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朱米高:世界最遥远的距离——红卫兵与学生运动
(博讯2014年09月19日发表)

    朱米高:世界最遥远的距离——红卫兵与学生运动


    
    近代我有认知的学生运动(包括读历史、看新闻和间接参与的),计有中国的五四运动、八六年的学潮(促成胡耀邦下台)、八九学运、台湾的野百合学运(结束万年国会议员制度)、今年的太阳花学运、南韩八十年代的学生运动、缅甸八八年的学生运动(最终被血腥镇压,促使昂山素姬留国成为反对派领袖)。
    
    「文化大革命」当中的红卫兵,当然绝对不能跟上述任何一场运动相提并论。上述的,全部是民间自发,诉求是指向当下政权不是之处,即使手法或有争论,策略未必成熟,成效未必立时,但历史的评价总是正面多于负面的;至于红卫兵,从本质上就有天壤之别,他们是由官方发动,被当权者动员的,目的是巩固当权者的权力而绝非削弱。而上述的学生运动或许带来短暂的社会阵痛(例如南韩大学生的汽油弹),但经过历史长河的过滤,清楚可见的是,学运的激情,哪怕是不可收拾的激情,总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力量,是建设而非破坏。
    
    红卫兵与历史上任何一次学运皆相隔世界最遥远的距离,本来是毫无争议的事实,但最近香港即将发生的大、中学生罢课,有人乱扣帽子,将学生比喻为红卫兵(其实在网络上早有五毛或五毛水准的人经常作类似比喻),他们为求抹黑,口不择言,总之将学生讲成社会败类。其实以此为进路的话,闹学生是红卫兵是选对了的,可惜他们不学无术(即使他们包括什么前大学校长之流),竟以自己老板最痛之处来伤害人。文革是中国共产党绝无仅有肯承认的历史错误,你还好意思再提,以此来恐吓学生和家长,实在令人失笑。
    
    当然,认错归认错,中共的认错显然毫无悔意,文革中被红卫兵重创至死的人和物不计其数,试问中共有为此说过一句道歉吗?有作过丁点赔偿吗?今日学生们罢课,争取民主的对象,原跟当年发动红卫兵革命的,是同一个国家的同一个政权的同一个政党。说担心学生变成红卫兵的人,你们的逻辑何在?那些年在北大、在天安门、在仰光、在汉城、在中正纪念堂外的学生们,即使在最激进的一批当中,你们说得出有一个因为失控而走去批斗自己老豆老母吗?
    
    别说文革时代的中共到今天已不可同日而语。一,中共从未正式道歉、从未正式赔偿;二,文革至今中共从未经历政党轮替,根本是同一朝代的延续;三,中共和习近平对毛泽东的崇拜、怀缅、学习,已表现出六十年来如出一辙,完全没有本质上的分别。试问,德国总理默克尔会将希特拉常挂在咀边并称要时常学习吗?首尔的国立中央博物馆会安放独裁者朴正熙的尸体给国民瞻仰吗?
    
    所以,将罢课学生抹黑为吸毒者、地沟油、黑社会,已是卑鄙无耻,而将学生说成红卫兵,除了卑鄙无耻,更加是神智不清:「你好衰架!衰到好似我地主人咁衰啰!」中共的爪牙、依附者、打手们,你们是世界上最无资格骂人是红卫兵的。讲到红卫兵,边个够你地似?
    
    相关报道:
    
    北大法学院教授饶戈平则以文革为例,指当年红卫兵都是来自北大、清华等附属中学的学生,最先批斗老师的都是中学生,但这些人如今很后悔当年缺乏政治判断,受强大政治宣传攻势鼓动,作出不理智行为,没有约束自己。 (苹果日报)
    
    李国章认为,大学生要关怀社会有很多途径,罢课只会伤害自己,又表示中学生罢课更不可接受,认为把政治引入中学,令人联想起文化大革命,不希望香港出现「新红卫兵」。 (now.com新闻)
    
    另官媒《环球时报》称,激进民主派是香港学生罢课的「幕后力量」,罢课只令主流社会反感;建议应给准备罢课的学生讲清楚,防止少数激进学生成为当年「红卫兵」那样不受约束的力量。 (都市日报)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1910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