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红霞家人探访南阳各涉案机关
(博讯2014年04月09日发表)

    作者:刘红霞
    
    今天,笔者与父母为母亲户籍被注销半年之久一事走访南阳市人民政府、南阳市信访局、南阳市残联、南阳市公安局。
    
    南阳市信访局把事情往南阳市公安局和南阳市残联身上推,但接访者态度很好(图示南阳市信访局今日登记表的月份写错,应为今日日期);南阳市残联通知镇平残联李晓要给笔者母亲查档案查找残疾证号,接访态度也算不错。唯独南阳市公安局,我们先是到了六楼户政处611室,一个自称是张处长的人接待了我们并介绍我们到十六楼通信科。在通信科的办公室(2)有四位年轻人(男)都坐在电脑旁,在我们讲明此事的经过后靠窗的中间开始查询。但他的电脑不知何因慢的连网页都无法打开,然后他把笔者母亲身份证递给了后排非靠窗者,他的网络也出现同样情况。南阳市公安局户政处通信科的电脑应该配置是非常高的,网速也应是非常快的,出现网页打不开推脱到网速上是说不过去的。
    
    过了一刻钟后,才查到笔者母亲的户籍信息,其称在公安部人口数据国库和河南省人口数据库中均存在笔者母亲户籍信息。当然在这一刻钟内某些有“特权”之人可以电话联系并在计算机以秒计算的时代里在公安部人口数据库里干很多活!
    
    关于残联持续半年调取的公安部人口数据国库没有笔者母亲户籍信息一事,他们说有可能在数据传输时掉数据包造成。这个原因是在计算机理论知识上有可能的,但此可能成立的前提是残联系统的公安部人口数据库是分时段定期从公安部获得。但2013年10月份,镇平县公安局信访人员当着笔者和家人的面亲自用手机查询不到笔者母亲的户籍信息,就把残联系统带的公安部人口数据长达半年没有笔者母亲户籍信息是因数据传输中掉包造成的可能性给否定掉了。
    
    如果按照南阳市公安局户政处通信科科员所说,公安部在09年或者是10年抓过数据包。那么父母在2011年10月户籍信息还是存在的,因为镇平县信访局胡峰勾结北京市公安局给笔者父母伪证了训诫书(上面有笔者母亲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京警调取的应该是公安部人口数据国库吧!此事实说明公安部人口数据库基础信息做好后,笔者母亲户籍信息在里面是存在的。
    
    另外,笔者与家人2013年下半年多次到镇平火车站购买赴京的火车票遭到镇平县火车站售票员的拒绝。当然可以理解因是访民不让到京所以不卖赴京火车票,但笔者还可以买到天津的火车票,而笔者母亲却被拒绝买票,原因是没有其户籍信息。
    
    为何到了2013、2014两年残联调取的公安部人口数据国库里却持续半年左右没有笔者母亲的户籍信息?拿掉数据包来解释未免太牵强了,而且从笔者母亲的实际情况看根本不是丢数据包造成无户籍信息!如果出现户籍被公安恶警恶意注销,就把责任推到数据掉包来掩盖无疑是自欺欺人!而且郑州公安、镇平信访已有多人私下透露注销笔者母亲户籍信息是因为笔者状告郑州市公安局所致,当然这些人不会站出来证明此事,更不会在人多场合承认他们说过,笔者及家人也不会出卖他们。如果公安部一再拿掉数据包来掩盖腐败分子为了利益恶意注销访民户籍,笔者将征集全国访民户籍被注销者来统计验证注销访民户口是恶意而非无心!因为笔者上访,笔者母亲就该没有户籍,是打击报复反腐败力量的恐吓性行为,公安部自己看着办吧!
    
    以上事实表明笔者母亲的户籍是被无故注销,而不是像南阳市公安局户政处通信科所说是掉包所致。而公安系统在需要时可以在网上查到笔者母亲的户籍信息,并可以打印出来盖上公章为自己的恶行免遭清算,可见注销笔者母亲户籍信息的人的能量有多大,可见要注销笔者母亲户籍信息的幕后黑手有多卑鄙!
    
    笔者母亲户籍信息被肆意地注销,并需要时出具户籍证明来掩盖此事实,说不出道理就拿掉数据包来说是没有任何道理的。笔者母亲户籍信息在所谓的公安部抓包后没有注销、无变更、无变动,即使残联网络系统所调取的公安部人口数据库不是动态链接是用硬盘拷贝,那么他们也不会长达半年之久不更新此数据库,这个在实际的操作中不现实!所以是有“特权”的人员动了笔者母亲的户籍,没有利益谁会肆意用“特权”?这里面是活生生的腐败、严重侵犯人权!
    
    希望公安部黄明部长严格户籍管理,让公安系统里的“户籍特权”丧失,还笔者母亲正当的身份权!
    
    
    刘红霞家人探访南阳各涉案机关
    
    刘红霞家人探访南阳各涉案机关
    
    刘红霞家人探访南阳各涉案机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4/09) (Modified on 2014/4/1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4/2014040922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