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网络留言跟帖与官方对李鹏的评价形成巨大反差
(博讯2019年07月27日发表)

    网络留言跟帖与官方对李鹏的评价形成巨大反差


    2003年时任总理李鹏做工作报告。路透社
    
    (微言微语/法广RFI 特约桑雨)中国国务院原总理李鹏去世的消息七月二十三号经新华社通过官网发布后, 在很短时间内收到三万多条点赞,最终迫使网站关闭点赞功能。网络留言跟帖与官方对李鹏的高度评价形成巨大反差,反衬出中共与民意的背离。李鹏在执政党发出讣告里被誉为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八九六四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功臣,但在社交平台上,他却因镇压六四学生运动和主修三峡大坝,被视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党媒所赞誉的功绩被民意视为留给中华民族的罪恶遗产。
    
    李鵬死讯发出后,社交平台一片欢腾,有网友第二天发帖说:凡有点良知的人,昨夜无不狂欢。凡有点正义感的人,昨夜无不额手相庆。 朋友圈里几乎刷屏,其中有一幅对联让人 回味无穷: 上联是:生前千夫所指,下联是:死后普天同庆。横批: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当晚,北京街头传来庆贺的爆竹声,许多网友餐馆相聚,把酒高歌。
    
    有网友发帖说:“大鸟死了?三峡大坝的事还没清算,近期放水给下游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一死了之!!我不答应,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另有网友发帖说:“昔人已逝,大坝恸抖,平湖泪溢中下游,音容宛在,广场无言,幽灯夜闻天下悲。”
    
    有署名“文不寥生”的作者赋诗一首,题为《他死了,我们要喝一杯》:
    
    他死了,我们要喝一杯
    或庆祝或祭奠
    难以言说
    
    尽管他死得太迟
    可他毕竟死了
    
    他在某个特定历史时间
    决定了青年的生死
    却无法决定自己的死期
    
    我们什么都无法决定
    但可以决定今天的心情
    
    我们相约举杯
    让冷酷的岁月飞一会
    再回到眼前,举杯相碰
    一饮而尽 一饮而尽
    
    因为下一次举杯
    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有署名“老炊”的作者赋诗一首,题为《死鸟》:
    
    生前未闻草根爱,
    死后没有网民哀。
    曾挥大刀屠学子,
    敢拦大坝刮国财。
    万丈怒火雨难灭,
    卅年悲思花盛开。
    神州十亿额手庆,
    中华又少一虫灾。
    
    有署名崔匡的作者赋诗一首,题为《关于一只鸟的死亡讣告》,诗中写道:
    
    一只富可敌国的鸟
    死在一抹
    红色帝国的斜晖里
    发出一声脆响
    也许它在红雾中活得太久
    它知道,黎民百姓早已心生厌恶
    
    它的魂将飞往水库
    钻进坝底
    借以逃脱鞭尸之惩
    但它不知道,
    长江的水
    日日夜夜不停地
    也不能洗净
    它所有的孽。
    在它死后,
    天下所有的飞禽
    在一段时间内
    将变成敏感词
    
    有网友发帖说: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称陀是老百姓。 纸是包不住火的,故事好坏都会流传。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千古流传的祖训。不管你姓封还是姓资,何况你是姓社。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他为官一任,不但没有造福一方,相反留下了巨大的隐患。三峡大坝如定时炸弹一样悬挂在亿万国人的头上,不知道何时决堤。
    
    原先承诺三峡建成后电费降到8分钱一度, 可惜电费已经一块多一度了。
    
    另有微友赋诗一首,题为《就用8分电费埋了你》:
    
    没有浑然不觉的生
    也没有善恶不决的死
    没有天衣无缝的谎言
    也没有功过无评的旅客
    没有自封自赏的头衔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庆贺
    没有永不发霉的真相
    也没有不烂的骗子舌根
    特供延长了你的罪恶
    我们用8分电费埋了你
    
    ······
    (王洽旭)
    
    一篇题为《他的生与死诠释着中国文化不朽的邪恶精髓》的网文这样写道:
    
    三十年前,他欠下中国人第一笔血债。大约二十四五年前,他不顾十几位中科院院士的联名反对,对黄万里先生据理直谏的肺腑之言置若罔闻,又强行上马了三峡工程,从此中国电力几成他家私产。他在开工典礼上信誓旦旦的说过:三峡大坝一旦建成,南中国的防洪抗旱将一劳永逸,并能解决中国人三分之二以上的用电需求,国人电费负担将降到8分钱一度······可是,三峡大坝建成之后,汶川、玉树地震了,洞庭、鄱阳见底了,冻雨、雪灾不断,四季冷暖失常······水电占比不到10%,百姓电费负担增长十倍以上······
    
    更重要的是水库蓄水防洪功能几近于零,进水量和排水量相当,整个南方旱季湖泊枯竭,雨季一片汪洋······
    
    今年,谷歌地图突然爆出大坝变形移位三四十米的消息,日本学者研究之后发出大坝可能崩溃决堤的警告,南中国自湖北至江苏数千公里土地上数亿百姓面临灭顶之灾······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死了,竟死得如此干脆······
    
    我始终认为中国文化最大的败笔就是,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无奈中我们只好退一万步这样想,如果他是被三峡大坝愈演愈烈的坏消息吓死的,倒也多少还能免费赠送一丝不忍痛恨的慈悲和怜悯······
    
    中国人都说死者为大,而他的卑贱,国人再怎么合乎传统礼貌的做作,都无法掩饰对其嗤之以鼻的轻蔑和愤怒。
    
    他的生与死诠释着中国文化不朽的邪恶精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7/201907272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