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博讯2007年12月22日发表)

    现在我的心情,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可是我的愤怒却无从发泄,只能自己忍受,倍感无助,更感到无奈。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刚刚亲身经历的一场强制拆迁,一场明火执杖的抢劫!在众多“人民警察”维护下的赤裸裸的抢劫!
    
     朋友前几天就打电话咨询我有关于拆迁补偿的事,我便把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给他讲了讲。朋友家在济南经十东路龙洞路口北边,正在建设的奥体中心就在他家南面。据说,新的省高院办公楼选址在这儿,他们家正在拆迁范围内。由于给的补偿太低,他们家不同意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今天上午,我正在顾问单位谈业务,朋友急慌慌地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陪他回去一下,说拆迁人要强制拆除他家的房子,并且说要扣人!我说不能吧,按程序,达不成拆迁协议,拆迁人可以申请拆迁管理部门进行裁决,对裁决不服的,还可以提起行政诉讼,在此之前,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再说拆迁商有什么权利扣人?不管怎样,事出紧急,我还是跟朋友打车赶回他家。还没到他家,就看到他家前面广场停了好多警车,还有城市执法局的工作车辆,在拆迁商办公室前更有大批身着制服的警察和保安。 (博讯 boxun.com)

    
    可是,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听朋友的家人说,朋友的父亲被十几个人强扭到办公室,已经被迫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了字。我们赶到办公室内,看到朋友的母亲正在哭泣,对自己的老伴又踢又骂,埋怨他没有骨气,为什么要在协议上签字!朋友看到这一切,非常愤怒,听说拆迁人正在组织人员给他家搬家,就赶回自己家,昔日温馨的家早已是凌乱不堪,一些穿迷彩服的人正向外搬他家的东西,朋友抑制不住的悲愤,大声阻止这些人,并把他们赶出了家门,并质问门外的警察和保安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做,你们这是违法,强制签字不能作为凭据。”这时,有人通知了办公室的领导,过来几个身着警服的领导样子的人,二话不说,一挥手,“给我带走”。立即拥上十几个人,把我和朋友还有他的亲友扭起来就向外拖,我说我是律师,你们不能这样做,那个为首的警察就说:“你是什么律师,你懂法吗?”我一边挣扎,一边说他:“你才不懂法,懂法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身单力薄,我们三人还是被十几个保安给拉回了办公室。朋友气愤的要找他们领导评理,可是领导早不知道去哪了?目睹这一切,我感到彻骨的悲凉,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强权就这样践踏弱小!我作为一名律师,赖以谋生的法律,却丝毫无用。一介书生,面对如狼似虎的警察和保安,徒有暗自悲叹!
    
    当这一切发生时,现场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鸣不平,包括同样被拆迁的其他住户!有的只是麻木和漠然!尽管在以前的执业过程中同,见过的黑暗和不平已经不少了,有一些也不差于今天的经历。可是,我还是无法按捺心中的不平和愤恨!更恨自己的无能,恨法律的无能!我知道,朋友要是走法律程序,也很难主张自己的权益。拆迁案件,法院不会直接受理,而要申请裁决,恐怕也是徒费精力,等裁决后再起诉,恐怕房子早被拆得见不到任何踪影了,说不定新建筑早就建好了。没有了法律的依靠,我们还靠什么维护我们的权益,靠什么保护我们的家园?这时,我真正的理解了那些愤然自焚的拆迁户,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引起一点关注,才能以自残的方式保护一下自己的权益,但是这样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也面临了这样的境地,我有没有勇气自焚,或者与那些合法的“土匪”们同归与尽?在法律这最后一道正义的大门都关闭的情况下,百姓们,我们还靠什么阻止野蛮的强拆,靠什么保护我们的家园?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7/12/2007122212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