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卞晓晖致司法部长吴爱英与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公开信
(博讯2014年03月12日发表)

     关于卞晓晖要求会见服刑父亲遭阻事件
     致司法部长吴爱英与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公开信
    
    吴爱英女士、张德江先生:
    河北省唐山市的公民卞晓晖女士到石家庄监狱,要求会见在该狱服刑的父亲卞某(以下简称「卞父」),两次遭到狱方拒绝。遭阻视频已经由卞晓晖女士的亲属发到网上(网易微博)。在第一次遭阻后,卞晓晖女士来河北泊头即我住所地来见我,希望获得帮助。
    我也曾有服刑经历。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四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到二〇〇三年五月一日,提前获释四个月。我的案件是产生了国际影响,比如,美国国会二〇〇三年度人权报告以我的提前获释为例,赞赏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
    由于有监狱服刑的经历,也由于我入狱前的学者身份暨关于制度经济学与法律(作为制度之一种)的研究,我认为:
    第一,中国监狱的改造功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当中说得比较模糊,如第七条第二款「罪犯必须」之规定,只是把国家规定的改造情形分散开,而未能核心性地描述罪犯不接受改造(比如罪犯认为自己冤枉而不断申诉)将如何定性。这造成了实践中的巨大法律空白区域。
    第二,根据该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减刑是狱方提出的主动行为,但是没有规定罪犯主动放弃减刑的相关情形。也就是,根据罪刑相当原则,一个罪犯自愿服满刑期而不认罪是不是抗拒改造的行为,进而是不是可以加刑乃至于不得释放。
    第三,根据该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罪犯可以会见亲属。作为一项权利,这是不能附加条件的,但实际中不是如此(这也是我写本公开信的最主要原因);而附加条件,尤其狱方自行设置的「必须接受改造」不仅仅剥夺了罪犯的合法权利,也等于对罪犯家属实施了相应的权利剥夺。其社会后果是对家属也实施了相应的处罚,暨形成权利剥夺后果。这明显是公权力过大而侵害普通公民权利的行为。
    通过卞晓晖女士亲属公布的视频,可以看到石家庄监狱的工作人员即狱警拒绝卞晓晖会见服刑父亲的原因有二:其一,卞父是「邪教犯」(此语为监狱工作人员原话,但我国刑名里面无此),会见权利受到特殊限制,限制之一就是必须接受改造(对这种「邪教犯」,专称为「转化」);其二,卞父必须接受改造,这是监狱强制执行的权利,如果不接受改造即实现「转化」,会见权利就会一直被剥夺。
    监狱以上情况,也根据我在实践(服刑)与理论(涉及法理学的研究)两方面的原因,我向二位提出以下意见:
    第一,改革现行监狱法,在新法出台之前以临时条例或司法解释的方式,明确规定不接受改造的行为不属于违法违规。当然,这个「不接受改造」是在服从一般监管秩序为前提下的行为,就是不能有现行监狱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指认的罪犯哄闹监狱行为。
    第二,明确规定不接受改造不得减刑,以便使刑满释放的规定更清晰。因为若按着石家庄监狱狱警对卞晓晖的说法,卞父即便不被加刑,到期释放没希望。这显然与罪刑相当的刑法设立基本原则相违背。
    第三,司法部应当对石家庄监狱的行为作出纠正,并向卞晓晖女士道歉。与此同时,恢复卞父的会见权利。
    此公开信发在互联网,明确其公开性质。我也相信通过国家网络舆情渠道,这封信会使二位读到(哪怕是简报里面的一条)。公开信的另一个指向是要求法学界的高级专业人士,对卞晓晖女士会见父亲遭阻事件给出法理学评判,并借此推动司法进步。
    
     写信人:綦彦臣
     河北泊头市居民,身份证号:13290219641025651X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二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3/2014031217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