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立平微博:讨论本轮改革(实录全文)
(博讯2014年07月27日发表)

    
    本轮改革与上次改革最大不同:上次改革面对的是此前30年形成的旧体制,本轮改革面对的是两个东西,概括说一个旧体制一个新弊端,即第一轮改革没有能完全触动的此前30年的旧体制和近20年形成的新弊端。这是本轮改革的复杂性之所在。(7月26日 10:52)
    
    旧体制的特点是极权,新弊端的特点是权贵。两者当然有密切关系,权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极权式权力蜕变而来,但又是在对极权体制半否定的基础上建立的。因此两者又不完全相同。前者伴随着乌托邦式的理想,后者纯粹是利益的驱动。(7月26日 11:04 )
    
    因为旧体制与新弊端是有差别的,对于这两者孰轻孰重的不同体认,形成了中国特殊意义上的左派和右派。这里我说的是真正的左派,不是那些坏派。右派针对的是30年的旧体制,左派针对的是20的新弊端。(7月26日 11:13 )
    
    当然,如果仅仅是体认的问题也就简单了,分歧的深刻在于,两个东西的背后关联着不同的社会主体,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益的关联。这些年普通老百姓深受权贵之苦,对新弊端有切肤之痛。因此很容易将问题归因于权贵对极权的半否定。就是人们表面看到的怀念毛、“反改革”。精英层更多感受到的是极权之害,而且他们深知权贵的背后根子是极权,甚至和权贵也有扯不清的关系。(7月26日 11:25 )
    
    由于中国社会其他主体基本处于无力状态,所有这些矛盾和尴尬,最后就落在唯一有行动能力的红二身上。这颇有点尴尬人遇到尴尬事的意思。红二一部分已经成为权贵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由于种种原因对权贵深恶痛绝。甚至在同一部分人身上就兼有这两种因素。这是他们的宿命吧,也算历史留给他们的课题。(7月26日 11:42 )
    
    但不管怎么说,现实的情况是,红二已经是第二提琴手,并且在拉着第一把提琴。为什么说是第二提琴手?因为当下中国力量最浑厚的还是权贵。现在的情形就犹如雄师遇到了精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谁会笑到最后,还在未定之天。权贵的弱点是缺乏整合,难以统一行动。优势是人数众多,而且生生不息。(7月26日 11:51 )
    
    未完,先吃饭。( 7月26日 11:55)
    
    好,现在接着写。其实越写越难写。前面说到旧体制与新弊端。现在比较吊诡的是,根源是旧体制,难点却在新弊端,即前面说的权贵。在刚才的讨论中,不止一个网友说,你说这么多都是废话,不就是权力的问题吗?但我要反问的说,都知道是权力的问题,为什么就解决不了?问题是症结在哪里?为何破不了局?(7月26日 22:58)
    
    我首先要说的是,权贵的力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这种力量不仅是他们对权力的拥有,不仅仅是在于资源的掌控,更在于他们这些年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八九绝不仅仅是改革的挫折,而是历史的逆转。邓开启了改革,也葬送了改革,更造就了改革不可能的进程。甚至他南巡开始改革的每一步成就,都在加固这种逻辑。(7月26日 23:10)
    
    权贵的成功首先是对资源的掌控。权力与市场的结合,使其具有了空前的攫取和掌控资源的能力。其力量几乎到了无敌的程度。现在大家都在谴责舆论控制。说句不中听的话,这至少说明把你当个力量。权贵几乎视你为无物。他们在舆论的控制上似乎都有点漫不经心。他们知道,就算给你点自由,也不过是屁的自由。(7月26日 23:2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2722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