨此现象,引来大批毛左的围攻,令我有新的发现:不论年纪大小,也不管是贩夫还是教授,毛左对待不同意见者尤其是批评毛的,很少平心静气地摆事实讲道理,基本不是骂就是喊打喊杀。他们的表现好像同一个人,年龄和学识差异在这里全不见了,有的只是从血液里渗透出来的戾气。
    
    这一现象令我费解,再次微博请教方家,得到不同回答:
    
    @wuliucun: 具体到每个人会各有原因,但缺少自己独立思考,精神依附与他所崇拜的偶像,可能是共同的特点。如台湾神棍宋七力自己都交代了头上发光的照片是伪造,做假的摄影师也承认后,宋的信徒仍不接受;轮师父外逃后还有写物理的博士生去为他申辩。初看都不可理 解。
    
    @琉璃漂流瓶:希特勒说,不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领袖抱着一种憎恶。让他们深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
    
    @诸子百家之一:毛左由少数边缘化知识分子加上易被煽惑的社会弱势群体构成。戾气来自看不见改变现状、改变自身命运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喊打喊杀的「革命」,所以列宁说「革命是人民的盛大节日」!
    
    上面三位的分析都很深刻,基本可以循迹找到毛左思想与心理根源。而@阎克文th5 则提出建议:犹如吸毒也是犯罪行为。只有对毛逆的追溯审判才能使毛粪成为法定的罪犯。
    
    我很支持他的建议。在我看来,1980年底审判四人帮时,就是清算毛所犯罪行以及思想根源的一个大好历史机会。当时不少在文革中被打倒、遭遇非人待遇的高级干部,复出后痛切感受到人治的祸害,对毛大抵都怀有恨意,清算毛在党内比较容易达成共识。
    
    假如以审判四人帮为契机,认真整理毛所犯错误的证据,宣告党内外,那么民间就会对毛有一个比较全面、客观的认识,毛也就不会成为一个神圣图腾,毛毒就不至于广布四方、流传至今了。
    
    在前苏联,斯大林1953年去世,1956年赫鲁晓夫就开始「清算」他,在党的大会上公开斯大林对党内干部和党外群众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1960年更是将他的遗体从红场搬离,在苏联境内消除他的痕迹。
    
    由于措施得力,斯大林的真面目被大多数民众认清,其生前的种种光环剥离殆尽。尽管还有少量的斯粉在忠心挺他,但整个社会已经没有他的舞台了。梅德韦杰夫在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期间就曾说过:「迄今仍有人试图为斯大林辩解,声称这么多人是为某种崇高的国家使命而牺牲。这无疑是错误的,任何国家的发展、成就和追求都绝不能以人的痛苦和损失去换取。没有东西能够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绝不允许为那些消灭自己人民的人辩护。」
    
    反观中国,则错失清算毛的大好机会。审判四人帮时,明明有诸多证据直接或间接指向幕后毛手,却还是放过了他。在其后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评判毛的历史定位时,称毛的功绩第一位,错误第二位。并且还要高举毛的思想旗帜。在接受法拉奇采访时,邓小平表态说天安门城楼上的毛像要永远保留下去。
    
    邓小平生前自不必说,死后他挑选的继任者也不敢动毛一根汗毛。反右、文革档案不公开,民间反思文革的活动也受限制,教科书上更不会有相关反思内容。
    
    毛的遗体至今躺在天安门广场,遗像至今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的阴魂至今盘旋在中国的上空,游走在中国的大地上。毛毒至今还在污染年轻人的心灵,误导他们的世界观。
    
    于是,每每人们感觉社会不公严重时,毛就会被抬出来,供人怀念凭吊。人们不了解,在毛时代虽然没有显著的贫富差距,那主要是因为计划经济、吃大锅饭的缘故。而今天的贫富差距主要是因为分配不公,并不是市场经济本身的错,要改正的不是退回到计划经济,而是要建立更加合理的分配机制。回到毛时代的想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薄熙来事件告诉世人,虽然毛逝世将近40年,但文革遗毒并未肃清,在中国社会仍有相当的影响。而单兵突进的「经济体制改革」越发显出其弊端,分配不公,贫富悬殊,越发刺激民间对毛时代平均主义的怀念。
    
    要避免毛的回潮,避免文革重演,一是要加大对毛的批判力度,不能只在党内小范围,而应该放开社会讨论,使今人真切了解文革是浩劫, 毛是罪魁祸首;二是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使民主宪政取代人治专政,使收入分配更加合理,缩小贫富差距,避免社会动荡。
    
    总有人害怕,脱毛将导致中共面临不好的下场,其实是无根据和不必要的担心。苏共1956年开始清算斯大林,并未垮台,直到40年后的90年代初才失去执政权,彼时是国内外多种因素综合导致的,与清算斯大林毫无关系。再拿台湾的国民党来说,上世纪70年代蒋经国主政期间, 虽然并未公开地谴责其父亲的独裁专制统治,但在用实际行动否定其父亲做法,逐步开党禁报禁不准特务抓民主人士,并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结果呢,国民党不但未垮台,反而浴火重生,从一个百年老党成功蜕变成现代民主政党,焕发出旺盛生命力和强大竞争力。
    
    上面两个先例说明,脱「毛」不但不会使中共垮台,反而可以趁机扔掉沉重历史包袱、轻装上阵,仿效国民党那样,老树发新枝开新花。而不脱毛,则中共无法自新,中国无法文明。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0513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