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3月10日)
(博讯2020年03月11日发表)

    
    
     今天是2020年3月10日 星期二 第二十五篇
    
    今天,阳光下的武汉流露出一些孤傲的气质,人们坐在家中,并不特别留意窗外的景色。
    
    最近几日,命名无疫情小区的事引人注目,只以为是为分批解除小区封闭做前期准备,并不知道有什么特别意味。
    
    与平时相比,被封闭的人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对外面的风吹草动大多持听之任之的态度,反正也出不去。
    
    今天新增确诊人数又在下降,似有突破2位数之趋势。现在正是农历2月春暖咋寒的时候,也是感冒和流感多发时期,常人稍有不慎就会受凉,而那些感觉自己头疼脑热的人对是否选择就医也必多有踌躇,毕竟交叉感染及随时被隔离的风险还是让很多人畏惧。
    
    最近,媒体及网络对他国疫情及那些国家所采取的防控政策多有披露,虽然多有争议,但至少对我来说,确实起到了消除恐慌的作用。难道这也是一种心理疏导和安慰。
    
    很多人都说过,战胜自我是人生的重要课题,也是迈向成功的开始。我觉得很有道理。在目前尚没有对症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下,消除对冠状病毒的恐惧从而获得战胜疾病的自信,对我们普通人尤为重要。但如何获得自信?
    
    在我看来,及时公开信息,广泛宣传普及防疫知识,提供充分而强有力的的医疗资源,建立政府与公民之间的相互信任是消除恐惧并建立信心的基本条件。
    
    自一月二十三日封城至二月中旬,我们的城市被阴云笼罩,一片哀鸿,病人家属将危重患者放倒于社区门口,社区人员在随时都可能被感染的危境中,颤抖着,不知所措。所有的反馈和传达都凝缩成世间最冷酷也是最麻木的四个字,没有床位,没有床位。不断传来的死亡消息无情地鞭打着整座城市。
    
    这样的人间惨剧为什么会发生,就在这之前,我们还在喜气洋洋的准备过年的氛围之中,永远充满正能量的电视台还在播放着万人盛宴举国欢唱的美好画面,最高长官还在义正辞严地驳斥一切谣言,公安机关还在对传谣者进行训诫处置。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突如其来,措不及防。之前我们的专家学者政府高官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经历过非典,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防范应对所有类似的疫情吗。
    
    没有床位四个字,已经说明这个城市的医疗资源和能力薄弱到何等程度,开展救治的医生们竟然缺少口罩等几乎所有的一切防护设施而只能裸奔。在如此状态中的市民如何能够不恐慌不恐惧,到哪里去获得自信。而几无悬念,恐慌中的政府连续失误也在所避免,让病人坐守家中名曰居家隔离,造成更多的交叉感染;让社区充当防火墙掩体工事,使市民对政府失去信任。疫情之迅速扩散如溃堤之水,无从抵挡。黑暗瞬间笼罩了整座城市每个家庭。
    
    反过来说,当初如果及时公开疫情信息,充分利用媒体网络广泛宣传普及科学的防疫知识,示范科学的防疫方法如勤洗手、避免人群聚集等等,疫情何至于如此迅速蔓延。又何至于使所有发热的人们在突如其来的恐慌中一起涌入原本不堪重负的医疗机构,不遗余力的争抢原本少得可怜的床位。如果在此之前,政府实实在在地致力于城市医疗建设,加强医疗投入,培养防疫人才,那么在疫情发生后对病人做到应收尽收,恐慌又何至于越演越烈,又何至于陷入病人不得救治,暴露并流动于社会从而导致更为严重的交叉感染的死循环之中。
    
    信息不能公开,舆论遭受打压,为掩盖真相欺瞒民众,科学防疫知识的宣传普及无从谈起,薄弱的医疗资源,没有充分准备的医疗机构仓促应对,做不到对病患应收尽收,恐慌就无从避免,民众与政府间的信任也就无法实现,所谓的共同抗疫只能流于口号,这就是这场疫情前期防疫失败并给市民造成巨大损失伤害的根本原因,而造成这一原因的原因更需要我们深刻反省。否则,所谓的牺牲也只能是白白的牺牲,下一次我们仍将重蹈覆辙。
    
    没有对根本原因乃至制度的深刻反省的追责其实毫无意义,充其量只是为政府官员们升迁罢黜提供一次契机而已。
    
    今天习近平终于来到了武汉,作为“人民领袖”,一直待在北京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他的学识、勇气和谋略不如江泽民、胡锦涛,自我表扬却最是突出的。这是否是为“大国战疫”收官来的?他决定封城,成功战胜疫情,然后再解除封城,伟大就自然凝聚到他一人身上。如此看来,“人民领袖”之称号还真是“来之不易”。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3/2020031100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