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苏星河:知识分子,现在表白太晚了
(博讯2014年11月06日发表)

     苏星河 独立评论人
    
    苏星河:知识分子,现在表白太晚了


    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历来充满了威逼利诱。
    
    极权系统每一次升级,都会引起知识分子的进一步分化,「座谈会」也不例外。有某知识分子委屈地表白说,当局不断向他发出敌意信号,是「搞错了对象」,他发表的观点都是「于民于国有益」的。这等「我不是反贼」的表白足令观者动容。
    
    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历来充满了威逼利诱,而知识分子们也始终在配合党国意图,时刻处于表白或者自我分辩之中。整风时有王实味被批判关押,并最终被杀,文革期间还被拿出来当作「暗藏的国民党探子」展示;文革时有郭沫若认祖归宗,并揣摩上意写出各种花样翻新的诗词文章,虽然连儿子都保不住,却也锦绣一时。到了新时期,有抄写整风讲话的百名作家,有借网络作家之名上位的「带鱼」先生,当然也就会有虽处江湖之远仍忧其君的民间隐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知识分子不断分化、进而自辩清白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表白也不能保证安全。有民间义士打着国旗,喊着「拥护共产党」的口号招摇过市,即刻被缉拿归案。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打着拥护党和政府的旗号上街也不行,谁知道你们上街以后还想干什么(莫之许老师语)」。在知识分子领域,则是借着拥护党和政府之名,给党和政府提意见、添麻烦也不行,谁知道你们还想说些什么;再者,拥护党和政府,自有带鱼先锋和正规军大部队,这等荣耀哪是谁都配拥有的。
    
    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住知识分子表白的热情。开了座谈会只能鼓掌自不必说,微博等处的敏感词和删博删号大概又创新纪录,网络舆论只见清一色的颂扬之声;出台新法律,扬言依法治国也会引起一片欢腾,而不管这些法律正是用来治民众的。知识分子们的热情足以穿透层层雾霾,彷佛刚刚抓起来的学者郭玉闪仅仅是一个幻影。又有一则传闻,可见知识分子对表白的热衷无度。前几天,坊间传言公知于某和学者陈某在京城小聚,于某发的朋友圈内容言及席间所谈,不慎被好事者转至微博。结果当事双方均不愿承认曾经给过最高领袖差评,刚刚还把酒言欢谈笑风生,转眼间互相指责对方造谣。要不是宫禁森严不得擅入,少不得一起去找最高领袖对质表白了。
    
    不仅在言论、观念领域,在行动领域的去政治化等表白,也不绝于耳。以去政治化为旗号的「送饭」恩主,如今据说连养鸡也被驱逐;一些中老年知识分子纷纷劝诫青年学子:有事好商量,不要涉及政治,不要非法占据街道,既堵塞交通,又容易被国际政治势力左右。这些自我阉割的安全声明,既误导参与者对风险的评估,把参与者的政治反对立场消弥于无形,又得不到党国的认可,可谓两头不着。还不如著名经济研究机构铅笔社某学者的意见:这种行为影响了餐馆生意,有损自由经济,因此是不对的。
    
    光棍节临近才知道表白,已经太晚了。当局声称要建设自己的「大V」队伍,野生知识分子再无容身之地。于是,收编的收编,给出路的借机东渡。当然,这也许并不值得惋惜,分化甚至镇压之后,才见反对者的信仰和情怀——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0606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