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内忧外患 普京唯一可倾诉的人是谁?/木春山
(博讯2014年12月18日发表)

    来源:木春山
    
    
内忧外患 普京唯一可倾诉的人是谁?/木春山

    数年前,木叔曾到俄罗斯参访,印象最深的就是俄罗斯社会的开放度。在苏联解体20多年后,俄罗斯人显然找到了新的精神归宿——宗教。
    
    从莫斯科向北行驶200公里左右,忽然发现路边的景色变了样,不再是白桦成林,别墅依依,公路两侧的教堂突然多了起来。在午后耀眼的阳光映照下,教堂顶上的十字架熠熠闪光。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见到这些洋葱头的教堂就是一个标志:你你已经进入到了一段历史中。而掀开这段历史帷幕的就是这座以众多教堂闻名俄罗斯内外的小城——苏兹达利。
    
    宗教化的苏兹达利是俄罗斯历史的浓缩。其实无论是漫步在莫斯科的百万富翁大街上,还是在圣彼得堡的涅瓦河畔,放眼望去,一个个十字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仿佛没有教堂反而倒觉得这个国家缺了些什么。
    
    东正教已经成为目前俄罗斯维系各种社会关系的重要桥梁和纽带。苏联时期对东正教的打压,造成了很多装饰华美的教堂面临荒芜甚至破败,有些被拆毁。解体后继承苏联衣钵的俄罗斯则对东正教大开其门,缺失信仰的人们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归宿,东正教再次成了俄罗斯的国教,信教人数大大增加。
    
    2013年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来华,习近平接见,外界更是传出东正教或许要在中国身份合法出现了“迹象”。
    
    普京本人是东正教徒,也是小城苏兹达利的常客,苏兹达利重要的历史遗迹——古老的克里姆林宫的餐馆内,还挂有普京来到这里进餐的照片。餐馆帅气的男招待员在被问到普京前来就餐的情况时说:“他来这里吃饭是‘副产品’,主要目的是看看这边的东正教堂和历史遗迹。”
    
    据说普京每次有了疑难困惑,都会到莫斯科那座全俄罗斯最著名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求教东正教大牧首,因为那里是大牧首日常办公的场所。大牧首或许是唯一可以真正倾听这位硬汉的人。东正教的大牧首是东正教的精神领袖,相当于天主教的教皇。据说每次普京和他谈话都会获得启示。
    
    普京崇拜的这座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就位于莫斯科市中心,从头至尾见证了苏联解体和俄罗斯的复兴,它的多灾多难讲述了宗教和共产主义思潮的博弈。
    
    该教堂原是为纪念1812年俄罗斯打败法国而建的,1831年完成设计,8年后才奠基。1887年最终启用。“慢工出细活”用在俄罗斯人修建这就教堂身上可谓再恰当不过。工人们干活相当扎实,教堂内的雕塑就做了17年,壁画描了23年。可惜的是如今的建筑并不是原迹,而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重修的产物。
    
    1931年12月,该教堂在斯大林时期反对宗教的狂热中被炸毁。当时曾设想建造一座名叫苏维埃宫的宏伟建筑,但是打了地基后发现设计有重大缺陷,只好停工。在30年后的赫鲁晓夫执政时期,此地被改造成全世界最大的一个露天游泳池,可以同时容纳1万多人游泳。
    
    但是俄罗斯人并没有忘记这座教堂的历史,苏联解体后的第3年,俄罗斯就决定在原址重建,而这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即使在如今现代化施工的条件下,俄罗斯人还是花了3亿美元和长达6年的时间,才让教堂又耸立在了原处。不过在很多俄罗斯人看来,用6年复原了几百年的历史,“很值得。”
    
    宗教虽然在俄罗斯人的心灵上快速复苏,但是现实社会还需要政治设计与经济建设。政治生活的开放与多元是俄罗斯社会转型的基本表现。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意识形态从前的一党制变为多党制,一种意识形态统一天下变成多元思想交汇冲击。从叶利钦到普京,俄罗斯人似乎一直在寻找一种政治与心灵上的平衡。
    
    对叶利钦的褒贬不一,其实也是俄罗斯开放的体现。2007年叶利钦逝世后,这位亲手瓦解苏联的一代强人的遗体并没有成为万众瞻仰的对象,而是十分低调的埋葬在了莫斯科市中心以北12公里左右的新圣女公墓里。
    
    木叔参观时看到,叶利钦墓前东正教风格的十字架最为显眼,两边的花篮把他的墓地围成了一道风景。而就在他旁边不到20米的地方,安葬着一位深受俄罗斯人欢迎的喜剧表演艺术家,尽管他墓前的鲜花与叶利钦相比要少很多,但是从墓地面积和受尊敬的程度来讲,他丝毫不比这位叱咤风云的前总统逊色多少。
    
    “众生平等”的思想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信仰共产主义的赫鲁晓夫被葬在这里、终结苏联的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同样葬在这里,还有俄罗斯著名将军列别德、著名作家果戈理、契诃夫等等都在新圣女公墓记录着一段历史。
    
    虽然没有亲手瓦解苏联,但普京比叶利钦更受俄罗斯人欢迎。俄罗斯人甚至开玩笑,国旗的白蓝红三种颜色中,蓝色和红色代表着两大城市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而白色就是普京,他正直、清白、远离腐败、关心民众。他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孕育出来的孩子,也是连接两市的桥梁和纽带。
    
    不过俄罗斯的摊子很大,能找到一个各方满意的人确实不容易,木叔就曾在繁华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街头看到反对普京政策的报摊,可以堂而皇之的摆放在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这些人有些不仅反对普京的政策,甚至还提出一些更加过激的政见,比如限制外来人口,恢复沙皇制度等等。俄罗斯人似乎对持不同政见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报摊前偶尔走来三五个人,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应者聊聊。
    
    或许,这就是俄罗斯人本应该享受到的真实。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1815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