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章文:为何对央视主持人「落井下石」?
(博讯2014年07月20日发表)

     章文 时事评论员
    
    
    
    
    网民们对央视的不满和愤怒,都发泄到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小图)身上。
    
    央视主持人芮成钢被传出事之后,网络上立即掀起「落井下石」的狂欢:芮的种种「劣迹」被揭露,其父母的陈年旧事也被扒出来晒到网上。
    
    几乎未见有人站出来为之高声辩护,虽然微博上也有少量粉丝力挺,但在众多「幸灾乐祸」者面前声音微弱。这不免令人奇怪:连薄熙来、刘志军等落马高官都有人怀念,何以一介主持人孤立无援至此?
    
    要知道,芮成钢只是暂时从央视消失而已,他是否犯罪尚不清楚,即便涉嫌犯罪也得由法庭裁定。而且我相信,如果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真得触犯法律,那么在其编织的共犯结构中,芮成钢大概只是一个配角。
    
    但当下的情形是,几日未露面的芮成钢已然被舆论判为「重罪」,声讨他的文章数量之多、传播之广,远超最近落马的任何高官。
    
    网民为何这样痛恨芮成钢?我的观察和理解是,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第一,芮成钢本人招人反感,他在「驱赶故宫星巴克」「嘲讽驻华大使骆家辉」、「代表亚洲向奥巴马提问」等事件中,分别涉嫌煽动民族主义、为中国官员腐败辩护、凸显大国沙文主义,出尽风头的同时也埋下自毁的种子;第二,芮成钢是央视知名主持人,是央视的一个符号。网民们对央视的不满和愤怒,都可以发泄到央视主持人身上,他也不能例外。
    
    后一个原因也许更主要。 2009年元宵节晚上央视新楼着火,网上不见惋惜,反而是一边倒的「幸灾乐祸」。从那之后,针对央视的网络恶搞步步升级。
    
    焦点访谈前主持人方静被爆料是「间谍」,新闻调查出镜记者柴静莫须有地被说成「曾经受贿」,连名声一向不错的白岩松也不能幸免,有人在网上宣布他「自杀」了。
    
    我和「女间谍」方静没有来往,但和「受贿人」柴静以及「自杀者」白岩松很熟,我很清楚他们的为人,因此听到关于他们的传言时,我就断定是网络「恶搞」,一笑而过。
    
    2008年柴静曾和我结伴被美国国务院邀请前去交流。如果说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她不辞辛苦地四处揭黑耙粪,只是从屏幕上了解她优秀新闻人的一面,那么在美国的短暂相处经历,则使我认识了一个更具体的柴静。
    
    她在「新闻调查」栏目多年,做过不少高水准有影响的节目,这些自不必提。更重要的是,了解她的人都清楚她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会干新闻敲诈的下三滥勾当。
    
    我和白岩松相识就更早了,那还是2003年我「被迫」离开《中国新闻周刊》的时候。这些年来都保持着联系。他「自杀」的消息传开后,我手机短信表达问候,他回信说,「我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啊?」
    
    的确,他好好地为什么要「自杀」?事业顺利,在央视的地位越来越巩固;家庭幸福,从来没传过绯闻。他没有理由不好好活下去。
    
    我回信宽慰他说,你们这些被恶搞的主持人是在代央视「受过」。
    
    今天,轮到芮成钢来替央视「受过」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体制内的人在享受这个体制好处的同时,也将不可避免地背负这个体制的包袱。官员如此,央视里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尤其是那些依托央视出名的主持人,要背负更重的包袱,承受更大的「恶搞」。
    
    这些年来,随着信息渠道的增多,民众对于央视的信任一日日减少,厌恶一日日增多。原因很简单:央视的很多栏目假大空,新闻联播自不必说,就是那几个当初令人振奋并寄托希望的栏目,譬如曾经批判意识强烈的「焦点访谈」,也越来越失去锐气,沦落成正面报道的阵地。
    
    更不为常人所知的是,央视本身就是一只不正常的「巨兽」,它的内部等级森严,分为正式、台聘、部聘以及黑工,待遇也因此天壤之别。在「纸包子事件」(北京电视台的节目导致媒体黑工的大范围清理)爆发前,央视汇聚着来自各个地方的新闻人,这些人大都是临时工,不签劳动合同,没有任何社会保险,他们的「生死大权」操予栏目制片人之手。制片人可以随时开掉某个临时工,不需要任何理由。
    
    表面光鲜下,这些临时工的尊严受到践踏,在职业理想和残酷现实中进行着「人格分裂」。这些人每月领工资前都要到处搜罗发票去抵账。央视轻慢并严重违反国家税法。
    
    不能否认,央视中有不少心怀理想的优秀新闻人,就像我曾经供职的新华社一样,都是藏龙卧虎之地。但是就整体而言,由于身为喉舌的缘故,由于重宣传轻传播的缘故,由于经常说谎最后被揭穿的缘故,央视的公信力是越来越差了。
    
    更要命的是,由于处于垄断的地位,央视没有足够动力进行大的变革。或者说,它作为国家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命运已非自己可以掌控。
    
    因此,央视的「堕落」难以避免;其中的员工,遭到讽刺、戏弄和恶搞,也同样难以避免。方静、柴静、白岩松和芮成钢被恶搞,指向的是央视,正如央视大裤衩被烧,指向的是更「伟大」的物件。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2011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