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写于纽时文章发表之后: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看法/王传忠
(博讯2018年01月14日发表)

     作者: 王傳忠/紐約
    
     郭文貴開始爆料中共高層貪腐問題之初,在海內外華人中産生了巨大反響。但在中共"十九大"前,他卻把爆料目標轉向中国海外民運力量,造成海內外華人圍繞"郭文貴爆料"問題産生嚴重分裂,形成挺郭和反郭兩大陣營。
    
     挺郭陣營認為,郭文貴爆料是壓垮中共极權統治的最后一根稻草,甚至把郭文貴看成未來的精神領袖;反郭陣營卻認為,郭文貴自身嚴重問題逐漸暴露,包括大量未經核實的爆料証据,且對中共高層并未造成分裂和影響。
    
     然而,郭文貴爆料始終沒有引起西方媒体的関注,就連唯一為他安排爆料直播的美国之音,最后也以斷播形式告終,并對龔小夏等人作出了停職開除的嚴厲處罰。
    
     同時,《紐約時報》在1月9日發表了以《爆料者郭文貴:權力、金錢、秘聞和謎團》為題的長篇文章,作出了全面的評論和總結:郭文貴爆料只是一种根本就无法証實的秘聞和謎團,而不是真凭實據的爆料。
    
     西方媒体對郭文貴爆料的漠視和賚疑態度,足以促使海內外華人認真反思郭文貴爆料起因、目的和社會意義。
    
    一、関于"郭七條"問題。
    
     "郭七條"內容,就是"保財、保命、保家人,不反習、不反共、不反人民、不反国家。"
    
     前"三條"表明了,郭文貴爆料目的是為了"保財、保命、保家人";后"四條"表明了,郭文貴爆料与"反習、反共"政治運動无関,更与中国民主運動无関。
    
     由此可見,所謂"郭七條",只是郭文貴對自已爆料中共高層貪腐問題的自我行為定位,并不是一种對抗中共极權政府及其制度的政治行為和主張,所以,郭文貴爆料并不具有推動社會政治進步的正面意義。
    
     同時,由"郭七條"內容可知,郭文貴爆料的起因是因財而起,所以,郭文貴這种以保財為目的的爆料行為,是否具有正當性和合法性,其根据就在于他的財富來源是否存在原罪問題。
    
    二、関于郭文貴財富的原罪問題。
    
     對于郭文貴財富的原罪問題,可以通過郭文貴的自身言詞進行間接証明。
    
     1、郭文貴説:"本人就是从惡人谷出來的。"
    
     所謂"惡人谷",就是郭文貴所説的中共盜国集團。
    
     从郭文貴這句話和各种事實真相中都可以表明,郭文貴的財富就是依仗惡人谷中的中共国安部副部長馬健的勢力,通過各种惡劣手段所獲得的,也就是說,郭文貴只不過是被中共盜国集團用來侵占掠奪人民和国家財富的一个白手套。
    
     實際上,郭文貴爆料只是中共盜国集團与白手套之間利益矛盾對外公開爆發的産物。
    
     2、郭文貴説:"我還給銀行的錢,都超出了所貸的數額好幾个億,有這樣欺詐貸款的嗎?"
    
     "欺詐貸款罪",是指在向銀行提出申請到獲得貸款的過程中,是否存在有私刻公章、偽造文件等違法行為,与貸款有无還清或還多還少毫无関系。
    
     郭文貴只要公開銀行貸款合法文件,就可証明自己不存在有私刻公章、偽造文件等違法行為問題,即可洗清欺詐貸款罪名。可郭文貴始終不敢公開銀行貸款合法文件,只是以多還幾个億為由,否認欺詐貸款罪名,這无疑就間接地証明了他欺詐貸款罪名存在的事實。
    
     再說,如果沒有欺詐貸款,又為何要多還給銀行幾个億?還款清單又何在?這恐怕是郭文貴想以錢來擺平欺詐貨款罪行的變相賄賂行為!
    
     以上兩點足以間接地反映出,郭文貴的財富積纍必然存在著侵占掠奪他人和国家財富的原罪問題。這种財富積纍的原罪問題,注定了郭文貴終將有一天,會与中共盜国集團一同面對中国人民全面清算的命運。
    
     由此可見,郭文貴爆料的根本目的,就是試圖以爆料方式來掩蓋自己的財富原罪問題,進而逃脫對自已一切惡行的懲罰!
    
     當然,郭文貴爆料具有指証中共盜国集團侵占掠奪人民和国家財富的罪行的污點証人作用,但這必需由他爆料証据真實性來決定的。
    
    三、関于郭文貴爆料証据真實性問題。
    
     郭文貴十分清楚爆料証据應具有真實性,所以,他多次聲稱,自已的爆料証据都是經過權威机构鑒別和公証過的,并承担一切法律責任。
    
     但是,郭文貴从來都沒有公開指出過,是由哪一家權威机构為他的爆料証据作出了鑒別真偽的公証,也从來沒有把這些爆料証据交給新聞媒体,以便他們調查取証。
    
     由此可見,郭文貴這种聲稱爆料証据都是經過權威机构公証的説法,完全就是一种欺騙天下人的謊言,也就是説,他的爆料存在有嚴重的欺騙性問題。
    
     西方媒体對郭文貴爆料的漠視和質疑態度,与其説是中共施壓的結果,還不如説是他的爆料證据不實的結果,或者説,他根本就不敢向西方媒体提供自已的爆料證據。由此可見,西方媒体這种漠視和質疑的態度,完全就是一种堅決捍衞新聞真實性原則的集体表現!
    
     相比之下,龔小夏、郭保胜、曹長青、昭明等這些海外中文媒体人,在郭文貴爆料事件上,只凭中共普遍腐敗問題的事實來判斷郭文貴爆料的真實性,不是對他的爆料証据進行真偽鑒別和調查取証,顯然,嚴重違背了新聞真實性原則;更為可悲的是,曹長青居然還把喪失新聞記者基本道德的龔小夏,稱為是捍衞新聞獨立自由的"英雄"!
    
     西方媒体對郭文貴爆料的審慎態度,足以告誡挺郭陣營,不要因為自已單純的"仇共"心態,而輕易地被中共白手套郭文貴的誤導所愚弄!
    
    四、関于郭文貴既愚蠢又无恥的爆料行為問題。
    
     郭文貴十分清楚中国百姓仇恨中共貪官的心態,也更清楚中国百姓,渴望中共內部出現"清天大老爺"、"千年圣君",來為自已"保財、保命、保家人"伸張正義、維護公道的傳統封建思想。
    
     所以,在整个爆料過程中,郭文貴利用"郭七條"將自己正義化,通過无數煽動民情的大空話和爆料表演,為自已保護罪惡財富添加民意支持的籌碼!
    
     但是,郭文貴畢竟只是一个替中共盜国集團強取豪奪的毫无道德文化可言的白手套,根本就不具俻有政治素質和民主自由理念,甚至連常人的自尊自信都欠缺。
    
     為了彰顯自已的"尊貴"和"优越性",郭文貴在整个爆料過程中,不斷地以各种方式公開炫耀自已的罪惡財富,比如:
    
     大到豪車、豪宅、豪艇、專机,小到襯衫、領帶、蝴蝶結,以及專用厨師供應美食佳肴、衆多保鏢貼身侍候一家四口,甚至還炫耀自已儿子一天能搛到幾千万,等等。
    
     以奢侈生活來炫耀自己罪惡財富的郭文貴,提出"保財、保命、保家人"的爆料訴求,与中国百姓為了一日三餐溫飽問題、向中共政府提出"保財、保命、保家人"的抗爭訴求,又豈能相提并論?
    
     郭文貴這种既愚蠢又无恥的炫富行為,与其説是為了"保財、保命、保家人",還不如説是向世人擺弄自已侵占掠奪他人和国家財富的罪惡行為的鉄証!這不僅是對挺郭陣營的莫大污辱和諷刺,也更是對中華民族億万同胞的智商和人格的巨大污辱和諷刺!
    
     郭文貴更可恥的行為是,他一邊高喊"不反習、不反共"的口號,一邊詆譭"89.六四"運動、攻擊中国海外民運力量。
    
     具体的行為表現就是,郭文貴以編造謠言和惡毒辱駡的"文革批斗"方式,進行污衊不認同"郭七條"之人士,在海內外華人中挑起了"文革式"的仇恨和分裂,企圖再次把中国人民拉入墮落的"文革式"仇恨深淵!
    
     郭文貴之所以這樣做,无非就是想在配合性爆料基礎上,以詆毀和攻擊中国民主事業,來增加与中共盜国集團進行勾兌交易的籌碼,企圖求得中共習近平政府對他的罪惡財富進行袒護。
    
     郭文貴這种可恥行為,不但徹底暴露了自已"保財、保命、保家人"的爆料,本質就是一場企圖以摧毀中国民主事業為目的的反"反習"、反"反共"的假爆料,也更徹底暴露了他那一副始終充當中共白手套的奴才嘴臉。
    
     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會清算經濟犯罪,只是性質有所不同,腐敗透頂的极權政府,由于邪惡制度而難以有效地限制和清算經濟罪犯,所以,郭文貴就算能夠逃脫中共習近平政府的清洗,也難逃即將來臨的中国民主政府的全面清算。
    
    五、関于"郭文貴爆料"和"王岐山反貪"之間的矛盾問題。
    
     郭文貴在爆料過程中,明确表明"爆料一定要配合党中央,一定要配合習近平主席",就是説,郭文貴爆料是為了維護中共習近平的极權統治利益。
    
     王岐山主導反貪運動也是秉承中共習近平的旨意,根本目的也是為了維護習近平的极權統治利益。
    
     所以,不管是郭文貴爆料、還是王岐山反貪,都是為了維護中共習近平的极權統治利益。
    
     郭文貴之所以爆料,只是因為王岐山反貪反到了他和馬健的勢力範圍而引發的。所以,郭文貴爆料,只是中共內部以王岐山為首的明勢力,与郭文貴背后的暗勢力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對外公開爆發的結果!
    
     最后,郭文貴爆料過程中所暴露出的上述問題,足以警示海內外華人,不管是中共盜国賊、還是象郭文貴這樣的白手套,都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寫于2017年1月13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01/2018011411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