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博讯2014年08月26日发表)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韩寒是80后,最凶残的批评却多来自70后作家。
    
    说韩寒与他的粉丝族群是一个新国族,是因为这是一个相对自给自足的部落,无论精神上还是物质上。
    
    视韩寒的成功为庸众的胜利论者,认为韩寒的成功是社会的失败,因为整个社会公众不勇敢,不敢谈论刘晓波这样的敏感人物,谈论有风险,所以,拥戴韩寒这样的人,成为庸众的时尚。如果按此逻辑,批评韩寒是不是也是庸众的笔法?不敢去为刘晓波申张正义,所以只能用笔杆子扫荡韩寒以谋取文人的快意?
    
    历史是庸众的历史,民主选票也会出自多数庸众之手,也许你会说,自由社会庸众更会有明智的选择,因为政治阳光公开,但,政治自由是由不自由状态下庸众们争取得来的,庸众们无奈的选择,也包涵着智者精英们不可企及的民意力量。
    
    这个世界上,可怕的不是庸众获得胜利,而是恶众拥有了权势,百年来中国革命以宏大的理想叙事,成就的不是庸众的胜利,而是恶众恶人的风光,这个国家的苦难不是庸众带来的,而是激进而无良的革命精英们造成的。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庸之众才是主流,才是社会生活主体。
    
    是的,庸众不是精英,也不是完美的化身,普众或庸众的缺憾造成了社会风景,如同月亮的盈亏造成夜色风景一样,这是现实,谁能改变这样的现实?如何提升现实?宗教家认为通过信仰,革命家认为通过革命或抗争,佛家认为出家不合作,基督教徒认为用爱来改变、经济论者认为扩大中产阶级,中道主义者认为,让中间社会立起来;公知认为,传播普世价值,让每一个人得到启蒙。
    
    每一种方式只要做足了功夫,都可以通向成功,使社会获得改变,但,每一种方式都需要传播、启蒙、抗争(与自己抗争也是抗争),特别是组织性,而组织性内部的理性与权力制约,也是组织的生命力与改变力的关键。
    
    骑在高头大马上,挥动笔毫是容易的,以此在精神上扫荡庸众,能否抬升指责者自身?如果我们一同体会自身的卑贱、视自己为庸众一员,我们看世界的视角与境界也许就有不同。我们不能用虚拟的更高价值,来贬损普众的现实生活自由层面价值。
    
    又有批评者说「韩寒靠三反起家」:何谓三反?反智、反权威、反体制。
    
    我们都知道韩寒是靠其小说《三重门》起家,后面有没有推手?当然有推手,但,哪个成名的作家后面没有推手?至于三反,韩寒不上大学,甚至被认为中学也没有读好,这重要吗?想想中国三反鼻祖老子先生,他读过的书能超过韩寒么?老子用五千个字,完成了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伟大的三反「反智、反权威、反体制」。韩寒的三反,远远没有老子那样激烈那样彻底那样「反动」。老子最终不屑于与中国智者、权威者、体制人同流,一个人骑青牛出关了,留下五千言,让你们这些精英、权威、体制人去研究与反思。
    
    韩寒没有青牛可骑,他就去赛车,他赛车就是「三反」,赛车如同骑青牛,智力归零,权威无力,体制被远远抛在后面。
    
    说韩寒反智,吸引了没好好读书考不上大学的青少年,甚至认为韩寒是上海滩少年(出身卑贱?),这话明显是在替教育部背书,教育部是洗脑部,是考试产业部,韩寒的成功或韩寒被无数青少年拥戴,某种意义上是人们表达对教育洗脑部的厌恶,对自由精神的神往。如果将此视为有罪,我们只能说这种论者是端着教育部饭碗的人,在替教育部圆谎,视不受党化教育的人为叛逆与不入流。
    
    记得北大教授郑也夫说过:获诺贝尔奖的中国人,没一个在大陆受过中小学教育。在中国受过12年中小学教育的人,即使进入哈佛、耶鲁等世界名校,也不会获诺奖。 12年的中小学教育,把人修理的没了想像力和创造力,只是一个考试机器,中国教育除了「洗脑」就是淘汰一些有个性和创造力的人。
    
    郑也夫的话,反证了韩寒的成功,如果他天天沉迷于教育部主导的考试,他就成为考试产业的贡献者,而难以成为自己文化产业的主创者。
    
    一些知识人喜欢韩寒,这是对异端的认可,或是对小时代王国的呵护,但大时代的文人们看不眼顺:公知们把韩寒当民主先锋,当充气娃娃。
    
    韩寒因此被侮成公知的政治道具或意淫工具。
    
    这些大时代的受害受虐者们,主流意识形态玷污他们,连眼睛耳朵都没有放过,大时代的造恶者们没有享受到这些读书人如此高智商的攻侮,而这种侮慢之词,却无私地奉献给了韩寒与对韩寒的支持者们。
    
    韩寒是韩寒的形象风采,韩寒是韩寒的文字风格,他的初始过程你可以揭秘,它的包装方式你可以研究探讨,但麻婆豆腐一旦被一代食客们喜欢,人们喜欢的就是这一口子,你可以包装王婆豆腐、制作巫婆豆腐,那只会是增加一种豆腐,但能不能形成有力的竞争,这要看你的实力与运道。如果你要指责麻婆豆腐,你最好能鉴定出它的毒性,或者有地沟油成分,指责麻婆不是食品系毕业生,或者麻婆是文人墨客包养,这与麻婆豆腐没啥子关系。
    
    韩寒在自己的王国里,或者说他致力于打造自己的王国,那些粉丝、拥戴者们,拥戴韩寒,也是为了一个自己的文化王国,为了自己的独立性。但小时代的国是如此年轻、脆弱,它在地理学上寄生于别人的国,他不能像日本像韩国那样,有历史地理空间,所以,他们总是要背负别人的附加给自己的国,向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王国交税,并接受其审查与压迫。
    
    特别是,这个大时代王国的人,无论尊贵与卑贱,都可以用主人的名义,对小时代王国指手划脚,用大时代特有的帽子、棍子进行套戴、扫荡,要让小时代王国的国王面目全非,只有投降与归顺。
    
    韩寒是80后,我看到最凶残的批评,多来自70后作家,这让我想起一句话:人类第一起谋杀,发生在兄弟之间。
    
    来源: 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610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