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博讯2006年05月15日发表)

    大姐和父亲因上访十四年,受尽当地公安非人的虐待和重重折磨,当初被冤枉致残的如今已年届六旬的老母依然全瘫在床,大姐早被打疯,父亲也已六旬多,却突然连同疯大姐一起被强行抓进黑牢,一星期后才送来妨害公务罪通知书让她哥签名,她哥在得不到其它任何充足理由的情况下拒绝签名。被抓父女两人是死是活至今毫无任何消息。通过间接渠道,他们获悉父亲已被害,大姐仍被当野兽那样用铁链拴在牢房里。由于家中再无人呼吁,原来是小孩如今也长大为成年女子的方秀兰不得不接着向有关部门紧急呼吁,可中共喉舌的媒体和网络都不刊登她的这些呼吁书,她在人民网为此建的博克也被封锁,中国冤民被中共专制当局就这样活活逼疯并全部坑死了!
    
     早期呼吁书: (博讯 boxun.com)

    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作者:郭永丰
    
    新疆霍城县惠远乡方秀兰一家从 1992年开始,直到至今,已整整耗时十四年,得来结果则是,她的已年迈多病的父亲和被公安警察打成精神病的大姐被当地警方数次关押后的判刑。
    
    1992 年7月 31日 ,新疆霍城县惠远乡方秀兰的母亲被大队会计王新明一家打成残废,由于当地政府处理不公,方秀兰的大姐带着她们的父亲通过正规渠道逐级上访,寻求公正解决。由于上访频繁,她们惹恼了当地县委县政府等部门的领导,1993 年 9月 18日 ,在县委门口,几个执法部门联合起来派人用手铐、电棒将当时只有 19岁的方秀兰的姐姐打残。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方秀兰父亲还依然坚持通过合法渠道继续进行上访。
    
    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方秀兰父亲只好放弃了所谓的正规渠道上访,而是改为拦车告状。从 1998年到现在,不知为什么?至今仍无结果。而当地公安局则四处散布谣言说: "胡锦涛主席已经处理了此事,并得到了妥善安置。" 但真相又是什么哩?在这么多年里,方秀兰家一直被公安局严防死守,从没有放松过对他们一家人的监视,甚至连国庆假期也不放过,就象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一样,极其霸道专横,野蛮无人性。并且,他们还极其猖狂且肆无忌惮地毒打他们一家人,并无数次地将他们一家人关进看守所。当地县公安局长竟然还厚颜无耻地反问他们告状的目的是什么?说他们这是反党、反社会、反 ......。方秀兰大姐说: "假如我没有一身病,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接受一切罪名。假如经医院检查我现在还伤痕累累、满身疾病,我只要求中国的法律公正对待,谁又能为此承担法律责任?一个告状女浑身是胆却没有能力与'日本鬼子'抗衡,谁又能助我一臂之力,讨回所有公道哩? "
    
    2006 年3月 22日 ,方秀兰白发苍苍而有百病缠身的父亲和被多次殴打已有精神病的大姐又被如狼似虎的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看守所。现在,她的父亲和大姐面临的则是当地执法部门严重的判刑。她的父亲和大姐不断地忍耐这些所谓人民的执法部门如此这般的特殊关爱和温情。虽然他们的身上留下的累累伤痕就是再好不过的证据,但结果又会怎样呢?她父亲和大姐一次次上访,上访的根本目的就是解决当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他们公道和应有的权力,但得来的结果却屡遭执法部门的百般刁难千般打压。无奈之下不得不选择拦车告状,但面临的却是更残酷的非人性的洗脑工程,妄图用这种办法让方秀兰一家全部 "清醒 ",而全面认清现实,这冤枉他们应该承受,这状他们告错了!
    
    这些执法部门又是怎样抓走方秀兰的父亲和她大姐的呢? 2006年 3 月22日 ,当地执法部门明知他们的违法行为在本地已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来抓人,竟然选择在晚上悄悄地抓。现在,方秀兰白发苍苍而又百病缠身的父亲方克义和已有精神病的大姐方勤又被残过豺狼的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看守所。他们正面临着当地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罪名的严重判刑。方秀兰听她大哥说,有知情人士间接告诉她家,她那被公安打成精神病的大姐又犯精神病了,正被那些公安捆绑着关在看守所里。她那虽已年迈但生性耿直的 60多岁的父亲现在还详情不明。她们非常担心她们父亲和姐姐的安危。
    
    方秀兰说,她们现在不断上访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被打成精神病的大姐讨一个合理说法,并给她治病以及解决今后的生活问题。她说难道这也有错吗?
    
    2006-4-8
    
    当事人大哥的电话: 13139995819
    
    办事公安的电话: 09993022269
    
    希望有此能力的人向双方当事人电话调查核实此事,并进行干预处理 ,多谢!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6/05/200605152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