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曾节明
(博讯2017年03月06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兼论贞德是有神论的伟大见证
    
     法兰西民族是我喜欢的民族之一,她的风格就如法兰西的足球一样,永远是赏心悦目,就连失败都充满了浪漫;法兰西民族,也是欧洲与汉族最为相似的民族,两者都以细腻著称于世。
     当然,两者也有很大不同,从法国大革命可以看出,法兰西民族具有一举挣脱专制枷锁的爆发力,且她在逆境中十分优秀;宋以后的汉人,就缺乏此种优点。
     法兰西民族还有一样汉族没有神奇物,就是历史上的危亡关头,挽救狂澜于即倒的,是一位女人,她就贞德。
    
     贞德身于英法百年战争的关键时刻,贞德从军之前,法国在英国的攻势下一败涂地,超过三分之一的法国领土被英国攻占,包括巴黎在内,整个北方都被英国占领了。
     雪上加霜的是,1420年,法国国王查理六世发疯而死,法王的四个年长的儿子都先后死去,只剩下十四岁王子查理(即后来的查理七世)来肩负法国残山剩水的烂摊子;而法国北部封建主勃艮第公爵却叛国投敌,为英国人充当“带路党”。
     英军乘法国青黄不接之机,从巴黎大举南下,接连大败法军,1429年直逼奥尔良;经过此番国土沦丧,卢瓦尔河畔的奥尔良,成了法国最后一个能够阻挡英军长驱直入的要塞,法兰西民族面临空前的民族沦亡危机——因为奥尔良再失守,今天的法国人很可能都说英语了。
    
     气势如虹的英国军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胜利在望时,他们会栽在一个十七岁的法国姑娘脚下。
     1428年,来自洛林地区的农家女、十六岁的贞德求见当地法军驻防军指挥官博垂库尔(Robert de Baudricourt),要求从军,时值男女界限森严的中世纪,贞德的要求自然落得嘲笑;但是贞德不气绥,继续求见,并说服了两名法兵支持她,第二次求见,贞德以系列眼光独到的军事判断,并以法军将在腓鱼战役中战败的准确预言,打动了博垂库尔,获得其觐见王子查理的推荐。
     在希农的觐见,贞德奇迹般地赢得了王子查理的信任,破格授权她指挥一小支法军。
    
     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平民农家女,居然能够消除中世纪森严的等级和性别歧视,打动法国王太子,至少反映出两点:
     一是贞德的容貌和口才肯定很动人,否则,高高在上的贵族们是不屑一顾的;
     二是法国当时的局势已经万分危急,公卿大将们一败再败,信心士气都已告罄,查理只有“病急乱投医”赌一把了!不然,以中世纪欧洲的森垒的偏见,是断不可能用女性为将的,哪怕女人再有才。
    
     贞德的军队在1429年4月29日到达深陷英军重围的奥尔良,她一反法军将帅的传统战术,以新战术攻击英军,打了英国人一个猝不及防,扭转了奥尔良战局;此战也征服法军统帅迪努瓦公爵,从此他相信贞德超过相信自己。
     从奥尔良开始,法军在贞德的指挥下奇迹般地接连在土列尔、雅尔若、莫恩、博让西、特鲁瓦等战役中战胜英军,并在帕提战役中大获全胜:
     为了阻止法军收复兰斯,英格兰摄政王贝德福特派名将约翰·法斯托夫率精锐大军增援帕提,但贞德正确地料到了英军援兵的到达时间和动向,作了针对性的部署:抢在英军的王牌武器——长弓阵列阵完成之前,动用轻骑兵闪电突击,英军阵脚大乱,法斯托夫急调两翼龙骑兵,又遭到法国重骑兵的钳击。.此役,英军几乎全军覆没,大批将领阵亡,法斯托夫化装随少数士兵逃出,一夜之间成了懦夫的化身,和战败的替罪羊。
     1415年,英王亨利五世曾在阿金库尔凭借英格兰的长弓优势,以少生多,大胜法军,但帕提战役,却成了法国版的阿金库尔战役,法国人彻底粉碎了英格兰的长弓优势。
     帕提战役后不到一个月,1429年七月十二日,兰斯投降,查理入兰斯加冕为法王查理七世,英格兰的士气的大挫,而法国士气高昂,英国丧失了近半的法国领地,胜利的天平已经扭转。。。
    
     英法百年战争的逆转,就发生了贞德统帅法军的不到一年时间之内。因此完全可以说,没有贞德,就没有法国百年战争的胜利。
    
     贞德的事迹,除了神奇,再无别的解释。作为一个文盲农家女,贞德十七岁投军之前,没有任何军事教育,只受过短暂的冷兵器格斗训练,而她的军事判断力却胜过当时所有科班出身、且久经战阵的法军将领,她每每能够凭借直觉,准确地判断出英军的意图、动向、薄弱环节,并迅捷地制定出克敌制胜的战术。
     这就是天才!这是无神论唯物主义者根本无法解释的。
     就如艺术一样,军事是一个特别能够展示天才的领域,贞德的天才现象,在中国历史上也有对应物:如霍去病十八就能领兵打仗,率建奇功,霍去病从不读兵书,但他的指挥却每每暗合兵法;隋末李渊起兵时,统领西路军的李世民,只有十七岁,年不及二十的军事统帅李世民,却击败了多路年长的敌军将领,包括老奸巨猾的王世充。.
    
     就如同当年的法军将士一样,贞德把自己的天才归功于上帝,她见证说:
     她声称在十六岁时的一日,在村后的大树下遇见天使圣弥额尔、圣玛加利大和圣加大肋纳,从而得到“上帝的启示”,要求她带兵收复当时由英格兰人占领的法国失地。
     对贞德现象,无神论唯物主义者实在气不过、想不通,便拿出怀疑主义的镇山法宝,硬说贞德根本不会打仗,她能扭转战争,无非是信仰狂的不怕死精神起作用,她敢于冲锋在前“举旗子”云云。
     此说系连常识都不要的瞎说。英军长弓手是吃素的?敢举旗子就能赢?法军中难道只有贞德勇敢?拿破仑之前,英国人素来对法兰西民族极尽贬低之能事,唯独不敢否认法国人的勇气,以致于滑铁卢战役最后的劝降语成了名言——
     英军对最后一排法国残军喊话:“勇敢的法国人,投降吧!”
     法兵的回答是:“屎!”
     结果是悲壮排炮炮决。
     敢于举旗子冲锋就能赢?若是,“二战”中日军的仙台武士团可谓是世界无敌了!其事实是,瓜岛战役中,仙台武士团在美军自动武器中的弹雨中,全军覆灭。
    
     更有无神论唯物主义者(类同于某海外何祚庥),硬说贞德是精神病患者,说什么贞德看见天使的自我见证,就是精神病人的幻觉。
     然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精神病人的基本特征,就是不能辨认自己的行为。硬说一个在战场上足智多谋、反应敏捷的将领是精神病患者,恐怕这种人才是真的精神病、偏执狂吧!
    
     相反,事实上,贞德即使在被捕后,审判纪录证明了贞德有着卓越才智。一个证据就是面对英国操纵的教会法庭的陷阱质问,贞德的回答堪称绝妙:
     质问是:“你是否觉得自己受到上帝的恩典?”
     这个问题是个陷阱。当时教会的教条是没有人可以肯定他自己受到上帝的恩典,如果她做出肯定答复,那她就证明了自己是异端邪说。而如果她的答复是否定的,那她就承认了自己是有罪的。
     而贞德回答是:“如果没有得到,希望上帝能赐予我;如果我已得到,希望上帝仍赐予我。”
     公证人Boisguillaume后来证实了当时法庭在听到了贞德的回复后,“那些质问她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并且只得暂停了那天的审问。这一段质问和回答后来成为经典,在现代成为了许多领域的题材。
    
     自拿破仑滑铁卢战败后,法国几乎被英国去势,“二战”后白左泛滥,法国又成西欧白左堡垒,白左长期把持下的法国,淡化法兰西的民族精神与传统,向伊斯兰征服洞开大门,以致于今天法国深陷“绿化”危机,以致于法国南部的一些城镇,都已经北非化了,穆斯林超过了半数!绿旗翻飞,法兰西星光日趋暗淡。
    
     与当年相反,今天的法国面临的征服危机来自南方,但危机远甚英国人的入侵,危难关头,法国能否再次爆发?
    
     勒蓬的异军突起,似乎是物极必反的曙光,令人想起了六百年前的贞德。
    
     不管勒蓬能否成就贞德第二,我相信将来拯救法兰西民族,必然是一位贞德式的女性,因为法国比走到另一极端的德国有希望。
    
    曾节明 于2017.3.5丁酉癸卯辛卯傍晚于回暖纽约州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3/2017030610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