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家亮: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没有价值?
(博讯2017年12月01日发表)

    
    来源:华夏文摘
    
    本来我已经打算不继续讨论与马克思主义相关的课题;这种讨论没有太大价值。我曾经讲过“整个马克思的辩证法,斯大林的衍生品,毛的衍生品全部是垃圾。花再多时间整理垃圾也没有价值”[1]。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是垃圾。
    
    但是最近两件事使我不得不再写一篇这方面的文章。一件事是王沪宁升为中央常委。本来我对中共的人事安排不太关心,因为这些一般不会有重大影响[2]。关于王沪宁的经历和思想等中外媒介有不少报道([3,4]有相关林克)。读了以后觉得王沪宁高升这事不是那么简单。有网友把王沪宁比作张春桥。从职位的性质和高低来说,这个比拟合适。但是张春桥野心很大,王沪宁过去似乎没有野心。王沪宁之所以成为三届中央的智囊是因为他的理论使这三届的政策在马克思主义的名义下合法。不可小看一个政权在理论上合法的作用。现在习近平已经抓牢了最高权力,似乎把王沪宁提升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没有必要。我猜想习近平还要搞什么大动作,需要王沪宁继续给他提供合法性的理论依据。考虑到王沪宁是真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这个可能性相当大。具体习近平要做什么还不清楚。但是马克思主义给所有实践它的国家带来大灾难,需要彻底揭穿马克思主义的假面具和消除它的流毒。这样才可能避免重复过去的灾难。
    
    另一件事是最近华夏快递又一篇文章《马克思的唯心主义与人类解放》[5]。 首先马克思划分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的做法从来没有得到哲学界广泛承认,实际上除了马克思主义者以外,很少有人这样划分。我曾经写过一篇《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文章,指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发明,以前基本不存在[6]”。
    
    更重要的是西方一流大学本科压根不教马克思的东西。首先考虑经济学。所有常用的经济学课本从入门到研究生完全没有马克思的东西。如有提及马克思一定是批判,而且也很少篇幅。政治学少有正面讲述马克思的理论。例如广为使用的一本政治学入门教科书绝大部分篇幅都是正统内容例如自由民主制,选举,媒介,法治[7]。只有意识形态学课本有一些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内容,把它归于社会主义的一种[8]。福山的两本书属于政治系大学高年级和研究生水平[9,10]。这两本书里有个别地方正面提及马克思的理论,例如马克思把人类历史划为阶段: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但是福山提到马克思的这些理论已经被取代。所以不学习马克思的理论完全可以学好这些科目。社会科学有些其它学科还有马克思的东西,譬如国际关系学和社会学。但是学生还是需要学习所有相关理论不是只学马克思的理论观点。
    
    哲学是本文的主题。最好的哲学入门教科书是Fullerton的《哲学引论》[11],里面连马克思的影子都没有。权威的中级哲学教科书是斯坦福大学Perry, Bratman, Fisher的《哲学引论》[12]。它里面收集了几十位重要哲学家的文章,但也没有马克思的影子。Bryan Magee是一位英国著名哲学作家,他的一本书收集了世界上研究经典哲学家的权威的访谈[13]。虽然这本书再版于2001年但是初版是1987年,也就是在苏联崩溃以前。Magee很想让研究黑格尔和马克思的权威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Peter Singer 多谈谈马克思。但Singer很明确的告诉他马克思在哲学上没有原创。他说如果马克思可以提供他的唯物主义的证据的话,那可以作为原创。但马克思用他的唯物主义作为当然成立而不给证明,所以马克思在哲学上没有原创。关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辩,我已经专文讨论[6]。所以从学术上来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没有任何价值。任何有价值的哲学讨论可以完全不涉及马克思主义。有些人可能会不同意。那请你认真学懂哲学入门和中级课程,然后写论文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先说服Singer等这方面的专家,再来讨论。生产垃圾文章对大家对自己没有任何益处。
    
    十九大前后大树习近平的权威,没有明显选择下一代接班人,王沪宁升至中央常委这些发展有可能意味着中共又要滑向极权政权,从走文革那条路。如果真是那样对中国和世界将是又一场灾难。本来大家许多人认为中国经历了文革这样的灾难,痛定思痛,不会再走那条路了。但是哲学家乔治·桑塔耶拿有一句名言:不吸取前车之鉴,必将重蹈覆辙。但是什么是前车之鉴?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即使同一人前后做同样的事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所以不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的邪恶,重新陷入马克思主义导致的大灾难仍然有可能。凯恩斯有一段名言:“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理念,不论它们是对的还是错的,比通常认识到的更为强大。确实真正统治世界是这些理念。实用的人们可能认为他们自己不受知识界的影响,但他们的思想通常是某些失效的经济学家的奴隶。甚至从空中听到声音的掌权的狂人的思想也不过是从几年前某个学者的草书而来”[14]。所以意识形态非常重要。这与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看法不同。不过我前面已经讲过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在哲学上没有根基。
    
    有些大陆学人可能会说,那你证明马克思主义必然导致文革这种大灾难。首先我没有时间和兴趣。如我前面所说整理垃圾是很无聊的工作。至于马克思主义会导致极权政权,倒是有相当的证据。首先,世界上几乎所有共产政权都属于残酷的极权政权,历史事实证明这点。共产政权总共导致了大约一亿人死亡[15]。其次,哈耶克曾在世界上许多人还迷幻共产主义的时代写出了《通向奴役之路》[16],指出法西斯,纳粹,共产政权都属于极权政权。特别是他指出这种政权常为邪恶的人所掌握和宣传在这些政权中的极端重要地位。从纳粹德国逃亡的Hannah Arendt正写纳粹的种族灭绝的罪行时,苏联斯大林的罪行得到暴露。她马上认识到纳粹和苏联的邪恶非常相似,写了一本书记载和比较它们[17]。Talmon写了理论水平较高的一本书[18]。他还分析了左的极权政权和右的极权政权的区别。Michael Burleigh指出纳粹,法西斯,共产政权实际上都信仰一种政治宗教[19]。在共产党国家,马克思主义就是被当成一种政治宗教。
    
    希望大家深思。
    
    注释:
    (1)韩家亮:为辩证法拨乱反正 http://hx.cnd.org/?p=146592
    (2)韩家亮:中共十九大意味着什么?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6067
    (3)Re: 严家祺: 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5596&forum=2;
    (4)Re: NY Times: 中共顶级战略家、习近平密友王沪宁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5550&forum=1。
    (5)周皓生:马克思的唯心主义与人类解放 http://hx.cnd.org/?p=147360
    (6)韩家亮: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韓家亮: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 壹讀
    (7)Rod Hague, Martin Harrop, “Political Science: 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 Palgrave Macmillan; 6th Edition, 2010.
    (8)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4th ed.,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9)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10)Francis Fukuyama,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4.
    (11)George Stuart Fullerton, “An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2011.
    (12)John Perry, Michael Bratman, John Martin Fisher,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 Classical and Contemporary Reading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7 edition, 2015.
    (13)Bryan Magee, “The Great Philosophers: An Introduction to Western Philosophy,” Oxford Paperbacks; 2nd edition, 2001
    (14)这段话的原文是:“The ideas of economist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ers, both when they are right and when they are wrong are more powerful than is commonly understood. Indeed, the world is ruled by little else. Practical men, who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quite exempt from any intellectual influences, are usually 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 Madmen in authority, who hear voice in the air, are distilling their frenzy from some academic scribbler of a few years back.”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s, and Money, Harcourt, Brace & Concept, 1936, p.383. 这段话被无数次引用。例如广为使用的意识形态教科书之一 Terence Ball, Richard Dagger, “Political Ideologies and the Democratic Ideal,” 8th Ed. 2010. 的第一章的抬头就是这段话。
    (15)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the-new-york-times-keeps-whitewashing-communisms-crimes/2017/11/10/129f28e0-c5c3-11e7-84bc-5e285c7f4512_story.html?sw_bypass=true&utm_term=.04db7fd61f5f
    (16)F. A. Hayek and Bruce Caldwell, “The Road to Serfdom,” 2007 《通往奴役之路》。
    (17)Hannah Arendt,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 Harvest Book, 1973.
    (18)J l Talmon, “Origins of Totalitarian Democracy,” W W Norton & Co (Sd); First edition, 1970.
    (19)Michael Burleigh, “Earthly Powers:The Clash of Religion and Politics in Europe, From the French Revolution to the Great War,” HarperCollins, 200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12/2017120105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