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宋美龄终身不孕的难言之隐
(博讯2015年11月17日发表)

     1929年7月26日蒋介石在致陈立夫的密电上,就已经提及夫人流产之事。他在这封电报里写道:‘中(指蒋中正)到沪目疾渐愈,而家人小产病剧,故须告假数日。’两相对照,证明宋美龄流产确有其事,但与行刺事件无关。而宋美龄确因第一次怀孕即流产,随后又因习惯性流产,终致毕生不孕······”
    
     蒋介石的确实现了婚前对宋美龄发下的全部誓言——永远珍爱婚姻和友谊,他也给了她一个军人的情爱,这一点可从蒋的多篇日记中找到证明,然而他始终没能让宋实现为他生儿育女的梦想。其实,蒋、宋组成家庭以后,不仅夫妻感情日深,而且宋美龄也曾经有过怀孕的经历,此事在蒋介石日记中有简略的记载。诚如《解密蒋介石日记:宋美龄在婚后曾经不幸流产》一文所说:“说起宋美龄,不得不提到她在近代历史上的地位。从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她,已经成为近代的传奇女性之一,而她和蒋介石的婚姻,更曾被视为有政治目的,因为两人婚后一直没有生育。但是在已经解密的蒋介石日记摘本上,却记载了‘夫人小产,病益甚’这段话,透露出宋美龄曾经流产的内幕。蒋介石也曾在日记中表示,希望上天能让妻子生儿育女,弥补人生的不足······”
    
    对于宋美龄和蒋婚后曾经怀孕一事,大陆和台湾两地史学家曾经有过一次认真的讨论。这次讨论的起因是,自2006年蒋介石日记在美国胡佛研究院解密以来,港台地区的一些学者和新闻从业人员对宋美龄是否曾经怀孕多有猜测,其中肯定者有之,疑惑者有之,否定者也大有人在,而大陆的学者和专家们也时有点评。例如,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奇生就有如下评论:“蒋、宋婚后,日记提到宋美龄在1928、1929年间曾经流产,但此后为何没有再怀孕呢?我甚至怀疑流产记录是假造的,好让后世史学家相信蒋仍有生育能力······”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王朝光却认为:“这个问题不见得是八卦问题,但在还没有可靠证据前,我还是姑且相信是真的。另外一个例子就是邓颖超,邓在流产以后就真的没办法生育了,而非周恩来不想要······”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林涌法也支持王朝光的意见说:“有关流产的问题,其实孔家人有过证实,不止1928年那一次。”
    
    在台湾被封存多年、近年解密的《蒋公侍从见闻录》中也有相关的记载,它的依据是蒋介石在1929年7月26日发给陈立夫的一封电报:“虽然蒋介石侍从人员对这次行刺事件(指蒋介石在上海险遭刺客的暗杀)中侍卫人员的英勇事迹不无过度夸大,但亦可想见当时情势之危急、场面之混乱。然而,导致宋美龄流产的原因,并非如坊间报道所称与行刺事件有关。因为1929年7月26日蒋介石在致陈立夫的密电上,就已经提及夫人流产之事。他在这封电报里写道:‘中(指蒋中正)到沪目疾渐愈,而家人小产病剧,故须告假数日。’两相对照,证明宋美龄流产确有其事,但与行刺事件无关。而宋美龄确因第一次怀孕即流产,随后又因习惯性流产,终致毕生不孕······”
    

“蒋介石患性病丧失生育能力”是无端猜测
    
    侍卫留下的这部《蒋公侍从见闻录》透露蒋给陈立夫密电中的“流产”情节,显然与后来解密的蒋介石日记中称“夫人小产,病益甚”七个字非常吻合。这些留在蒋介石日记和密电上的文字,尽管极为有限,但仍可证明宋美龄和蒋婚后确曾怀孕。同时,也否定了《陈洁如回忆录》所说蒋介石20世纪20年代在上海嫖娼时染患性病,从而丧失生育能力之事。( 窦应泰)
    
    来源:蒋介石笔下的风花雪月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11/2015111705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