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荣铿:新国家安全「法」?
(博讯2015年07月07日发表)

    
    
     不知道原为巧合,还是精心安排,今年7月1日,刚好离2003年反23条的七一大游行一纪年(即12年)之时,内地通过新的《国家安全法》,并把香港、澳门和台湾包含在此法当中。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召开记者会时,即有香港记者问及新《国安法》是否适用于香港,香港的官员和时评亦纷纷就此发表言论,足见新《国安法》确实再一次触动香港人蛰伏十多年的神经。
     
    人大法工委副主任郑淑娜在回应香港记者提问时,说「根据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规定,全国性法律除列于《基本法》附件三外,不在两个特别行政区实施。《国家安全法》并未列入两个《基本法》附件三」。
     
    由此可见,新《国安法》之不适用于香港(或不能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不是单凭中央官员的三言两语,而是靠《基本法》的宪制保护。 《基本法》第18条订明:「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
     
    新《国安法》既不属于国防和外交事务,自然不能纳入《基本法》附件三,那么,即使它把香港涵盖其中,但其效力是不能够延伸至香港境内的。
     
    如果有仔细阅读新《国安法》的话,应该会觉得它像一份政策文件多于一条法律。当中近7000字的内容,充其量只算是一份共产党的政策文件,既鲜见细节,连特定的刑罚也欠奉,只有大量的「义务」,诸如「保护人民根本利益」,以及「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国家安全等等;第15条则订明「强化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机制」。
     
    不少人担心新《国安法》或会适用于香港,甚至可能成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不过,认识我们法律制度如何运行的人,大概知道新《国安法》不可能在香港实施,因为像这样抽象和政策导向的所谓「立法」,是不可能在实行普通法的地方(如香港)执行的,因为普通法的法官和律师只会理解那些指明一个人的法律义务和权利的具体和精准的法律语言,而不会理会一些模糊的党政式文件。在香港的法制之下,新《国安法》根本算不上是法律,受尊重的法官也不会引用这样的「法律」去审案。
     
    话分两头,内地通过新《国安法》,是否意味香港便有迫切性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呢?
     
    第23条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
     
    就立法时间而言,条文的重点是「自行」,也就是特区按自己的评估去判断该何时立法,而毋须因应中央的举措或言论而强行立法。 2003年特区政府就第23条立法时触礁,正是第23条赋予香港可自行立法的权力的最佳体现。
    
    来源:香港《信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7/2015070711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