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生观察:释放一切政治犯,开启旨在保障人权的政治改革
(博讯2019年02月10日发表)

    
    今天(2019年2月4日)是中国传统最隆重的佳节——大年三十,除夕,2019春节。当此除旧布新,万物迎春,万家团聚之际,那些因践行宪法赋予的权利,争取作一个享有现代权利的公民,而遭到中共当局拘押判刑,因此与亲人不能团聚者,必然承受着“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煎熬。为此,民生观察强烈呼吁中共当局立刻释放所有因践行宪法权利,争取公民人权而被关押判刑的政治犯,并立刻开启旨在保障人权的政治体制改革。
    
    半个多世纪以来,先且不算中共为了夺取政权在中华大地所实施的争战杀戮。仅仅从1949年中共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后,致力于维护稳固奴役广大民众的特权,开启 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极权统治,持续不断掀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反自由化、清理精神污染、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镇压维权、镇压信教人士等等各种政治运动,所犯下的累累罪恶,真可谓罄竹难书。下面仅就查找到的镇反、反右与文革的有限资料,就可见罪恶之一斑。
    
    镇压反革命运动:1950年12月至1951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据1954年1月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在一份报告中称:镇反运动以来,全国共逮捕2620000余人,其中“共杀反革命分子712000余名,关了1290000余名,先后管制了1200000余名。捕后因罪恶不大,教育释放了380000余名。”以被处决人数71.2万这个数字来计算,已经占到当时全国5亿人口的千分之一点二四了。又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4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中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分子1576100多人,其中873600余人被判死刑。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反革命分子”,如今已经不可能统计了。
    
    反右运动:1957年掀起“反右”运动将一大批知识分子打成了“右派”,到1958年又以“补课”再定一批“右派”。根据19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的数字:定性为右派分子共317.8万人,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定性为反党集团4127个。1978年55号文件对右派进行“平反”,共摘掉右派帽子552973人,予以“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96人,错划率为99.998%。至1986年,全国约剩右派5000余名。根据上面的数据:1957年,全国317万右派知识分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国55万人摘掉右派帽子。这意味着,在“反右运动”过程中,全国有262万“右派分子”神秘消失。(信力建:《1945年以后,中国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
    
    文化大革命: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究竟有多少人受到迫害?据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披露:中央经过两年七个月的调查,核实“文革”有关数字是:745万人受迫害,420万人被关押审查,1728000人自杀,其中高级知识分子被逼跳楼、上吊、投河、服毒等方式自杀者就达20万人。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被“从重从快”判处死刑的“现行反革命”就有135000余人,武斗死亡237000人, 703万人伤残 71200个家庭彻底被毁,非正常死亡者至少773万人。
    
    文革后中共并没有本质上告别阶级斗争思绪,仍接连掀起各种不同的运动,直至1989年将反腐爱国民主运动镇压,将大量学生市民屠杀。随后又持续开展各种对维权、信仰、公民社会、网络大V等等的镇压。到今年春节前的几天,还将人权律师王全璋重判4年半,将人权捍卫者、“民生观察”创办人刘飞跃重判5年,将“六四天网”包办人黄琦羁押开庭待判,还继续羁押着大量维权人士。这些罪恶行径,生生将大量为推进中国人权与法治进步人士投入监狱,使他们与亲人骨肉分离。
    
    从中共几十年来统治的历史来看,践踏人权,毁弃法治,敌视文明是其本性。然而,随着网络技术与世界一体的经济发展,人类日益看清中共的邪恶,一场以美国贸易战为契机的世界性奋起阻止中共极权毒害的努力正在形成。相信这种文明对野蛮的决战将成为二十一世纪世界最伟大的一场革命。当此时刻,我们强烈要求中共认清历史,认清文明发展的主流,放弃罪恶的极权主义意识,主动转向文明,释放一切被拘押判刑的政治犯,立刻开启旨在保障人权的政治改革。使中华民族付出较小代价,实现现代民主宪政的政治文明转型!
    
    民生观察 2019年2月4日
    
    来源:民生观察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2/2019021007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