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3月22日)隔岸观火的神情
(博讯2020年03月22日发表)

    
    今天是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 第三十七篇
    
    阴天,闷热。
    
    疫情通报新增确诊患者人数,疑似患者人数持续为零。在小区出入口看见一些回汉复工的年轻人正在办理进入小区的手续。街道上车辆明显增多。一些原先设立在交通要道上的路障陆续拆除。但银行商场以及一般的公司商店依然大门紧闭。偶尔看见驶过的公交车都贴着非营运的标志。
    
    有消息说,政府将会陆续批准一些无疫情的小区和社区有条件地解除封闭,居民可在一定的范围内出门购买物品。同事间讨论得最多的是自然也是关于彻底解除封闭是时间。今天,政府出台了在公交地铁出租车轮船等公共交通工具上实行实名登记的乘车的制度的规定,今后市民要通过扫健康码方能乘车出行。
    
    显然,政府在无法给市民提供更多的经济补贴和福利的情况下,将采取分期分批的方式逐步解除封禁,恢复城市的生产和经营将是政府今后最主要工作。确实,即便大疫完全结束,自救依然是多数人为之奋斗的主题,与封闭期间的沉寂形成对照的是,我们将迎来一段为期并不会短暂的激荡的生活。
    
    说到欧美国家的疫情,很多人都流露出隔岸观火的神情。提到英美等国政府疫情防控情况,一些人的口吻很是轻视。我惊讶地发现,多数人对一月到二月中旬的惨痛经历好像已经开始遗忘,偶尔有人提及也显得非常淡定,脸上全然没有大难之余痛定思痛或心有余悸的表情,好像在听一段来自遥远异域的轶事。悲伤已远离我们和我们所在的土地?是我们的神经已经变得异常坚强,还是我们所独有的遗忘机制已经开始启动?
    
    不难观察到,在我们周围,有些人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目前的生活,他们穿梭于小区内外,来往于各个被特许经营的部门单位之间,游刃有余,引人注目。不知道疫情完全结束之时,他们会不会感到一些失落寂寞。
    
    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依然在疫情和封闭之中,来自各方面的消息依然在刺激着我们,但我还是看见遗忘的大幕正徐徐展开并试图遮蔽我们。回顾过往的历史,遗忘之与我们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个发生于上世纪中叶饿死几千万人的饥饿年月,还有多少人记得。那惨绝人寰的文革,即便是那些依然健在的亲历者甚至被伤害者中也还有人为之辩护。那荒废一代人青春的知青岁月也成了某些人炫耀的资本。对活着的人来说,痛苦也好,屈辱也罢,都是已然消逝的烟云,留在心中的永远都是激情澎湃的幻觉。
    
    但愿是我判断失误,否则因之而带给我们的悲伤更加巨大,伤害和损失将更加惨痛持久。文化,历史是人类过往经历的沉淀,有欢乐也有悲痛。我们在欢乐中憧憬美好,在悲痛中忏悔沉思,并由此变得坚强睿智,推动我们不断地完善人所应有的品质。而当有人成功地抽取那段最沉重如大厦基石的沉痛记忆时,我们的生命就失去重量并失去认识自我的机会,彻底丧失觉醒的能力。
    
    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非常诚恳地问我,美国到底行不行,到底是好还是坏。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我也没去过那里。只能建议,有条件的话,可以让小孩去那里留学一段时间。她说,那太难了吧,哪里是我们一般人能够办到的。据我所知,移民到美国的人中有很多都是贫民,但在我们这里对一般人来说还是一种奢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3/2020032223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