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德成:如果有天,抗争者消失了……
(博讯2014年07月07日发表)

    怪兽家长屈颖妍女士有三名十分之可爱又成熟的女儿,经常向母亲提问一些发人深醒的问题,令屈女士可以借题发挥,针砭时弊。
    
     正当屈女士慨叹香港警权旁落时,她的女儿适时的问及屈女士幼时的志愿,令屈女士可以对我们细说她原来从小希望做警察,只不过阴差阳错做了记者,其他的就是历史了。屈女士指警察「可以捉贼、捉坏人、帮人、救人……总之就除暴安良啦!」
    
    笔者和屈女士成长于不同年代,笔者幼时,警察和流氓基本上没有多大分别,除暴安良,不是没做,只不过要看这个「暴」是否曾向警察纳贿。廉署成立后,情况稍好,但警察作为专政工具,注定要执行政府的命令。在残暴的政府下,根本没有可能​​有一队除暴安良的警队,因为最「暴」的,就是他们的老细。
    香港警察在独裁政府下的劣绩,有黑影论,有包围香港大港并禁锢学生,有逮捕正进行采访的记者等等,这些和除暴安良相差十​​万八千里。
    
    屈女士对我们认为警察「沦落」为「镇压」公具甚为不满,指「任何地方的警察,遇到冲击乱局,抽出警棍当头棒『吽』,是正常举措,只有香港警察,像唐三藏,生怕伤你一根毫毛。」
    
    这大概是实话,但这样的「正常举措」令警察当得上「除暴安良」这四个字吗?如果被「吽」的,是马丁路得金,又或者是圣雄金地,屈女士还认为应该为挥捧者喝采吗?这些「正常举措」下的受害者,可以是申张正义的人,可以是被压迫者,能拍手赞好的,大概不能算是人。社会的进步,不是因为有警察敢于「吽」抗争者,而在于有人敢于被「吽」。
    
    屈女士为我们描述了如果有天没有了警察的可怕情况,但如果没有了抗争者,香港又会变成怎样?你以为共产党会继续让你自由上网,自由写作,自由月旦吗?
    
    屈女士可爱的女儿大概不会问她为什么我们无权选特首,为什么我们要让奴才坐上高位,为什么官必定要和商勾结。到她的女儿敢于问这些问题时,香港就得救了。
    
    ( 作者简介:公开大学电脑系副教授 )
    
    
    来源:主场新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0712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