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博讯2019年03月15日发表)

    
    上海市虹口区“多伦路文化名人街”拆迁无许可证,开发公司在利益驱动下开发公司《假协议》强占我家房屋逼死我丈夫逼疯我女儿谁负责!
    
     在大上海虹口区的四川路边上有条多伦路,总长不过550米。但多伦路是一条有名的老街,解放前鲁迅、叶圣陶、郭沫若等文化名人曾住在这里。改革开放后,虹口区人民政府决定把“多伦路”改建为“文化名人街”,以重振发展。
    然而,就在这条街上的多伦路123号房屋主人周浩,有个儿子周宝忠为老知青,上世纪七十年代赴吉林省插队落户,与当地女子刘洁梅结婚,生女儿周静,因政策许可其户口落在祖父周浩这边,毫无疑问周静具有居住权。
    
    1999年9月4日,上海多伦文化旅游开展管理有限公司以政府名义与同住人周兴中签署《房屋拆迁置换协议》,对上述多伦路123号房屋(面积26.6平方米)以人民币30万元“货币置换形式”获得使用权。协议第二条写明“应安置乙方人数为叁人:即周兴中、杨素音、周静,乙方异议”。由于30万元补偿款被周兴中独吞,加之所有一切均瞒了兄弟周宝忠。2000年1月周宝忠得知后,原本是下岗工人,又重病缠身,一气之下自杀身亡,有公安机关证明“非正常死亡”,刘洁梅对笔者大喊其冤“实在没想到拆迁害了我家破人亡!”
    
    更灾难的是,多伦路123号房屋被政府收去了,权利人周静的户口以“拆迁事由被注销”,周宝忠弟妹却趁机逼着周静写放弃财产承诺书,否则就不给重新落户口,前后挂了“八年的黑户口”,最后被逼疯自杀未果。在政府与拆迁公司不讲“公道话”的情况下,使周静的病情越发越厉害,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鉴定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千头万绪,万头千绪,刘洁梅终于寻到了这场拆迁灾难的祸根——上述《房屋拆迁置换协议》是未经政府许可的越权行为,其向笔者展示:
    
    第一证据:2017年5月19日向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申请政府公开1999年协议动迁置换“多伦路123号拆迁批准文件”政府信息,编号为:SQ002446452020170419001《告知书》答复“本机关未制作,该信息不存在”。
    第二证据:有关多伦路《房屋拆迁许可证》,其文号为“拆许字(98)第25号”其中多伦路123号从来都不属于“拆迁范围”,而且拆迁公司也不是上海多伦文化旅游开展管理有限公司。
    第三证据:有关上海多伦文化旅游开展管理有限公司“工商注册信息”即《房屋拆迁置换协议》甲方仅旅游开发公司,无拆迁资质,从而证明他们以政府名义采用“非法”手段获得多伦路123号房屋涉嫌违法活动,侵犯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尽管刘洁梅花了很大的努力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起诉上海多伦文化旅游开展管理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决撤销以上《房屋拆迁置换协议》,其案号为(2017)沪0109民初33001号,但一审、二审和再审均没赢。近日,刘洁梅向笔者表示,上海市虹口区“多伦路文化名人街”拆迁无许可证,开发公司在利益驱动下以《假协议》强占我家房屋逼死我丈夫逼疯我女儿谁负责!不日将向北京挺近,向最高人民法院挺进!
    
    中国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
    2019年3月12日
    联系手机+86 -177 1708 5149。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9/03/201903150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