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博讯2016年06月26日发表)

    

美国很不会处理蒋介石,让他予取予求──毛泽东。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飞虎将军」陈纳德( Claire Chennault)说:「宋美龄是我心目中永远的公主。」( CPA Media / Pictures from History)
    
    一九三四年夏天,蒋委员长夫妇带着他们最喜爱的阿谀者──美国传教士──到位于南京和汉口之间的避暑胜地牯岭度假。美龄很技巧地讨好这些传教士,喜欢和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士之一坐在一起的一群男人。
    
    她向他们谈起「在中国传布美国文化的重要性」──谄媚地征求他们的意见、记下他们的好主意、称许和感谢他们协助创造新中国。传教士回过头就可以继续写信向全美教徒报告,基督徒宋小姐和南方卫理公会教徒蒋委员长是如何如何推行美国方式。
    
    在牯岭度假的传教士指出,罗斯福的「新政」协助美国老百姓,蒋介石并没有一套类似的计划协助农民。传教士们表示,蒋介石若期待取得美国支持,就得先拿出具体的社会计划让人刮目相看。史特林‧席格瑞夫(Sterling Seagrave)写说:
    
    美龄很快就明白了。她向蒋介石提出构想,而他出奇迅速地就答应了。美龄和传教士们坐下来起草中国的「新政」大纲。她称之为「新生活运动」。
    
    「新生活运动」因为明白提到耶稣复活,加上「新政」的社会意识,感动了美国传教士。宋美龄宣称:「除非一个人复活,他看不到新生活。」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基督徒频频点头赞同,而四亿中国人民只有少数人听到它,却搞不清楚究竟她在说些什么。
    
    宋美龄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义、廉、耻「四维」,以美国方式重新包装起来,方便传教士传回美国给信徒听。
    
    美国人认为中国脏乱,宋美龄就以神学信仰和公共卫生运动来净化它。美国人很感动听到,她要求四亿人民每天三次洗手洗脸、每周至少洗澡一次,甚至戒烟。(基督徒宋小姐在公开场合戒烟,私底下坐下来写新生活运动口号时,仍然一根又一根抽薄荷淡烟。)李台珊(Laura Tyson Li)在《宋美龄》(Madame Chiang Kai-shek: China’s Eternal First Lady)一书中称美龄是新生活运动的「推动力」:
    
    她和蒋介石飞到全国各地,向中国人及外国传教士传播运动福音。她制订运动大部分的宣传,其英文版更经常由她亲自撰写。她为美国刊物撰写文章,也接受外国记者专访,颂扬运动的目标和成就。
    
    宋美龄把新生活运动的标语刷漆在全国大小建物墙上。传教士最爱引述这些口号送向国内,并不知道宋美龄推动美国化之下的中国受害人根本不关心这些口号。为了抵抗毛泽东的成功,宋美龄声称:
    
    我们给予人民共产党承诺、却办不到的东西。
    
    就蒋介石而言,他认为新生活运动是他进一步纪律中国人民追随领袖的工具。蓝衣社恐怖小组痛殴在街上吐痰或在餐厅吃饭时喝酒的人、服饰暴露的女人。胆敢批评蒋介石的人经常失踪,再也回不了家。
    
    《时代周刊》照例透过和美国比较来说明新生活运动:
    
    委员长和蒋夫人认为中国官场需要的是大剂量的Puritanism蓖麻油。他们把匀(尧)它的汤匙称为新生活运动,使尽南京政府每一盎司力量,餵食全中国服药。
    
    一群又一群地方县市首长奉调到南京集训,练习基本的正当行为,如不得随便用衣袖擤鼻涕、不得接受诉讼当事人行贿等。他们都受到警告,若不遵行新的清教徒主义,后果自负──而且这不是虚词恫吓。
    
    新生活运动在美国引起许多正面反响,在中国却惨重失败。美国驻华大使尼尔森‧詹森观察到:
    
    有志於此一运动的人士是否够纯洁到让运动有名气,是颇有可疑的。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美国驻华大使尼尔森‧詹森(Source:wikipedia)
    
    不只是鲁斯的媒体为宋―蒋集团的路线宣传。
    
    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推动可能出自蒋介石手笔的文章,譬如,有一篇〈耶稣受难给我的启示〉,蒋介石(或是代笔人)写说:
    
    我已经成为耶稣拯救世界计划的追随者。
    
    美国人获悉蒋介石最喜爱的基督教价值观是「爱」──「为解放弱小民族而爱,为被压迫民族福祉而爱」。
    
    当然某些美国传教士晓得蒋介石是一党专制暴君,有一支蓝衣社暴徒为他效力、恫吓人民。他们也晓得蒋介石的政府仍是地方军阀的脆弱集合体,宋霭龄和蒋介石利用金钱收买而拼组起来。但是基於盲目信心或是策略性的不道德的原因,这些上帝的仆人把蒋介石的短处视若无睹。《世界传教士评论》(Missionary Review of World)写说:
    
    中国现在有一位历史上最开明、爱国和能干的统治者。
    
    一九三六年夏天,蒋介石接到报告,和他结盟的军阀、三十五岁的少帅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军心不稳。这支约二十万人马的部队驻防西安,接近毛泽东的红军和华北日军。由于蒋介石在一九三一年把他们的东北老家让给日本,换取更多时间準备抗日,现在时隔五年了,思乡情切,对中央相当不满。
    
    毛泽东宣称:「我们政策的核心就是联蒋抗日。」
    
    一九三六年四月九日,张学良和毛泽东的密使周恩来秘密碰面。周恩来主张中国人不该打中国人,张学良应该和毛泽东联手对抗强占满洲的日本人。张学良违抗蒋介石命令,不仅听进周恩来的建言,还同意提供毛泽东部队武器以抗日。
    
    蒋介石获悉张学良和毛泽东接触,警告张学良莫被毛泽东骗了。同时,蒋介石又著手规划第六次剿匪作战。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四日,他飞到西安,找张学良直接谈话。张学良在气氛紧绷的谈话中,力求蒋介石接受毛泽东的建议:全国团结抗日。蒋介石坚持先安内、后攘外,即先扑灭共产党,再来对付日本人。
    
    十二月九日,星期三,西安上万名学生走上街头,要求蒋介石结束与毛泽东的内战,团结一致抗日。警察开枪,打伤两名学生。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五点钟,张学良卫队队长、二十八岁的孙铭九上尉,率领两百名兵马劫持蒋介石。
    
    孙铭九抓到蒋介石时,对委员长进言:「(东北军)恳请委员长尽速抗日,因为他们的家乡已经被敌人占领了,全中国都在受苦受难哪。」蒋介石训斥他:「我是中华民族的领袖,我代表国家。我认为我的政策是对的,没有错。」
    
    毛泽东刚听到张学良劫持蒋介石的消息,希望把蒋介石当做中华民族的叛徒公审。但是许多人──包括周恩来、张学良和支持国、共双方的斯大林──都担心公审蒋介石会使已因内战分裂的中国更加不团结。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西安事变时的张学良(Source:wikipedia)
    
    「西安事变」轰动全球,但是新闻报导大多只是片面臆测,原因是主角蒋委员长被绑架、对外无法通讯,张学良又守口如瓶。全世界都在猜:蒋介石是否还活着?会不会已被谋杀了?是谁劫持他?为什么劫持他?
    
    谈判展开。
    
    在幕后,张学良要求蒋介石放下和毛泽东的歧见,接受抗日统一战线。对于蒋介石而言,这些是斯可忍、孰不可忍的屈辱条件:被部属劫持,还被当面指称他的政策不对,毛泽东才正确。当张学良提议国共合组爱国统一战线时,蒋介石痛斥张学良已被毛泽东骗了,上策仍是先安内、后攘外。
    
    宋美龄勇敢地飞到西安,直接和劫持她丈夫的少帅交涉;宋子文陪同,必要时以付赎金促成放人。蒋介石慢慢地回心转意,勉强同意停止内战。遭劫持十三天之后,蒋介石突然回到南京,并宣布与毛泽东成立抗日统一战线。
    
    中国通谢伟志这时候在美国驻北平大使馆任职。二十八岁的他已经住过四个省,通晓三种中国方言,与中国各阶层人士都有接触。他很明白中国老百姓普遍希望蒋介石和毛泽东能团结抗日。谢伟志后来说:
    
    我记得,蒋获释时,中国人哭了。
    
    关于蒋介石在遭劫持期间传出来的片断消息,并不能确实反映委员长不愿意参加统一战线,以及他如何向毛泽东的要求屈服的情况。后来,赛珍珠把状况简单化,写给美国读者了解:
    
    蒋介石及其追随者和共产党领导人及其追随者之间的歧异,就和我们国内黑白种族之间的歧异,一样严重、一样无法调和。但是为了保卫中国,双方搁置这些歧异。
    
    宋―蒋集团又利用圣经来表述南京版本的西安事变故事。
    
    蒋委员长在耶稣受难日( Good Friday) 证道时声称,他「以基督在旷野经历四十天力抗诱惑」为榜样,坚定不移。另一则故事又说,宋美龄出现在蒋介石面前时,蒋介石流下英雄泪,因为他刚读到一段经文,预料她会出现,这段经文是:「耶和华现在将做一件新事情,祂将让女人来保护男人。」蒋介石的说法是:
    
    我成为基督徒已将近十年,这段期间经常阅读圣经。西安事变两周期间我遭到劫持,发觉自己毫无尘世财物。我只要求一件东西──给我一本圣经。基督的伟大和爱赐予我新启示、增强我和奸邪斗争的力量,克服诱惑、坚守正道。真正伟大的是基督的爱,宽恕他的敌人。他说:「父啊!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中国民众为蒋介石放弃「先安内、后攘外」政策,改采毛泽东更得人心的「团结抗日」而雀跃。一九三七年新年元旦,有一份中文报纸社论说:
    
    从今天起,中国将只有统一战线,绝对不会再有内战。
    
    突然间,蒋委员长成了民族英雄,中国团结的象征。
    
    但是,固然在公开场合蒋介石讲的是和毛泽东第二次成立统一战线,私底下他继续準备发动第六次剿匪作战。

本文摘自八旗文化之《中国幻象:美国亚洲劫难的历史和真相》

作者: 詹姆斯.布莱德利(James Bradley)
    
    「中国人民过去一个多世纪,
    比起世界上一切民族,
    在思想和目标都和我们美国人更接近──
    相同的伟大理想。」
    ──美国总统小罗斯福
    
    这是中国幻象在十九世纪如何建立、
    在二十世纪
    如何扭曲美国外交政策和国内政治,
    而今天仍持续误导美国亚洲政策的故事。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6/06/2016062617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