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应验了严家琪2015年的预测:王岐山是"贪官公敌"
(博讯2017年07月11日发表)

    本文2015年7月刊载于《世界日报》,其中对王岐山的分析,和近期爆料相吻合。
    
     原标题: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嚴家祺(華盛頓D.C.) 紐約《世界日報》
    July 23, 2015
    貪官周永康上了審判台,反貪官的王岐山也可能會上審判台,這就是有中國特色的「中國邏輯」。
    在大變革時代,政治發展有一條「鐘型曲線」,當高峰過後就會一步步走向反面。中國文革鐘型曲線的頂峰是「九大」。九大也是毛澤杔一生權力的頂峰,是林彪登上權力次高峰的時刻。兩年後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標誌著毛澤東權力已經走上下坡路,終於在1976年以毛澤東的遺孀江青被逮捕而告終。
    《《 回上一頁閱讀前文
    王岐山擔任政治局常委前,曾向社會推薦過一本書,就是談法國歷史的《舊制度和大革命》。18世紀法國大革命鐘型曲線的頂峰,是1793年國民公會判處國王路易16死刑,五天後國王被送上斷頭台處死。從此,法國大革命走上下坡路。審判國王時,當時羅伯斯比爾說:「路易必須死,因為共和國必須生」。正是這個羅伯斯比爾,在半年後的「熱月政變」中,遭到與路易16相同的命運,也被推上了斷頭台。
    不久前中國發生股市風暴,半個月內「蒸發」20萬億人民幣,經濟上受到巨大損失的主要是滬深地區幾百萬投資人,股市本來就是一個「大賭場」,賭場的規則就是「願賭服輸」。對這場遠比2008年金融海嘯影響小的風暴,中國政府竟讓警察權力直接介入股市,而不去追究風暴的源頭。
    風暴源頭實際上是從溫家寶下台前濫發4萬億人民幣,和近幾年來為了提升GDP而實行的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這些錢,因房地產市場萎縮,而大規模地進入了股市。如果沒有這筆錢,不可能出現今年上半年那麼強勁的「牛市」。滬深地區幾百萬投資人不是在股市暴跌時遭受損失,而是在今年牛市攀向高峰時,在不知不覺中、在自以為得利的時刻被許多「金融大鱷」、上市公司和聰明的投資人捲走了。
    在中國金融法制不健全、存在大量漏洞的今天,金融界主管不去完善金融法制法規,而要過急過快開放資本市場,推動股市中形形色色的「金融創新」,如融資、融券造成過度寬鬆的信用環境,也是造成這次股市風暴的原因。
    近幾年來中國的「反腐敗」,是對胡溫(漢語拼音就是「混」)時代的「大變革」。胡錦濤當政十年,他的周圍到處都是貪官污吏,連與他經常在一起的「大內總管」令計劃也是大貪官,中國老百姓說,「胡總書記不簡單,一直戰鬥在敵人的心臟中」。
    依靠權力、依靠內幕消息,在金融領域掠奪財富,就是金融腐敗。這次股市風暴是在中國準備向金融腐敗發起進攻時爆發。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涉嫌貪腐,傳聞已久。戴相龍在中國金融界樹大根深,他的案件不是孤立的,涉及面廣。股市風暴發生後,許許多多過去在金融領域中依靠權力大發橫財的貪官,假借股市風暴,轉移財富,不僅模糊了金融領域中腐敗的標準,且使一大批金融貪官得以逃之夭夭。
    中國反腐還沒有到鐘型曲線的高峰,但這次股市風暴已為反腐敲響警鐘。中國面臨的危機是,未來幾年,中國經濟因市場經濟的周期規律,經歷多年的高速發展後,必然進入低谷。中國的維權律師本來起著把「大革命」化解為「小動亂」、「小糾紛」的作用,現在,公然大規模抓捕律師,從根本上損害了十分脆弱的「法治」基礎。
    經過股市風暴,金融領域的反腐將面臨更多、更嚴重的困難。王岐山不是「人民公敵」,而是名副其實的「貪官公敵」。當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地向尋求正義的維權律師開刀、堅持不講正義、不為趙紫陽作出公正評價時,中國反腐就會愈來愈失去民心,愈來愈得不到人民支持。不出幾年,反腐的鐘型曲線遲早將達到頂峰,在這之後,仍掌握巨大權力的漏網貪官,包括金融貪官,將伺機報復,把「貪官公敵」王岐山推上審判台。(寫於Washington D.C.郊區)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7/201707110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