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崇阳:汽车修配厂被抢案,三家法院应回避
(博讯2017年03月22日发表)

    徐崇阳陈述,今天我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约谈,我依法认定,本案申请的国家赔偿,义务赔偿机关是武汉市硚口区人们法院,由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法院都是涉案的犯罪单位,已经在申请赔偿书中,提出请这三家法院依法回避,将本案上交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审理。
    徐崇阳、乔丽申请申诉赔偿义务机关硚口区法院,借用公权违法犯罪,错误的执行了申请人徐崇阳、乔丽的合法巨额财产,执行中财产被法官私分,为了争夺财产,法官间发生了争吵打架(当时室内有远程录像记录了下来)。三级法院共同包装炮制的虚假捏造诉讼行为,抢劫外国公民乔丽和中国公民徐崇阳在中国境内的合法财产。
     这次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2017)鄂01委赔2号法律文书,是违反法律程序的,申请人徐崇阳于2017年1月16日,呈递的上诉申请书,按照国家《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法院收到起诉申诉书后,应在7日内作出立案或不予受理的书面通知,而武汉市法院此案的受理时间是2017年1月16日,最迟应在1月23日作出书面立案通知,但武汉市中级法院却在2017年2月20日才给出受理的通知,超出该立案时限近一个月,也没有按申请人的合法申请回避,移交最高法院指定管辖审理,属于故意违反法律程序。
    申请人在申请上诉书中,提供的法律文书是经过公证处公证的(公证书文号(2016)京中信内民证字101939号),依法申请涉案违法犯罪的湖北省高级法院、武汉市中级法院、武汉硚口区法院回避(注,还有第三人)。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审理,但是武汉市中级法院,罔顾申请上诉人的合法权利,立案受理程序上再次违法,并且不依法回避,形同犯罪单位自己审自己,很难给出公正的判决。申请人提出要求,这三家法院依法回避是有法律依据的,法院应该给予支持。申请人依法提出,严厉禁止违法行为,不要颠覆、破坏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政权,破坏国家、政府法制。三级法院过去在本案中的犯罪事实如下:
    此假案起源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虚构捏造汽车买卖纠纷判决书(法律关系是何建辉和汽车修配厂),判决书中的标的额不足10万元,而武汉市中级法院立案出具了审判书后,觉得捏造的假案程序离谱的违规,又转移到武汉硚口区法院,重新炮制了一份文号不同的判决书。此案打乒乓球似的在湖北省法院、武汉市法院、硚口区法院间,重复审理了十多次。依据诉讼法规定:民事案件诉讼,在一个法院只能审理一次,这三家法院严重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也由此拉开了上下级三级法院共同集团犯罪的序幕,为掩盖真相,三级法院共同销毁了原始卷宗。
    假设捏造的判决书合法,也该去武汉市黄皮县滠口刘集硚口汽车修配厂执行,修配厂才是被执行的主体(徐作斌为该修配厂法人代表,修配厂为集体企业),三家法院不顾法律关系,共同枉法去执行与本案无任何关系的权利人徐崇阳、乔丽所购买的坐落于武汉市汉正街马家上巷13号的门面房及室内财产,以执行给与徐崇阳、乔丽没有任何经济纠纷的何建辉为名,实施侵占。不动产给予何建辉,特别巨额的动产被来执行的法官当场瓜分。
    坐落于武汉市汉正街马家上巷13号的门面房是80年代初,徐崇阳,乔丽出资建造,有建房证据,卖房人杨远华原配偶徐作斌(70年代离婚,硚口区法院已将离婚原始档案销毁)不诚信,把权利买房人的房屋向银行抵押贷款9万元,由于没还上贷款,造成了此房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查封(有查封证据),导致买房权利人徐崇阳无法过户。
    三级法院不顾房屋已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查封的事实,对此房屋重复进行无主体无程序的暴力掠夺。执行中,买房权利人徐崇阳、乔丽均不在现场,权利人没有委托任何人配合法院的不合法行为。1998年6月的一天上午,三家法院去了30多人,执行走了徐崇阳、乔丽的特别巨额动产和不动产,当时房屋内装有远程网络监控。三级法院的法官有预谋的去抢徐崇阳、乔丽财产,实施违法程序的执法,用公权实施抢劫了中国人、外国人的动产和不动产,请法院依法出示未经剪辑修改的原始证据,录音录像,执行物品清单等。
    在买卖合同纠纷中被执行走的54号车,产权是徐崇阳的,由汽车修配厂代管(有代管合同、购车发票为证)。三家法院于98年前已经下达了将54号车执行退还给汽车修配厂的判决书,但是拒不履行判决书,此车被武汉市中级法院和何建辉共同用来营运20年之久。现申请赔偿这20年营运的一切经济损失,包括复利,并归还客车营运全部手续和客运汽车。
    还要说明一点,在执行前,杨远华已经缴纳了所谓的被执行款,共计30多万元,此款项找买房人徐崇阳、乔丽所借,有借款凭证。徐崇阳与杨远华一起去硚口区法院交了被执行款,硚口区法院出具有法律文书。三级法院为了共同的侵吞美国侨民(乔丽)、中国公民(徐崇阳)的资产,用公权实施入室抢劫,瓜分财产,并且销毁了原始办案证据、文书、杨远华和徐作斌离婚判决书、录像等等相关证据。申请赔偿人徐崇阳多次申请错误的执行回转,恢复被执行房屋的原貌。三级法院的法官、受益人何建辉、武汉市公安局、省、市、区驻京办,合伙雇佣黑社会,秘密关押并强迫徐崇阳签署各种法律文书,按手印,并秘密贿赂北京警方,于2013年3月6日,再次无法律手续,以办案的名义,到徐崇阳在京住所,非法抢走了涉及该案的各种文书,包括:原始录像的刻录光盘和录像带,销毁入室抢劫共同犯罪的证据。买房权利人徐崇阳、乔丽在武汉市房屋买卖的合同、过户手续等证据,也被三级法院和房管局销毁。硚口区法院执行局熊义德秘密勾结北京警方,诬陷徐崇阳入狱。硚口区法院把执行回转的房屋给了卖房人杨远华的前夫徐作斌(执行时,房屋是买房权利人徐崇阳、乔丽,与徐作斌无关。徐崇阳、乔丽,即无口头也无文字授权委托徐作斌处理)。为让徐作斌接受房屋回转,避免徐崇阳要回被执行走的特别巨额动产和不动产,法院以在武汉市硚口区有刑事羁案的徐铧(原名徐崇利),不再追究其刑事案件为条件,与徐作斌达成回转协议。这样做的目地,就是为了达到侵吞徐崇阳、乔丽的特别巨额动车和不动产。在2016年武汉市中级法院对买房合同纠纷案件的庭审中,徐作斌亲自陈述是硚口区法院熊义德强迫他接收回转的,请法院调庭审时原始同步录像核查。
    买房权利人徐崇阳拿着买房公证书,多次到省、市、区法院,执行回转和房屋买卖确权诉讼,法院对徐崇阳的诉讼均不予立案。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行政诉讼举证是倒置的,举证不能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现申请人徐崇阳提交邻居的证人证言,外交部、侨办等部门机要文件回执。
    以上所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通过捏造汽车买卖合同纠纷判决,执行了以下错误执法:
    1、 不该是个人财产。即使判决有效,修配厂才是被执行的主体。
    2、 门面房是徐崇阳和乔丽的,种种原因尚未过户,前房主是杨远华而不是修配厂法人代表徐作斌,不该作为执行标的(后有回转, 说明当时执行是错误的)。
    3、 由汽车修配厂代为管理的54号车,是徐崇阳的个人财产,不应被执行,且侵占20年。
    4、 门面房内的特别巨大的动产,是徐、乔的。执行回转时,把房子给了不是房主的徐作斌,室内财产没有归还。
    现提出1、运营车的20年运营赔偿及营运许可手续
     2、门面房及室内巨额财产。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7/03/2017032212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